浪雲醇酒器,讓百年工藝活在新時代的器物設計中

作者:古芹

說起「錫」你會想到什麼是否腦海中一片空白「錫」在我們的生活中可以說,是一種存在感極低的金屬,但其實它又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舉凡食品罐頭多以錫作為內層,日本品飲清酒慣用錫杯,歐洲自中古世紀開始便流行以錫作為餐食器皿,台灣早期民間也多用錫壺裝盛最重要的飲用清水,我們的信仰殿堂 – 寺廟更是錫工藝的精粹之所,曾經在鹿港還有一條打錫街…。

四位台灣科技大學設計系畢業的學生,從台北到鹿港,從傳統到現代,從藝術到生活,她們重新認識「錫」,創立了「Woo Collective 物」品牌。錫是她們遇見東方精緻飲食文化的媒介,也因錫 :「盛酒酒香醇、盛水水清甜,貯茶色不變,插花花長久」的特質,設計出台灣唯一純錫製「醇酒器」,突破大眾對錫的認識與想像,更開啟一段前所未有的品酒旅程。浪雲醇酒器的出現,不僅讓錫重回生活,更延續一份工藝精神的現代性。

「生活用得上,自然就有發展的空間。」 

談及接觸錫的契機,現任「Woo Collective 物」設計師的黃新雅表示是三年前翻閱台灣百位國家級認證工藝家時赫然發現製錫工藝家僅有陳萬能師傅一位,因而引起對錫藝的好奇「那時很驚訝,覺得怎麼會這麼少。」才了解曾經象徵富裕的錫,早已淡出人們的生活視野,錫產業隨之沒落如今,因古音與「賜」同音,意涵賜福、祈福,方仍有鹿港的錫藝世家保留傳統錫工藝,持續雕琢珍貴的祭祀用品。

帶著對台灣錫工藝的景仰,「Woo Collective 物」多次造訪彰化鹿港,三顧茅廬就為一圓拜訪錫藝大師陳萬能之夢。然而因為對師傅來說早期女性多是學習像是刺繡、裁縫等較柔性的技術,男性才有辦法適應高溫的打錫環境,以致錫製產業仍清一色以男性為主。此外,「Woo Collective 物」當時還是學生身分的不確定性,也讓師傅多有疑慮,最初登門拜訪時一直被拒絕幸而在團隊的堅持以及與師傅持續觀念上的溝通「Woo Collective 物」這才真正走進錫的世界。

Woo 在鹿港學習製錫技術。( 圖/ Woo 提供 )

錫作為工藝與產品開發是一種手工成分極大的金屬類型,品牌成立前三年「Woo Collective  物」跟著陳萬能與其子陳志揚老師,從認識原料、熔錫、模鑄、壓錫片、冷鍛、焊接組合、銼修、削光、砂磨、擦洗到紋飾,毫不馬虎修習錫工藝基礎知識,而陳萬能老師的一句「今日的創新,是明日傳統,讓蓄積實力的「Woo Collective  物」重新思考錫之於新時代的意義,生活化是品牌啟程的起點,想讓錫再次成為你我身邊的尋常器物。

不只鑽研材料,從設計的根本出發

「Woo Collective 物」品牌成立之初不斷找尋錫的可能性,閱讀國內外相關文獻,從文化乃至物理特性,爬梳錫的歷史與應用,從最早表現錫藝質感的花器作品到錫碟,再至突顯錫淨水、醇化特性的荒川烈酒杯,是一個從表至裡的應用過程,看起來「Woo Collective  物」已將錫的特性表現淋漓,然而負責行政企劃的怡姍,也觀察到對顧客來說,「荒川烈酒杯只被看作是僅適合清酒的酒杯且在多數人的品飲習慣中,也多希望透過透明的杯體看見酒的成色,醇化酒精的優點在設計中被弱化了因此團隊不斷想著:「是不是可以作不是杯子的項目,但是同樣達到淨化水質的功能?」

荒川烈酒杯系列讓「Woo Collective 物」注意到錫在世界各國品酒文化中的特殊應用, 團隊嘗試把錫置入於不同的酒款之中,發現錫能減緩酒精停留在舌尖上的嗆辣感,使酒更香醇。有別於常見的「醒酒」,醒酒是讓紅酒和空氣接觸,隨著酒與氧氣的接觸面積增加,提升紅酒的香氣。「Woo Collective 物」提出了「醇酒」的概念,市面上並沒有醇酒器這樣的產品,「這是我們自己發明的啦!」為了適應各類酒款,展現錫的最大功效,而有了「浪雲醇酒器」的開發設計。

「浪雲醇酒器」更重視設計階段的發想,脫離了「只是杯子」的束縛,設計從造型上便開始考究,共草擬出六種品項、八十五款功能、六百三十四款造型,篩選出十八款打樣,經過不斷地調整試用,終於定案螺旋造型並帶有東方詩意美感的浪雲醇酒器:「醇酒針」、「醇酒球」。

「浪雲醇酒器」變形記,手稿設計圖 (圖/flyingV)

除了設計其他都很難!能做好設計不等於能做好品牌

新雅 ( 左起 )、怡姍、思羽詳細介紹不同款式醇酒器。 ( 圖 / flyingV )

 

儘管創業的四位夥伴皆為設計系出身,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擔任設計要角也因此「Woo Collective 物」從一開始團隊內部就分工明確,產品及視覺設計公關事務銷售與整合工藝技術與材料研究四人分工維持公司營運。「一個品牌如果希望的東西夠遠大,你會放棄一些個人欲望」新雅說,即便是品牌主要設計師,每個產品仍大家一起討論、訂定開發策略,共同雕塑出對產品品牌的想像。當被問到大家分工的原因,怡姍想了很久,最後笑著說:「我們好像沒有特別分配耶!就自然而然撿自己可以的去作了。」找到對的夥伴成就品牌、互相扶持,也是她們覺得難能可貴的地方。

團隊來說,創業最困難的不在發想與設計產品,而是營運的細節,怡姍說,不熟悉市場與商場,一畢業就創業是很困難的,成立「Woo Collective  物」前,大家都有到外面工作的經驗,在職場中接觸到不同領域的人,也能慢慢建立人脈。「如果是單純設計系畢業,只懂設計是很難走入市場的,這都需要經過業界的磨練。」學科背景之外的東西都是難的,「每次問題出現我們都會先被嚇到,然後趕快去解決。」上網搜尋資訊或到學校的創業育成中心上課,都是讓她們慢慢步入軌道的力量。

不忘本心,從產品看見產業

「Woo Collective  物」將錫文化做了很好的整理與爬梳,品牌故事中也闡述了他們對錫工藝的重視,每一次的產品推廣,也都希望讓更多人多認識錫一點點,但團隊很清楚,產品力才是品牌延續的關鍵,負責公關行銷的思羽說:「以推廣歷史或文化來發想產品是很怪的,應該還是要從最根本的消費慾望進入,才能讓商品普及,然後不要忘記自己的本心。」好的設計要能消化龐雜的歷史文本,化作市場接受度高的產品,才能更好的傳遞價值,這便是「Woo Collective  物」一直以來的中心思想。

 

「我們要培養出一些人會作,這才叫產品,只有我們作的話就不是產品了。」以產品思維出發,團隊首先要面對的就是錫產業沒落的問題,台灣目前已無純錫器的工廠生產線找遍台灣才終於有師傅願意協力開發模具製造,但錫柔軟的特性仍需以高比例手工,從最初整個下午只做出一兩個,到現在可以小量生產,從產品慢慢復甦產業才有了可能。

「Woo Collective  物」的每一次出擊,都能讓人感受到成熟、完整的品牌風格,好奇問團隊對自身品牌的想像與定位是什麼?「其實我們一直在摸索,我們沒有辦法說出:『好!這個東西就長這個樣子!』品牌也是,團隊現階段還不去定義自己,每一個系列都有可能長出自己的故事將品牌帶往另一個高峰。「將傳統東西轉化成現代生活可以使用的產品,延續未來價值。」這是團隊核心能力,也是努力想實現的價值,她們一直都在傳統與現代、工藝與產業的中點間向未來走去!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