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愛情〉一個謊言直到永遠。

床的那端是他,四肢正輕輕顫動著。

相擁入眠的情侶就是愛情最終的形狀,他曾經這麼對妳說。那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了,青澀羞赧的他,透亮的眼珠子裡映著同樣緊張的妳,他嘗試了許久終於結結巴巴吐出一個句子,一個從此綁住彼此人生的句子:我想照顧妳一輩子。

一輩子有多長,若非擁有生死簿,有誰能清楚?一輩子有多久,沒活過這世,有誰能說得明白?

但妳還是信了。天空很藍太陽很大,無風無雨的那天,他期待的模樣成了放眼望去最閃耀的光芒,然後在他焦慮不安的炙熱目光中,妳揚起嘴角點了點頭,即便是謊言,只要願意騙我一輩子就是真實,妳如此相信著。

同樣的謊,妳並非第一次聽到。那些來來去去的人啊,說著同樣的謊,信誓旦旦,一個月一年三五年,卻從來沒有人把這個謊騙到永遠。那眼前這個,在床的另一端呼呼大睡中的他,是否也像從前的過客,謊言說到一半就不說了?眼前這個,呼吸聲有點沈重的他,是否也像曾經來去匆匆的人們,只給一半的夢就急著把妳叫醒呢?

IMG_3395_1024

他規律的吸氣吐氣,那緩慢而深沈的呼吸聲,又把妳喚回那時那刻。

「我想照顧妳一輩子。」他一定是想了很久才有勇氣說出口,一定是排練了許久才說得出,他額上幾顆晶晶亮亮的汗珠,已經出賣他好不容易才藏起來的情緒;他過度頻繁的眨眼,不需要多加思索,妳也早已看穿他幾乎快跳出體外的那顆心。

所以妳還是信了。即使妳知道信任的反面就是背叛,即使妳知道交出一顆心就沒有收回的餘地,妳還是相信了。那麼美麗的話語,就算是謊言又如何呢?不要說出真相,給我一個直到永遠的謊言,就已經足夠了,真的。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Literature 文學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