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17.2016

親愛的查理

“We accept the love we think we deserve.”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via GIPHY

親愛的查理,

也許你會覺得很莫名,為甚麼是你而不是別人?不是派屈克不是珊,就是你,查理。就當做是你的小小懲罰吧!你在寫出每一封信時也沒考慮過對方想不想收信吧?現在也讓你來感受一番了!

想寫信給你真的不是想跟你交待我的身世或我身邊的人物關係網之類的。而是有很多的感受,我想有人會聽懂。而這些感受我覺得寫成信會變得簡單很多,它可以東籌西籌不用計較太多邏輯的寫法,畢竟它是一封化成書信的感受。如果我要把它們寫成文章我還必須為它杜撰一個題材,把我可能一句話就能形容完的感受變成一整頁文章。老實說我沒那個功力也沒心力,就讓我隨心所欲的說出我想說的話就好了。好嗎?

我生了一場大病。發燒喉嚨痛咳嗽傷風,全都一起出現。沒想到感冒會那麼可怕,我不只全身肌肉痠痛,最嚴重的時候連皮膚被觸碰都覺得痛!看了醫生領了藥,我就躺在家吃藥休息。醫生開的藥藥力好強,我每每吃了就想昏睡。就像剛剛,我才昏睡醒來。躺在床上張開眼睛,看著不熟悉的天花板,我竟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錯亂了幾秒我就聽見我媽敲門問我要不要吃早餐的聲音,我便想起,我回家了。

對啊,回家了。你一定不知道我從哪回家了吧?跟你不一樣,我可不是從醫院回家的哦!希望這樣將不會傷害了你,我很愛開玩笑。尤其把一些大家覺得很嚴重但是已經事過境遷的事拿出來玩笑一番。對我來說,能夠拿出來說笑的事才是真正的過去了!但是如果你介意,我答應你我不再提了。回到剛才’回家’的話題(寫信的好處就這樣,我可以隨意跳著講,多自由!),我之前一直住在別的地方,離家很遠的地方。後來終於搬回家了,但是還是三不五時兩地飛。於是很多時候我會錯亂,尤其吃藥之後。那至於為何我要住那裡那麼久,或為何要兩地飛的原由,也許有一天我會告訴你,或我不會。畢竟我的理由好像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我害怕聽見別人的反駁,我覺得煩死了!我更害怕看見別人對我失望的眼神,好像他們為我的人生感到嘆息,而我卻又蠻不在乎?其實我在乎死了!不知道多少次我提醒自己,不用討好每個人!但是我發現我還是沒辦法做到不在乎別人對我的想法。於是我選擇不告訴你我這一小部分的人生,直到我找到一個理直氣壯的理由為止。

啊,我跟你說我是怎麼萌起寫信給你的念頭!

就是前天週末我跟我媽出門採購家裡的一些日用品時,我們逛得累了,我去買了兩支霜淇淋跟我媽坐著吃了起來。我邊吃邊看著經過的路人,看見前面一個大叔正在掏錢結賬。他的手伸進褲袋,而我的視線跟著他的手來到褲袋旁的一排英文字,就是某高中的校名。我就開始想說這大叔可能是那間學校的教職員吧!我又想起我高中時代有好多這類型印著學校名字的球衣球褲,想起第一次代表學校去參加籃球賽,球衣還是我們自己花錢去印製的呢!

那時候灌籃高手(你也許不知道這部漫畫,在亞洲超紅的!)正夯,於是我們的球衣也做了紅色的!而我最喜歡櫻木花道,當然 10 號球衣非我莫屬。而當時我們的籃球教練是個年輕大學生,那是我們正屬於情竇初開的年紀,暗戀教練這種事是一定要的啦!還記得當年結束了一個校際比賽,我們也不知哪來的膽子就約了教練去某瀑布玩樂。教練也竟然答應了!現在回想起真覺得不可思議,一個大學快畢業的年輕人竟然會搭理我們這群 15、16 歲的死小孩。

也許他當初只是怕沒大人的陪伴我們會出意外只好勉為其難的答應吧?只是有一段記憶(我不太確定是一段「記憶」還是一段「幻想」),戲水後我們的頭髮都溼答答的,我穿著一條由牛仔長褲剪短改成的牛仔短褲,上身是一件貼身的橫條紋背心。也許是玩了水沒擦乾就穿上的緣故,貼身背心顯得更貼身。畫面中我們一行人各二相視對坐在一張正方形的桌子喝著飲料。不知道說到了甚麼,教練的手在我腿上拍打了一下然後上下磨蹭了幾下。我記得當下我沒有反應,但是我忘了他的手逗留在我腿上多久,我更忘了當初我的感覺是喜是悲還是憤怒。只是兩年後我交了第一個男朋友,後來這段戀情告吹時,我教練有開車載我去散心。

啊!你看,我剛剛不過是因為在吃霜淇淋看見路人的褲子上印了一個學校的名字,然後我的思緒就飄到了很久遠的地方。我想跟你說的就是因為我也很想可以停止我這些無法抑制的思緒,一不留神就會塞爆我腦袋的思緒。我看你說你也有這些苦惱,於是我就萌起了給你寫信的念頭。告訴你,我也是。

最後不忘了跟你說,我還在不斷的尋找我自己。無論是在書裡、在歌裡、在電影裡,都不忘了去找尋自己的蹤跡。有些人他們很確定自己在哪裡,他們很篤定自己就是那樣的人。他們堅信一些道理,還是他們根本沒懷疑過自己?我懷疑。

永遠愛你的蘇珊

11219658_10153027925346039_7393904466178782777_n

不可轉載
焦慮小姐
NOT ALL WHO WANDER ARE LOST 焦慮的時候就寫,寫了就不焦慮。
NOT ALL WHO WANDER ARE LOST 焦慮的時候就寫,寫了就不焦慮。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COMMENT

焦慮小姐
我們現在的留言,也算是某種形式的變相寫信。
DM
非常喜歡
焦慮小姐
寫信像一雙遙遠的眼睛,看著赤裸的我們。
Btw,昨天看了北京遇上西雅圖二,很有感 :)
我也愛寫信,尤其是筆友XD
與陌生人分享一些生活中不想跟朋友分享的事情,非常自在。
L
L
嗯,我也寫信。而我寫信,是因為認為有人看我寫得認真,而決定用心對我。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