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雜誌社恐怖攻擊之於創作自由

 今晨的巴黎非常不平靜,就在我住家的九站地鐵外,左派諷刺新聞雜誌社 Charlie Hebdo,發生了法國自 1945 年阿爾及利亞民族解放陣線(FLN)事件以來,死傷人數最慘重的恐怖攻擊,十名雜誌社成員與兩名員警死亡,多人重傷,兇手在雜誌出刊日一月七日攻擊,選在編輯部重要人物都在的時刻,聲稱為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復仇(因雜誌社最近刊出不少諷刺穆罕默德的圖文),死者包含創辦人、總編、漫畫家、專欄作家學者等人。
unnamed

Charlie Hebdo 攻擊後復刊號

來到巴黎之後,不僅離世界更近,我離以往在台灣總想像不到的恐懼也更近了,2014 年台灣人很不好過,但在我漸漸融入法國社會的同時,發現這裡面對的問題更複雜更難以解套,種族的多樣不像移民博物館掛著的海報——不同膚色的小朋友綻開笑顏。我現在才能親身理解二十一世紀恐怖主義,到底影響了什麼,西方國家在恐懼什麼,究竟我們生活周遭這些看不見的價值,自由平等博愛,乃至民主人權信望愛,在以巴衝突、伊斯蘭國的恐攻事件底下,資本主義覆蓋政治權益的情況下,我們所追求的所看望的目標是什麼?

1378187570-2181827378

洪仲丘事件:十萬人上凱道

也許台灣人很熟悉這個"十二人之死,六千萬人(全法國人民)受傷"的感覺,我們也曾有"一人之死,十萬人站出來"的經驗,這些事件迫使我們面對社會一直以來存在的問題。我選擇法國作為學習的地方,代表我認同他們的社會環境與精神價值,時至今日不得不使我再度反思,我的身份在法國享受的權利代表了什麼,身為影像創作者、傳播工作者,這樣的事件讓你思考了什麼?

B6wcXWdIgAA_Lbr

光看荷蘭插畫家 Ruben Oppenheimer 對這次攻擊的創作(上圖),就可以了解此次事件在國際上的定位,包含聯合國秘書長、美國總統、英國首相都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這次對新聞出版自由劃下非常深的傷痕,而我覺得這也是對所有圖文創作者痛下殘忍的一刀,至少對我來說是的。你現在做著什麼樣的作品呢?雖然我們沒有「可以早戀但不許成功」、沒有「建國之後動物不准成精」,但你創作為了什麼?

因為害怕而避開創作,因為放不開而不去做對的事,那就永遠只能讓錯的事循環。十二位為創作自由死去的天使,能不能讓我們好好想想,我們的創作能給世界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寫於2015 年一月七日晚,巴黎)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Issue 時事議題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