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啟動」:漫談電影、生理科學與藝術

2010年「全面啟動」(Inception)這部叫好又叫座的電影,由新科影帝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飾演男主角Tom Cobb、法國影后瑪莉詠·柯蒂亞 (Marion Cotillard)扮演貫串劇情走向的Cobb的前妻Mol一角,搭配新生代演員喬瑟夫·李奧納多·高登-李維(Joesph Gordon-Levitt)、艾倫佩姬(Ellen Page)、湯姆哈迪(Tom Hardy)等人組織而成的黃金陣容,而今那令人稱道的開放式結局,仍如漣漪般引起無數討論。

事實上,「全面啟動」不僅以華麗卡司收賣觀眾的注意力,新穎的題材更是它成為新時代經典的主要原因-夢,夢說來抽象卻又具體,可以說是最陌生卻又熟知的深層記憶,讓人們空泛的命理玄學轉換到利用科學來建立對於它的認識的重要推手,無非是於1900年出版「夢的解析」(Interpretation of Dreams)一書,並為20世紀的心理學界投下一枚震撼彈的「精神分析之父」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

當他揭開「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神祕面紗後,這枚震撼彈無形中掀起了藝術界的新浪潮,也為藝術史貢獻了一份大禮-「超現實主義」,1924年起草的「超現實主義宣言」,融合了反戰的達達(Dada)主義思想和佛洛伊德的思想,主張對於理性思維的否認和新真實的構築,「全面啟動」(Inception)裡出現的各種超乎邏輯、視錯覺、反現實的種種現象,更是呼應「超現實主義」的核心精神。因此,讓這場連貫生理、電影與藝術的夢境展開吧!而你準備好了嗎?

睡眠與夢

睡眠,占了每個人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長度的人生,每晚的那六到八小時,看似浪費生命卻又如此的不可或缺,一些新研究顯示特殊的基因突變可以造成不同睡眠時數要求,即便人們的睡眠時間長短各異,睡眠的組成卻皆相同,以生理學的角度來談,睡眠可分為兩種狀態,無動眼期(nonrapid eye movement sleep, NREM)與快速動眼期(rapid eye movement, REM) 。無動眼期又可細分為四個階段,意識在越放鬆的情況下,並越有機會進入下一個階段,像下樓階一般,當人進入第四階段時,緊接著的便是快速動眼期,即為深度睡眠,此時人體陷入高度放鬆狀態,而夢境也從這階段開始徐徐產生,矛盾又難以解釋的是,這最放鬆的階段,同時,卻也是最容易甦醒來的階段,看似深層卻又表層的奇異狀態,使快速動眼期被破壞後,回到的並不是上一層的無動眼期,而是清明狀態的現實甦醒,有了理論基礎後,再來看電影是怎麼說的。

現實與夢境的相對性

891617_10152053548503701_1118582657_o.jpg

「全面啟動」(Inception)將夢境的情況解釋成獨立卻互有關聯的樓層,每到下一層,所見所聞與感官都會逐步脫離對於基本物理認知,興許參考了生理學為構想藍圖,充分結合了出現於快速動眼期的夢境和專屬無動眼期的階段性現象,重新定義了夢境的條件。回扣群體因為現實發生的事情像鏡面一樣投射入夢境進而驚醒的共同經驗,於電影中充分解釋為一種把意識拉回現實的手段-“Kick",到了越接近底層的夢階層,真偽、實虛、現實與夢境的界線越漸模糊,只能利用現實世界發生的突發事件,來讓主體意識到自己其實身處夢境,並透過瓦解夢境來回歸現實,如猛然挪移作夢者的軀體、或以不合時宜的高分貝、高頻率的聲響都可以做為"Kick"的原料,這同時也顯示夢境反應部分現實的同步特性,像是作夢者想要上廁所的心理,夢裡可能會出現下雨情境的投射; 外界環境的溫度提高,夢裡可能會呈現火山爆炸的畫面等,而在眾多超現實主義的畫家中,最懂得巧妙利用"Kick"此一概念的藝術家,絕對非怪誕奇才達利(Salvador Dali)莫屬了。

夢的代言人

salvador-dali-02.jpg

出生於西班牙費格拉斯一個中產家庭的達利(Salvador Dali),一生創造出一千多件作品,最為人所知的除了他豐沛的創作生產力外,就是那特色翹鬍子商標、與妻子的浪漫羅曼史以及常人所無法理解的狂妄囂張, 早年就讀於馬德里的聖費南度藝術學院(Academia de San Fernando)的他,卻因被控參與煽動學生鬧事被學院開除,在履歷表上留下肄業的記號,拒絕參加期末考,因他不認為有任何一種考試是可以用來評量他的才華,這如晴時雨般沒道理的個性,使他成為了瘋狂的好朋友,同他本人所言: 「我和瘋子之間唯一的不同,就是,我並沒有發狂。」20世紀前葉,達利如願與偶像佛洛伊德會面,至於他們有了什麼樣的談話內容,無從而知,但可以知道的是在那之後,更顯現達利對反動現實、飄渺畫面的癡迷,從往後的作品中不難窺見徵象。

盜竊夢境

「全面啟動」裡,以Cobb為首的夢幻團隊,目標是盜竊的是潛藏於夢國度裡的機密資訊,但藝術家達利想盜竊的卻是整個夢境本身,任何畫家渴望的無非是謬斯女神的頻三眷顧,如果說達利的謬斯女神是愛妻卡拉(Gala Dalí),那他的二號繆斯絕對是夢了,撇去象徵性作用的捕夢網,還能用什麼方式具體的捕捉夢的瞬間呢?

這要回到上述的"Kick"概念了,傳聞達利在缺乏靈感之際會使用相當特殊的方式來召喚靈感。經睡眠實驗證實,如果阻斷一個人睡眠週期中無動眼期或快速動眼期, 此人會在隔日到數日內補回約略的相對應時數,而不睡覺的人,則會在隔天會加速進行整個睡眠模式,達利便是運用了此法,讓自己得以快速墜入睡眠,心機的在短時間內到達產生夢境的快速動眼期。

開始睡覺前,他會在午覺椅子旁的地板置放一只盤子,手握一根再平凡不過的金屬湯匙,闔上眼睛,緩緩的喪失主意識,掉入深淵, 當他即將邁向夢境大門時,也就是人體最放鬆的階段時,手部肌肉隨之放鬆,受到地心引力牽引的湯匙就在接觸到盤面的那一剎那,一個聲響, 砰的一個衝撞出了靈感,蹦出凍結的畫面,湯匙落盤所造成"Kick",可以被想像成「移動世界」(Jumper)一片中,女主角被聖騎士特製的製造蟲洞機器吸回的畫面,達利的主意識在那刻被現實給猛然吸回了這乏味的世界, 一併攜回的四散的夢境殘片,那些支離破碎的瓦解畫面,是抽拉潛意識的斷然結果,也成就了達利一幅幅驚天地泣鬼神的曠世鉅作。

推翻「現實」的物理世界

golconda

或許對於討厭物理的人來說,夢境象徵的就是違反各種物理定律的完美宇宙,正如同「全面啟動」中,那些失重的畫面,最經典的莫過於電影中停留在第一層夢境的人利用的誇張的空翻車現象 ,製造了其他人在第二層夢境裡的失重現象,所有人都違反牛頓萬有引力定律的飄浮於飯店間的走廊,部分失重的的畫面感, 不免與知名的超現實畫家夏卡爾(Marc Chagall)的作品做聯想,「生日」(The birthday)、「城市上空」(Above the Town)等的作品,一再再呈現反重力學的人體懸浮畫面,而風格反骨前衛的馬格利特(Rene Magritte)的作品中,也常有漂浮在半空中物體、人物,如經典的「戈爾孔達」 (Golconda)一畫。雖言,夏卡爾始終不願意承認自己的畫作是幻想虛無的意象,並強烈反對被列入抽象派。

131871_478014118700_3915987_o.jpg

對於理性思維遊戲不感興趣的超現實主義者,使學說無邊際的拓展,或許,所謂現實與夢境的分野,正如他們相信的那般模糊,當Cobb以因現實中太多阻力而無法符合牛頓第一定律「靜者恆靜、動者恆動」陀螺來確認什麼現實,那他們又能用什麼來定義現實呢?到底夢境是真正的現實,還是現實是真正的夢境?玩味的是答案還是問題本身呢?

inception-spinning-top-totem-replica-3.jpg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Drama 戲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