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墨爾本賣藝的日子,從街頭一路畫到美術館

861260_605289272820404_1027994227_o

2012年開始,我獨自一個人來到墨爾本,在街頭上開啟了街頭藝人畫畫工作的生活,讓我在這時期交了一些氣味相投的朋友。大家各個身懷絕技,揮灑獨特的個人色彩。

比如吉他手,除了自己平常的表演之外,走在路上看到打鼓的或其他表演的,便會上前問「要一起 Jam 嗎?」一起合作,更能引起火花和感動。不只是讓音樂更加豐富,藝術家彼此更會有一種「嘿!你懂我的熱情」的默契,那些為了生活不得不做的妥協都暫時丟到腦後,全力享受純粹。

而街頭上出現了一個不同以往的街頭藝人。

潑水男爵自己做了一隻筆,沾水,在地上一畫。看似簡單,卻不簡單地聚集了許多人的目光。(註:墨爾本當地 herald sun 太陽報的報導

48218_540980209251311_1232935596_o

畫人像的我,跟同樣也是視覺藝術創作的他便常常一起搭擋,享受共同創作的樂趣。他也做了一支工具筆給我。於是有時候我在街上畫畫累了,我就會拿起那隻海綿、塑膠水瓶,拖把桿子組合成的筆,循著地上的水痕找到他,一起玩創作。

行道樹與樹之間的空間,就是我們平常揮灑的地方,但活動的邀約更是各種挑戰。男爵先生一開始來澳洲當街頭藝人,只是想看看自己有沒有辦法用新模式創 作和引起共鳴,沒想到在他停留墨爾本短短的半年之內,不只當地人都認識他,TED,還是曾經執導過歌手高提耶(Gotye)的知名得獎 MV 的導演都曾與他提過合作計畫,以下是一些我們一起參與過的活動。

TED

704063_562017653814233_1336649900_o
TED 除了網站上的傳播知識理念以外,還會在世界各地舉辦一系列的演講。這次的活動是在一個位於市區外的 Winburne大學。"TED x Melbourne Women"是這個一年一度演講活動的名稱,也標示出他們的主題是女人,像是女人身處於這樣的環境或怎麼改善女人的權益諸如此類。

潑水男爵與Flying Bee。

水畫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場勘結果地板材質並沒辦法呈現最完美的效果,怕下雨的他當時祈禱當天可以賜給他一點點陽光,結果大出所料,沒有下雨,有的是跟我們一樣熱血的陽光,應該祈禱讓我們有合適的天氣才是。

我想趁被畫者不注意的時候偷畫對方,再讓他們驚訝自己被這種獨特的方式呈現出來。我們盡力用最快的時間畫出對方的五官,如果對方沒有發現趕快過來看 便會消失,每當消失後就趕緊畫下一個人的臉。有些人好奇但又不敢確定我們畫的是他,在一旁聊天時頻頻用斜眼偷瞄,有些人興奮地想跟我們合照。雖然我們自己 不甚滿意,但主持人頻頻跟他握手說希望還可以再合作。

這樣說來,墨爾本 Swanston Street 的地磚密度就剛好這麼適合他畫水畫,如果這個地板不是對的材質,這個天氣不是這個天氣,就沒有潑水男爵了;而這樣的藝術,有可能在台灣發揮嗎?

潑水男爵隨機描繪觀看民眾的輪廓,形成深刻的互動。

墨爾本國立美術館(NGV)

美術館2
因為正值農曆新年,館方希望可以藉由水畫讓大家認識亞洲文化十二生肖,一場是在美術館展場大廳,另外一次是門口,由於男爵有事在台灣,所以就由我代筆。

美術館入口的大廳,中間展示著一個印尼藝術家的裝置藝術:你可以假想有七個透明人站在那邊,因為可以看到懸浮的頭巾和鞋子,旗幟,鼓還有擴音器。鼓 聲還有從擴音器傳來宣誓的言語,時而充滿著空蕩的美術館,而我就在這個作品右邊的空地作畫。待在廚房裝好水之後,時間一到就在場地直接開始。

Flying Bee 在墨爾本美術館前畫十二生肖的水畫。

這是一個不對外開放、提供高級自助餐點,侍者隨時供應各式酒類給高官顯要們的華麗社交場合。因為美術館要求,先在畫面中央寫了新年快樂當作開場白, 我再依序在周圍一一畫上鼠、牛、虎…。因為要能沒有參考地記住動物的關節,無誤地呈現對象的模樣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我要誠實地說…我最喜歡畫 龍。

他說:「就全力做你想做的事吧!一定會遇到欣賞你的人。」

引介我們給美術館認識的策展人潘小姐跟其他人一樣,是在路上看到他的才華。

在活動結束後她邀約我們一起在美術館的咖啡館見面,潑水男爵也想藉此謝謝她的賞識。她說她從小就在不同國家生活,一直沒有歸屬感,隨著年紀稍長,也對旅行興致缺缺了。我們跟她分享我們的背景,和對於追求自由和藝術的渴望。

聊到藝術在澳洲,她說也是不容易。她示意我們看在咖啡店裡忙進忙出的服務生「他們很多都是純藝術系出生的,在這邊工作,邊等待自己的作品可以有被賞識的一天。」

原來不是只有台灣,澳洲人也一樣彷徨。不過當你把時間分配了給其他事情的時候,你有多少心力可以花在真正想做的事上呢?全心全力投入在所愛裡,又得犧牲掉些什麼呢?不了解的人們會老是問你幹嘛旅遊還帶書──精神糧食,幹嘛還帶畫具在身上?會問你,你都不出去跟朋友一起出去玩,你怎麼這麼無聊?別說難以打入我的世界,那 是因為我們就是思想活在不同的空間裡。不過孤獨歸孤獨,雖然老是被誤解,要不去聽從心中真正的渴望,那我一定會無法喜歡這樣的自己。

不過,不論是一邊工作一邊創作,或是全力創業做自己想做的事,都非常地美好。

潑水之夜

教會

要呈現幾個主題:最後的晚餐、耶穌走在水面上、創世紀、挪亞方舟等…

當地的華人教會邀請,用一些歌舞表演結合我們的水畫來呈現聖經的故事。最後的晚餐。表現這個主題最盛名的畫家就是達文西,在米蘭 L’Ultima Cena 展示的版本。

那時要畫出十二門徒真的是一大挑戰,知道彼得自稱是最愛主的人,但又三次不認祂,應該就是看起來比較單純衝動的模樣;猷大因為銀錢出賣耶穌,但又在之後後悔,在我想像中應該就是想很多…不過不論怎樣,如何呈現出故事的氛圍和意義是最重要的事。

「你們其中一人將出賣我」門徒們聽到這句話的反應,都徹底呈現了人類個性的多樣性。有人聽到會對自己的信心動搖,也有人開始猜忌別人,如果我是耶穌,應該會覺得很孤單吧。

跨年計畫

跨年

跟其他大城市一樣,墨爾本跨年的主軸也是放煙火。而計畫便是在 2012 年最後一天的中午,用水畫畫人像到新年第一天的中午,在人們滿懷希望迎接新年的這一段時間,有個特別的小紀念。

一開始都沒有人圍觀,直到我們有呈現些什麼出來。今天的主題是人像,於是我們便各據一方,輪流先畫對方吸引人潮。等他畫好我的臉之後,我再拿起筆來 畫在觀看的人,接連地,他再畫其他觀看的人,以此類推,到了將近下午五六點,主要的街道 Swanston Street 封街,我們改到墨爾本的河岸畫。

一面排開都是酒吧和高級餐廳的河岸已經是人滿為患了。有些街頭藝人趕緊把握機會,不過因為天色很暗,基本上大家的焦點只會放在冰淇淋車和佔觀賞煙火的最佳位置。

他拉著我找到一個離河面比較低的平台,把海綿筆放到河裡吸飽了水,擠在水桶裡。等到水桶的水都集滿了,我們走到燈光之下開始。人潮很自動的繞成一個大圈,儘管不是第一次在人面前畫水畫,但我還是對這樣的人潮感到畏懼。

不過一切就這樣進行下去,有些人很興奮的自動報名上來,問我可不可以畫他或他家人或女朋友。我在一些人臉旁邊畫上他們的氣球,有些寫上新年快樂,就是想讓他們有個特別的回憶。緊張逐漸被大家興奮的氣氛所軟化,我也覺得雀躍,越畫越起勁。

到了快半夜倒數計時,他問我要不要去看煙火?於是我們跟大家道謝之後,趕快找到了一個地點,我們不發一語地等待著,聽著人們的倒數,看著如仙女棒的璀璨火花,從各個平日都看慣的建築物輪流竄出。

我覺得內心充滿盼望。

820796_602216103127721_36652309_o

感謝我的生命有這麼豐富的半年。能有這樣的經歷,是當時決定要去澳洲當街頭藝人時怎樣都想像不到的。當人感受到一種無名的感動或驅使而去做些什麼,旁邊的人總是無法感受和理解到,而能夠經歷相同的靈魂,這段回憶會深刻地印在生命裡,許許久久。

(煙火結束後他仍然繼續畫,履行畫到隔天中午的目標)

Flying Bee 繪

Flying Bee 繪

Kyle Wang
加油!勇敢追求夢想!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