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光之教堂 vol2. 噓,請就這麼安靜的坐在光中

在大阪和京都中間,有那麼一個空間溫柔的存在著。在那裡,我們把自己還給了時間。我們看著光在清水模上的行走,感受著不同時間下溫度的差異。不喧囂、不張揚,只是很單純的回歸到事物的本質。

這是安藤忠雄在大阪茨木市所蓋的茨木春日丘教會,光之教堂。

IMG_0557

近年來,受到了安藤忠雄的影響,臺灣越來越多人對於清水模有更深的認識。建造清水模時需十分謹慎,在調配水泥和灌漿的過程中,要均勻及連續,以避免成色不均或裂縫的產生。

結構面完成後,不會再加工,而是坦然的用最自然的面貌寧靜卻堅定地佇立著。

在清水模上,在空間中,安藤忠雄成功的將光留下,成為教堂一部分的主體。

除了光之教堂外,另外兩座被稱為安藤忠雄教堂三部曲的還有神戶的風之教堂及北海道的水之教堂。

IMG_0567

踏進教堂的剎那,腳步不由自主地放慢下來。就著玻璃十字架透進室內的光線,雖不十分明亮,卻也足夠靜下心來。
平滑的水泥表面在冬日下午有著冰涼的觸感,我先是緩緩地將指尖碰觸牆壁,接著放鬆將掌心貼於上。在這個空間裡,人存在於光線之中,被光線溫柔的包覆起來。

在教堂裡,光線的移動是時間。肉體的存在被透析,但輪廓卻清晰了。拍完幾張照片後,我坐在木椅上,靜靜的看著光發呆。什麼也不做的就只是把自己寄託在光裡,這樣很好,真的很好。

起身,我又照了張相。畫面外的左手邊有個女孩靜靜的就著光畫著教堂內部,右邊的老媽正拿起手機對準十字架。我站在教堂後方,踩在光的末端,看著大小的十字架。

IMG_0560

雖然只待了半個小時,可是就單這麼坐在木椅上,看著光的移動,仍有一種滿足感。
以往總害怕時間就這麼的越走越遠,因此我們不斷奔跑,卻怎麼也追不上。
停下來了,心反而跟著時間慢慢的走著。眼角不自主地跟在光的後頭,心底有個小聲音說道:不慌不慌,專心做那麼一件事就對了。
光悄悄的移動,從這兒進行到那兒,然後它眨了眨眼說:噓,靜下來吧。

IMG_0576

茨木春日丘教堂並非一個觀光景點,其最主要的用途仍是給當地居民使用。因此能容量人數有限,參觀前也需先上網預約,避免干擾到當地的日常生活。位於大阪及京都中的位置老實說並不是很方便,遠離了大多數人會去的景點。但無論如何,幸好還是來了。就算是不懂建築,只是單純的感受氛圍。

我和老媽心滿意足地走出了教堂,到日本的第二天好像也逐漸習慣了冷冷的空氣。雖然語言仍然沒那麼通,心卻也緩下來了。在走去春日丘公園的路上,遇到了幾個蹦跳的小朋友正在玩耍,凍的鼻子都紅了。在這樣一個很日常的地方,有位大師的作品不張揚的存在著。

往茨木駅的公車正巧開了來,零零落落的,我們與少數幾位外地人一同上了車。
那時的夕陽正巧開始緩緩落下了,一切都是那麼的平常。

IMG_0611

在這個大家都走得過快的世代中,慢下來反倒成了一種溫柔。而我們所尋找的,也往往在慢下來後才發現早在不知不覺中被拋到了腦後。

光之教堂作為建築的意義是甚麼呢?回國後我不停的想著。

我想,或許是在最平常的日常生活中,再現人們對於空間與時間所經常遺忘的觸動吧。

IMG_0565

教堂預約參觀網址:http://www.ibaraki-kasugaoka-church.jp/

更多旅行故事http://storyoftravelinginlife.weebly.com/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chitectural Design 建築設計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