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作把首爾的冬天,記錄於身

你會用什麼方式記錄旅行的回憶?

影像,文字,都是觸動那時走在那些街景的鑰匙,我選擇把旅途中觸碰我的感覺,用手作飾品記錄,旅途中慢慢尋找到一個可以帶走的素材,這是編織回憶的一環,有時需要緣份,需要可以觸動在旅途中疊層感受的呼應,旅行時總喜歡往市場裡鑽,市場總是會給我對這城市ㄧ目了然或是驚喜連連的最佳地點,那裡的一切都很真實,道地的小吃引誘著味蕾,琳瑯滿目的商品一應俱全等著被挑選,商人吆喝的叫賣聲,似乎是開始進入市場挖寶的起點。

我在首爾踏著下過雪的街上晃悠,在傳統市場找到可以啟發感覺的素材,慢慢回想最後在首爾遇見的冬天,慢慢把它編織出來,最後的冬天在首爾結束,那天在首爾下起大雪,一個瞬間雪就來了,雪花從小片慢慢轉至棉花糖等級,站在仁寺洞的茶院外,雪即用一杯茶的時間擁抱了樹枝,走出茶院外我抬起頭拍下那時的模樣,雖然冷風刺骨,雪毫不客氣冰凍我的雙腳,但那一刻看見的事物很美,樹枝自由延展的樣子很迷人,就算他被雪緊緊擁抱著,卻有鐵漢柔清的感覺,所以喜歡上那樹枝延展的線條,往天空一看,只看見那線條印在天空裡。

旅行時我喜歡帶著一盒飾品,行李箱那盒飾品滿載著旅行各地的回憶,我想把那些回憶帶著,戴著,好似它們待著在我的生活裡讓我面對著未知的日子有著信念,常想信物就是寄於物品一個強而有力的信念吧,因此常常懷疑自己的我便把勇氣寄於在這盒飾品裡了,另外一個原因是想去依心情搭配衣著,這是很善變的,有時想要簡單純粹,有時想要玩味有趣,所以手作了可以變換的耳環,再來條鍊子,可以把花戴在胸前,那朵花,是給在首爾光禿樹木一個春暖花開的祝福,也給在旅行時善變的女人,是我。

在市場裡有間小店販售著各樣的原石或水晶石和珍珠,店主是一對父女,女兒靜靜的在旁邊做著手作,父親是一個很和善的紳士,當時看見那些石頭實在太像腦海裡的閃過的畫面和顏色,它觸動這些天的感受,機不可失的內心雀躍買到韓幣都沒了,一轉身看見那藍色的石頭時,實在好喜歡,因為它的顏色像極了某一件藍色毛衣,對曾經戀過的男人,我稱他為藍玫瑰男人,他胸前刺著ㄧ朵藍玫瑰,雪輕飄下來時不覺重量,像是穿著他的藍毛衣相戀時一樣,但雪融化成水,一瞬間溫柔化為浸濕的重量,所幸春總會復返,浸濕的重就作灌溉吧。

這幾天吃了烏雲冰,花朵冰,雖然身上滿滿暖暖包,但味覺甜甜的被滿足,穿著韓服時紅色的裙擺總讓我想起一朵花或是紅色的燈籠,看著外頭沒穿衣服的樹,我想再過半把月,他們都換上春裝也會換上我的紅裙綠衣吧,冬天總會過去,春天會和夏天談戀愛,秋天會依靠著冬天,每個人都會有所歸處。

嘗試尋找媒材將噎住內心的感覺創作出後放下,嘗試手工紀錄感覺,嘗試寫下深刻感受,和你分享這些手作飾品,始於我的ㄧ時之間,ㄧ瞬之間,來自週遭的人事物或夢境,亦或只是日常,甚至是隨筆隨想,源自這些的靈感而做的作品。  I never found the girl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