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亞美尼亞男子的晚餐〉

搭著長途飛機從澳洲西岸的伯斯、經過馬來西亞吉隆坡轉機,最後我平安降落在柬埔寨首都金邊(Phnom Penh)機場。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柬埔寨,上次來時只短暫停留了兩星期,和一位在 hostel 認識的美國女生 Julia 開心的玩了兩個星期,我們在首都金邊和吳哥窟所在地暹拉(Siem Reap)各待了一星期,這部分的故事之後有時間再整理出來。或許是因為和 Julia 相處的很愉快,也或許是這個美麗的國家的確帶給我很多全新的衝擊,於是我決定從澳洲搬來這了。

可能因為這次不是短暫度假而是有生活打算的關係,我抵達 hostel 後開始湧上一陣焦慮,在 hostel 大廳待一陣子想試著借由認識新朋友來舒緩這個焦慮,但這陣子觀光客不多,我只和三個來自阿富汗的女生短暫聊天。後來我在背包客網站 po 文找同樣在金邊的背包客一起吃晚餐,於是我收到來自亞美尼亞的男子來信。

他叫克里斯,來自亞美尼亞,是一名 DJ。他推薦我一家河岸邊的中東餐廳,於是我們就相約在那共進晚餐,我對於他來自亞美尼亞覺得很新鮮,在澳洲時我認識很多來自「神秘國度」的朋友,伊朗、伊拉克、阿富汗、羅馬尼亞甚至非洲國家像索馬利亞等,但他是我第一個認識來自亞美尼亞的人。

「妳不抽菸不喝酒嗎?」他看我只喝水和大口吃著雞肉卷餅好奇地問。

「我是基督徒阿哈哈」我笑著回答他。

「聖經上沒有說不能阿!」他一邊說著一邊蒂掉菸頭。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讓自己沈浸在這些東西裡,特別我在異地旅行這樣是很危險的。不過我很意外你竟然會提到聖經,你也是基督徒?」我對他外貌和言論的衝擊感到好奇。

「我是阿!妳知道亞美尼亞是第一個基督教國家嗎?我們國家大部份人都是基督徒。」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後來我們聊到彼此曾經去過什麼國家,我回答了韓國、泰國、新加坡等常見的旅遊聖地,我問他時他說:「我雖然是亞美尼亞人但是在敘利亞出生的,所以我有兩本護照。因為當時亞美尼亞局勢很亂所以我們家曾經搬到敘利亞,後來又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等國家短暫居住。」他講的這些國家都是在我神秘國度的名單中。

他幫我點了一杯中東咖啡,他自己點了啤酒,我好奇地繼續問他關於這些國家的事。

11885221_1615791245360063_7793561652706006904_n

他稍微提到了土耳其對亞美尼亞種族屠殺的歷史,這是在台灣歷史課本中完全沒提到的一部份,後來查資料才知道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和納粹的猶太人屠殺、盧旺達種族大屠殺並為 20 世紀三大種族屠殺。再加上周圍伊斯蘭國家持續對他們的威脅與迫害,使得他們日子過得不是很安寧。

「穆斯林對你們做了什麼?」我好奇地問他。

「噓…小聲一點,我們隔壁桌就是坐著穆斯林,這裡是中東餐廳,我不好大聲討論這個問題。」他一邊瞄著隔壁桌的人一邊對我說。

「你怎麼看的出來他們是穆斯林?」在我看來隔壁桌的人跟我對面坐著的人沒什麼分別。

「妳在我們那邊待久了就會有這種敏銳度啦!」他用一種專業人士的口吻說著。

他又說到因為他國籍的關係搞得他出入各國都很麻煩,很多國家他都不能去,甚至連回家他都不知道怎麼辦。他不想回到亞美尼亞,在那邊日子實在不好,但又不能去敘利亞,在機場就會直接被抓,我好奇想說有沒有這麼誇張,回到hostel查資料才發現很多國家的人都因為要去敘利亞而被吊銷護照…而他是會直接被抓走,加上他是基督徒在敘利亞會惹上更多麻煩。

「不過我們敘利亞的護照現在很值錢喔!我可以隨便選歐洲國家去居住,只是我不想,還要學習他們語言真麻煩。」他說的是歐洲國家對難民的援助,聽他這樣說真覺得他還挺正面思考的。

我開玩笑地跟他說不然我們交換護照好了,我還滿想去歐洲國家居住的,他可以拿我的護照走遍東南亞,暢行無阻,一圓他想去越南卻被海關擋住的夢想,我們就這樣在中東餐廳聊著中東局勢三個小時,我從他那裡聽到的比我從課本、新聞還要多很多,曾經亞美尼亞對我來說只是地圖上的一個國名,現在是我故事的一部份。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sia 亞洲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