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裕智,創作就是我的自我實現

因地制宜的創作狀態

因著喜愛立體造型在空間中舒展的狀態,大學時期黃裕智選讀美術系工藝組,並開始接觸金屬 ( 工藝 ) 材質,只是當時所創作的金工作品取向多以焊接、鍛敲構成,直至 2000 年為突破品項繁多的金工工具,與作業場域所帶來的限制,開始嘗試以「金屬編織」作為創作手法,看似堅硬的金屬材質,其實深具延展性與韌度,因此身段極其柔軟,這種矛盾卻相依共存的材質特性,具有極大包容度與可塑度,亦與黃裕智的個性意外合拍。

石

黃裕智〈銀器〉 2000

黃裕智〈銀器〉 2000

黃裕智〈銀器〉 2000

2001 年,經呂佩怡邀約參加第一屆「粉樂町台北東區當代藝術展」,並於該年獲得「台北美術獎」優選,而黃裕智亦於此時逐漸將自創之金屬編織針法,內化為個人創作語彙,狀似輕盈的金屬線材,透過多股編織成為富有生命氣息之軟性雕塑,在空間中自塑立場,或濃或淡、或透或密,以網絡樣態開展出的作品如情感般流瀉而出,與空間、與觀者產生多角互動有機關係,而這般蔓延生長的態勢亦完全演繹出黃裕智創作當下的狀態,她說:「對我來說,創作是一件很專注的事情,因為當下作品的藍圖就在腦中有機地生長,並透過我的手實踐出來,而有些時候手上的動作也會與我腦中的思緒相互影響,甚或領著腦內思維走向另一番風景,而這種腦中很有機,手上也很有機的創作狀態,正是創作與我之間極為自在的一種互動關係」。

黃裕智〈無題〉2001

黃裕智〈無題〉2001

圖片版權: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圖片版權: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隨境而轉的作品氛圍

在孩子出生之前,黃裕智的創作時間大多從下午開始直到深夜;孩子出生後,為了提供孩子一個安定的生活習性,生活與創作時間變得類似按表操課極為規律,黃裕智說:「尤其當我開始僱請褓姆居家協助我照顧孩子,而褓姆本身就是規律生活的最佳示範與實踐者,因此,我開始依循孩子們規律的生理時鐘生活著。有褓姆同在的平日,我在每天的上午與下午各有一段自己的時間,而我就把握這兩段時間進行我的創作,以及安排相關會議與工作」。而近來因孩子陸續就學,每日早晨,在忙亂送孩子出門上課後,返家後強烈反差的沉靜時刻,便成為黃裕智整理思緒的最佳時段。

心心相印1

Anderson1-1

黃裕智說:「其實,我並不期望引導觀眾特意將我的作品放在『女性創作』的框架中進行觀看……孩子的出生帶給我一連串的改變,首先改變的就是我的作息時間;隨著孩子漸漸長大,我們一起出去散步,過去我不曾留意的生活細節,因為孩子的好奇心而使我開始停下腳步,與他們一同細細觀察身邊小事小物,雲朵的形狀、太陽落下前的精彩幻變,因為孩子的同在,使我開始獲得這些來自生活無意間的驚喜」。對以有機型態創作的黃裕智來說,孩子也帶給她創作上某種程度的改變 ─ 過去,她看重作品的力道與強度,反應在作品的表現上,往往呈現某種狀似臨界點的拉扯;但在孩子出生之後,她的作品開始走向一種和諧的、圓滿的、順勢的樣態。黃裕智說:「其實我並沒有刻意將作品氛圍轉向,只是我的心境改變了,在生活上因為需要照料孩子,所以我開始處處顧慮,期待事事圓滑,而心境上的轉變自然而然就反應在我的作品之中」。

Behind the scenes photos, an artist in Hsinchu, Taiwan filmed for a commercial

臻品開幕-1

黃裕智說:「我喜歡將自己定位在一名「創作者」而非「藝術家」,她認為她所作的就是心中所想具體化,表達出她當下的心境與所處狀態,因此,對黃裕智而言,創作這個行為就是她的自我實現,透過作品她實現了,也具象了她自己。

黃裕智近期展覽 「找我」PART  第三屆精銳藝術節

日期:2016.04.07 ~ 09.30

地點:AAM 精銳藝術館 (台中惠文路 708 號)

藝術家:邱雨玟、胡慧琴、黃舜廷、黃裕智、黃蘭雅、盧昉

策展人:沈菲比 (沈君儀)

IMG_0271拷貝

工作室拍攝 (6)

IMG_0316拷貝

圖片版權: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圖片版權: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Installation Art 裝置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