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創作陳述我對世界的看法

直人使直材說直話

藝術家胡慧琴說:「創作全然依靠藝術家自發性的靈感,對我來說有點過於浪漫,身為一名藝術家的我,同時也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中的一員,因此,人生以及所謂的日常生活,依然有許多課題/事情需要我去面對與處理,而這個我所身處的世界對我來說,自然而然就成為我重要的靈感來源」。胡慧琴將日常生活作為觀察對象,沉浸其中,進行收集、消化、編檔與重組,而姿態萬千的世界能給予的往往遠超乎我們所求所想,因此,對取材於世界的胡慧琴來說,創作從未有瓶頸問題,而是「取捨」的問題。

胡慧琴,時間的霉-人,陶

胡慧琴,時間的霉-人,陶

她將觀看世界後的提問化為創作起點,將作品與世界連結,並試圖透過創作作為理解世界的另類方式,當她創作一件作品時,通常會從翻閱腦中資料庫開始,胡慧琴說:「因為平時就習慣觀察累積來自生活中的各種元素,因此每到用時都能不恨少」,穿透樹葉灑下的陽光、愛犬阿肥的表情、植物生長的姿態,這些再日常不過的細微場景或許常被人們忽略,但胡慧琴總能將這些不經心的小細節,放大且具象地用以陳述她對世界的看法。

胡慧琴,時間的霉-大耳,陶

胡慧琴,時間的霉-大耳,陶

在學時期胡慧琴曾接觸各種創作媒材,在接觸到「陶」的當下,胡慧琴說「這真是好直接的媒材啊,我想做的完全可以直接、確實、快速地體現在這個材質上」,而陶,這個直接、有機且自由的媒材,對於擁有同樣直接性格的胡慧琴來說完全合拍。

胡慧琴工作室

胡慧琴工作室

愛犬阿肥小姐

愛犬阿肥小姐

工作室座落於台中豐原山區的小農舍,日常生活裡因有喜愛的狗、貓、植物為伴,使胡慧琴得以近身觀察在他們身上更多的生命細節,以人類的觀點細細察看同樣身處於世界之中,更為寬廣深奧的「非人」生命體,並且因為熱愛這些生命,所以在創作時也受到他們的反饋,胡慧琴以細膩摯誠的手感,將栩栩如生的生命氣息注入作品之中,令作品本身即成述說故事的載體,如同德國藝術家 Wolfgang Laib 所說 “Since I didn’t have to paint a beautiful painting nor make a beautiful sculpture. Nature created them.”

工作室鄰近風景

工作室鄰近風景

工作室鄰近環境

工作室鄰近環境

就讀豐原高中美術班時期,因為需要描寫對象(靜物),開始養殖植物的契機,而學校當時也正好購買許多動物標本,胡慧琴便擔任起照顧標本的職務,初見動物標本驚豔於其美麗毛色。多年後胡慧琴再次回到學校,但是在美術班上再見的卻是已經凋零霉朽的標本,人類以殘暴的方式──終結其生命──將動物最美麗的樣貌留下來,在此動物的生命告結,但卻另有生命悄然轉生萌發,「時間的霉」系列作品便是在此反思後的創作,透過獸首標本作為主體,將時間幻為各式美麗多彩的霉菌滋長其中,單色蒼白的獸首與繽紛的霉菌造成的弔詭反差,時間的滋長使雄偉珍貴與微小易輕的生命體,最終化為相同樣貌,胡慧琴以悲憫的手法溫柔向我們勸說,任何生命皆有其意義與存在價值,一場現世巨大生命的消逝帶來大量生命的故事在作品上即席展開。

 

胡慧琴,時間的霉-鹿,陶

胡慧琴,時間的霉-鹿,陶

「故事靠的是,它跨越了空間,在這些空間裡,擺著故事賦予事件的意義……過去與未來將在他的故事裡的沉默空間中攜手合作,指控現在。」  約翰伯格

胡慧琴近期展覽 「找我」PART Ⅱ 第三屆精銳藝術節

2016.04.07~09.30  AAM 精銳藝術館 (台中惠文路708號)

藝術家:邱雨玟、胡慧琴、黃舜廷、黃裕智、黃蘭雅、盧昉

策展人:沈菲比

胡慧琴,時間的霉-桃莉,陶

胡慧琴,時間的霉-桃莉,陶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