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中的犧牲與「死生」

black-and-white-person-woman-night-large

文:許皓宜 編:三采文化

 

心理學家克萊麗莎.平蔻拉.埃思戴絲以一篇「骷髏女人」的故事,提出了「生,而死,而生」的愛情歷程,並描述了七項重要的愛情階段,來說明兩個相愛的人如何邁向「深入彼此靈魂的愛著」。

階段一 — 「撞遇」寶物:遇到他,你覺得自己挖到了寶

如果人心大致是孤獨的,那麼「愛情」就是一個重要的媒介,幫助我們了解孤獨的深義(也就是那些未知的自己)。所以說,愛情對象就如同一副開啟我們心靈的「鑰匙」,是生命中一份相當重要的寶物。

遇到這樣的對象,你會覺得自己和以往有所不同,你心裡會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欣喜(或者驚訝!)。這便是克萊麗莎.平蔻拉.埃思戴絲所說的感覺:「你撞到了一件寶物。」

 

階段二 — 容許追逐和躲藏

因為愛情會激發許多的死亡本質(人心的黑暗面),所以當我們往愛情再跨出一步時,有時會有種「嚇壞了」的感覺。舉個例子來說,你從來不知道自己是個會唱歌的人, 但談戀愛之後,你卻突然跑到情人窗前去唱情歌,想想,那是不是有點驚悚?

因為愛情帶出黑暗中潛在的我(不見得是「不好」的我,而比較像是「不常用」的我),讓我們懷疑對方是不是施了什麼魔法?或者可能讓我們一時間想要躲藏。在一個「生,而死,而生」的愛情歷程中,你會明白、並容許這種感受的存在。

 

階段三—對彼此的黑暗面向產生同情心

如果你已經可以不再為「從此幸福快樂的愛情」所迷惑,那麼也許你就多了一點點同情心,去明白每個人心裡都有一些還未釐清與想通的糾結。「同情心」對情人之間的相互了解相當重要,那是一種「心理位置」轉換的彈性—在情愛的狀態裡,你仰慕、欣賞並追逐著對方的身影,但遇上他脆弱的那一面,又產生「停下來扶他一把」的心情。

 

階段四 ─ 推心置腹的勇氣

克萊麗莎.平蔻拉.埃思戴絲說,愛情到了這個階段,我們應當信任愛情即將帶我們前往的地方。「即使」我們曾有痛苦、曾受傷害、曾害怕無法掌控性,我們仍能在這種「即使」的狀態中,學習信任並且愛一個人。

經歷了將彼此當成寶物的珍惜、坦露自己真實面的躲藏、對彼此黑暗面的同情……之後就是「一躍而下」的勇氣與魄力了。

 

階段五 — 分享過往悲傷與未來夢想

心理學家將潛意識形容為深不可測的冰山,露在海面上的只有區區一角。那麼,在這項階段裡,我們便是行使愛情的最大功能「探索彼此、自我探索」,將對方內在沈睡的部分,拉上意識的水平面。

我們開始可以吐露更真實的情感,以及更忘我地流淚。然後感受到旁邊這個人無所批判,只是陪著。如同嬰兒靜靜依偎在母親懷裡哭泣的感覺。

 

階段六 — 獻出完整的心,以交換更寬廣的生命

「骷髏女人」故事中最有意思的地方在於,骷髏女人居然把漁夫的心臟取出來,當成鼓來打!這如同鬼片般驚悚的一幕,卻換來「骷髏女人」幻化為有血有肉的完整女人的結果。

克萊麗莎.平蔻拉.埃思戴絲說,這是因為當伴侶獻出了自己完整的心,就會變成彼此生命中的啟發者,啟動自己和親密愛人的心靈轉化。但這故事最微妙的地方就在於,「骷髏女人」的血肉是長在自己身上,即使她與漁夫纏綿後又離開漁夫身邊,她也已然是一個完整的女人了。

我想,這就是在愛情中,我們學習真正獨立的象徵意義。

 

階段七 — 深入心靈的親密感

我看過許多令人稱羨的伴侶,並且觀察到他們身上的一個特質:他們關係時而黏膩、時而遠離,但他們餵養彼此的心靈,即使在外頭冒險一趟後,總不忘回到對方身邊來述說共享。

這是經歷完整「生,而死,而生」的愛。不是宣誓「永不分離」,而是一種發自心靈的吸引力,將彼此超越距離地相繫在一起。

看了克萊麗莎.平蔻拉.埃思戴絲以七項功課解讀「真愛」後,我只有一個感受:愛情歷程之複雜,就如同真實的我們般難以捉摸。

 

在如此複雜的生命課題中,我們想要一輩子「愛而不失愛」,實在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情。

愛情的真義也許不是最後是否修成正果,而是你在其中學到什麼。

 

「就是因為你不好,我才要留在你身邊,給你幸福。」──《霍爾的移動城堡》

「 就是因為知道自己哪裡不好,所以才要留在自己身邊, 陪伴內在的小孩找到幸福。」──回應電影《霍爾的移動城堡》

新品提報圖片-如果愛能不寂寞-立體書封300dpi

──摘自《如果,愛能不寂寞。》/許皓宜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