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斯」給其他孩子的禮物

1453280769-2679108251_n

「連我做爸媽的,有時候都快被他氣死,何況是他的同學……」

一個媽媽跟我們聊起自己的亞斯孩子,語帶無奈的說。

台灣的生育率越來越低,但是特殊兒卻越來越多。

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是許多國小老師都知道,學校有不成文的潛規則,

每個班上都會分配到一兩個這樣的孩子──因為如果集中到誰的班上,大家都會受不了,

所以當然要採取「平均分攤制」,以講求「公平性」。

一個嫁給老師的女性朋友告訴我們說:

「我先生這幾年,每年班級中都有特殊兒,不是過動,就是妥瑞,要不就是亞斯。

這些孩子讓我先生完全斷了想要自己生小孩的念頭。」

1453280881-3590969505_n

被霸凌的特殊兒

台灣的特教資源不夠多,通常只能分成資優班與資源班,

而亞斯、過動這類孩子未必能夠入這兩種班,只能夠進入一般班級進行融合教育。

大家都可以想像,一個會自說自話、不跟別人打招呼、答非所問……的孩子跟一般小朋友在一起,會發生什麼事。

「小朋友很難理解亞斯的習慣,我之前帶的一個高年級亞斯,他就被欺負得很慘。直到在我的手上,他才找回安全感。」

一個老師說:「亞斯在教室基本上就是『公敵』,因為他們不了解『社會規則』,偏偏台灣的教育很重視『秩序』。」

可是這並不是一個好的現象,

正因為特殊兒越來越多,而且大眾現在也越來越了解,這些孩子的智能不但不壞,甚至可能某種領域的專才,

如果我們的教育或社會排斥這樣的孩子,等於是在扼殺許多可能發光發熱的天才,這對社會來說是很大的損失!

再說,孩子如果可以跟特殊兒相處,不也是一種很重要的學習嗎?

但可惜的是,目前多數的狀況是:特殊兒既無法適應制式的教學方法,一般孩子也排斥這些「怪人」。

1026_9486.jpg

把事情做在前面!

為《我和我的亞斯伯格超能力》擔任翻譯的心理師王意中老師這樣說:

「與其說這些孩子怪,倒不如說是我們涉世未深。對於周遭事物,其實每個人懂的都很有限。只是彼此關注的焦點不一樣。」

每個人關注的焦點都不一樣,其實如果仔細想想,誰又跟誰真的一樣呢?

第一批拿到這本書的老師很開心的說:

「學校老師可以透過這本繪本跟孩子介紹亞斯,讓孩子學習跟他們相處與包容他們,我覺得很棒!

雖然這不一定能讓亞斯孩子大受歡迎(因為他們真的不一樣),但至少這些孩子能夠減少被霸凌的機會。」

做在前面,會讓整件事情變得不同,

孩子們如果事先了解亞斯,就能夠降低對亞斯同學的排斥與厭惡,並且能夠發展出不同的機制來面對:

友善、包容、協助,而且這些機制能夠擴展到其他地方,而不僅僅是面對單一亞斯同學而已。

亞斯同學的存在能夠讓他們了解,有些人的「怪」是因為他們「不一樣」,

但是大家不需要因為他們「不一樣」就去排斥他們、討厭他們。更何況,每個人也都「不一樣」!

與亞斯做同學,有些人學習到排斥、霸凌、落井下石或漠不關心;

有些人卻培養出更多社交能力與更寬廣的胸襟──亞斯給其他同學最大的禮物,竟也是這麼的極端呀!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