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看不懂的結局?那是因為我們沒有這樣看《神鬼獵人》

再度榮獲金球獎(Golden Globes)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與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不僅成為金球獎最大贏家,也再度打成為引頸期盼、熱烈討論,更為奧斯卡(Academy Award)增添關注的熱門人物。

面對上次話題紛紛的《鳥人》(Birdman)其結局讓觀眾們面對相當困擾的是非題,如今《神鬼獵人》(The Revenant)的結局更承載了《鳥人》的特性,主角格拉斯(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飾)最後到底看到了什麼?

《神鬼獵人》或許是開放式結局,但如果我們從影像與聲音來解讀,那我們能得出以下三個相當不錯的角度,來解釋電影並非開放式結局,以及為何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突然打破第四面牆地凝視攝影機後就淡出了呢?

熊的設定

其實這點相當令人好奇?為什麼要將熊的攻擊做這麼多描述?如果僅是為了展現大自然的龐大,那這頭熊完整超出了這個層面。熊其實是『復仇一事乃操之上帝,而不在於我』的開端,因為熊數次地將格拉斯壓在地上,甚至壓踩頭部,但卻不像要至於對手於死地。若我們將自然解釋成神,那這頭熊的行為便清楚許多,電影開始便敘述為保護兒子復仇,但是熊的行為使他知道復仇並不在於他而是上帝,因此熊的攻擊就像神的懲罰,雖然成功地擊殺,但也觸犯了神。

妻子的低語與聖經的詞句

『當風暴來臨時,如果看樹枝,感覺樹快要倒了。但如果你看樹幹,則穩如泰山。』這一句解釋的是生命瀕臨危險時也不要放棄,如果仰頭將會感到自己即將消逝,但如果能夠直視樹幹,那你會看到前方的道路會出現希望。因此在格拉斯受到熊的攻擊後,他看見樹枝感覺樹要倒了,那其實在解釋他的生命正瀕臨死亡,而這對低語也不時地出現在格拉斯面對危險的時刻。

另外一句:『復仇一事乃操之上帝,而不在於我』這段源自新約羅馬書第十二章第十九節,格拉斯決定不親手終結仇人,將他隨著河流而下。然而格拉斯為了保護兒子而槍殺白人軍官,但兒子卻意外遭仇人殺害,格拉斯心中的不安開始增加,本來還能以保護為由來掩蓋愧疚,但兒子已亡,他到底該如何面對自己的信仰?乞求神能夠原諒他,而站在破爛的教堂那一幕,則是格拉斯認定自己已受到寬恕。

為什麼要說自己已死過一遍?

當然不僅僅是因從重傷復甦的保命過程,而是確定自己已剩下復仇為目標,除此之外已沒有其它目的,格拉斯知道自己已不像個活人,所以說自己已死過一遍,而這個狀態也呼應了『亡魂』的概念,為了復仇、絕不停歇。

如果我們整合以上三個看法,那我們可以得出格拉斯的心境有許多轉折,從掩蓋愧疚到認定自己已被饒恕,變成亡魂,卻持續受到妻子的影響而左右,這也再再強調格拉斯的矛盾,也是因為這些矛盾與轉折,才能使《神鬼獵人》與格拉斯富含層次。

最後格拉斯到底看到了什麼?我們就利用以上三點來結合答案:他沒有手刃並將仇人交由上帝則是意識到自己還是人的層面、妻子的低語及倩影都再再告訴他不要放棄,而望向攝影機乃是他開始直視著樹幹,發現了希望並脫離亡魂的狀態,隨即淡出。結局的轉折,若我們以這個答案來解釋,那則是一個正向結局,因為格拉斯最後獲得了希望逐漸找回人的層面,而不是復仇後仍死亡般地活下去,就像亡魂貪戀著大地。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