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獵人:影評

完美沒有缺點!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再度透過《神鬼獵人》(The Revenant)向我們表達長鏡的範疇,他再度使我們知道影像的另一種速度與磅礡,相對許多擅長長鏡的導演而言: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的長鏡沒有特定規則,卻能展現出最精粹的故事本質,再加上擔任編劇,讓《神鬼獵人》從故事到影像完整地一氣呵成,再度創下不亞於《鳥人》(Birdman)的成功!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雖演出擅長的角色,但這次他超越了已往的成果,因為《神鬼獵人》給他一項全新的挑戰,他不僅挑戰成功,更超越我們的期望

曾經以《鳥人》榮獲奧斯卡(Academy Award)年度最佳電影的前衛大膽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這次選定了自然題材,並且決定放下那極度諷刺的筆尖、口吻,致力展現《神鬼獵人》地種種完美。

如果我們開始意識到人類有多渺小,那《神鬼獵人》則是讓我們知道自然有多龐大,並且糾正了我們習以為常的邏輯錯誤:『自然不是因人類而龐大,而是自然讓人類渺小。』因此當我們聽到『透過《神鬼獵人》發現人類有多渺小』其立場是人類本來很龐大,但後來發現自然更巨大,所以驚覺自己渺小,但『自然讓人類渺小』則是自然不僅龐大也相當謙遜,同時包容人類的種種。

由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與馬克‧L‧史密斯(Mark L. Smith)共同編織的故事,我們可能難以定義兩位的筆觸,但《神鬼獵人》講述了許多概念,並且透過許多首詩將各個橋段敘述地相當隱晦,讓我們能慢慢地感受那緩慢發芽的情節,例如:『能夠終結生命的不是我,是上帝』以及『當風暴來臨時,如果看樹枝,感覺樹快要倒了。但如果你看樹幹,則穩如泰山。』

這兩句分別針對不同情節,但都在講述生命與自然的關係,而主角格拉斯(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飾)正式故事中最鮮明的特點,因為有許多聚焦自然的場景與概念大多透過格拉斯來完成,不僅是吃生肉、泡在冰河、與熊博鬥皆浩大地敘述了這一項概念,也相當精湛。

而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更加地完成了影像的層面,不僅再度與《鳥人》《地心引力》(Gravity)的攝影師:艾曼紐爾·盧貝茲基(Emmanuel Lubezki)合作,他的攝影機運動完成了許多《神鬼獵人》概念,不僅時而快而慢的長鏡,以及完全使用自然光的堅持,皆再再增加攝影的難度,但艾曼紐爾·盧貝茲基卻完整為導演達成任一高難度影像。

因此《神鬼獵人》讓我們看到自然光的影像之美、大自然的孤寂與冷漠、人類的奮鬥與自大,長鏡的光影捕捉也是不可抹滅的成功與精粹。我們可能會認為《神鬼獵人》的畫面相當強烈,所以觀賞時難免有些許不習慣,由於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訴求畫面的冷調,因此將色調調淡,雖色彩相對不鮮明,但更增添《神鬼獵人》的影像美感。

屢次與奧斯卡擦身而過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這次他將有高度潛力打破被詛咒地自己!我們永遠都想不到他可以完成這種方式來詮釋角色!雖然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戲路相對不寬,因此他的角色多半都是:揹負沉重的背景,必須完成某一個事情或向其復仇。所以他將所有角色都演地相當滄桑。

雖然較難演出滄桑之外的角色,但是也只有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能夠將滄桑的角色詮釋至無暇,但是《神鬼獵人》則是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空前的難題,因為故事讓他無法透過語句呈現劇情,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要求他僅能使用身體與情緒來表達故事,也是前所未有的難度。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受到限制,他能夠使用的表演相對狹隘,但如果沒有《神鬼獵人》我們也無法欣賞超越自身已往成果的演員,他將所有情緒內化,並不是刻意,而是受到限制而被迫內化,如此他與自然的互動更加困難,他因《神鬼獵人》因此他放下自己的表演習慣,面對挑戰卻能絕對精采又傑出地完成角色,而奧斯卡將會肯定的他的演出。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BxhXRqWw9g[/youtube]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