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神鬼獵人》的導演是這樣拍攝《鳥人》的一鏡到底

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於《鳥人》(Birdman)之後的新作《神鬼獵人》(The Revenant)不僅要求全自然光攝影、長鏡拍攝,並使用全新攝影器材 70 釐米的 IMAX 數位攝影機拍攝,根據《鳥人》的成就,我們能夠大膽推斷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將會再度完成一部影像完美的作品。

我們可能無法快速地解釋《鳥人》於攝影、畫面、光影、色調上的成功與分析,因為每一項都能夠花費許多時間來研究,才能完成各個項目的結論,完整地陳述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地前衛、大膽地敘述模式。而《鳥人》的長鏡已成為觀眾間注目、好奇的話題,大家都在問:『將一部兩個小時電影的一鏡到底,這種長鏡真的辦得到嗎?』

『辦不到。』

理論上而言是辦的到,但不太可能有任何一個電影工作者僅使用一台攝影機、一個鏡頭來拍攝近兩個小時的影像,因為其中會碰的問題層出不窮,再加上風險相當高,因此目前沒有任何一位導演願意使用風險高、效率低的方式來製作電影。

如果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真的僅以一台攝影機、一個鏡頭拍攝《鳥人》那將可能碰到:製作預算耗盡、拍攝士氣低落、龐大壓力,倘若仍難以體會,那聽聽以下可能的困難:

第一:當攝影機開始捲動,為了免除收音問題,可能完全採用後製配音,來解決場景轉換時不必要的聲音,雖然有專業收音器材,但難免會收到不需要的聲音。如此演員的合約也可能分為聲音演出與肖像使用兩項,相對來說成本就提高了。

第二:拍攝的時間成本過高,由於一個兩小時長鏡,不論是在快結束時出錯,還是開始時出錯,皆必須完全重來。因此不論拍攝期間有多優渥,都可能不夠,因為任何錯誤都要重來,就算真的完成兩小時的長鏡,也不代表能夠使用,則勢必要多拍幾個,於後製調整時選用。單單要完成一個兩小時的長鏡,便已被堪稱不可能,更何況還要多拍,豈不是難上加難?

第三:後製的調整彈性大幅壓縮,若我們仔細研究《鳥人》的光影與色調,其實需要大量的後製來調整,但如果是一個兩小時的長鏡,那後製人員將相當苦惱,可能不知道從何下手,很有可能不論怎麼調都無法獲得更好的效果。但也不是沒有解決方法:將長鏡先分割後,再逐一調整,但如此為何不先以數個長鏡來拍攝?並且就算分割也不一定合乎裡想中的效果。

因此一個兩小時的長鏡,需要克服的困難除了以上列舉之外,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難關,但如果是透過數個長鏡組合成不間斷的長鏡,相對會輕鬆許多,不僅能更換攝影器材,並能夠適度地調整光影、色調,也降低許多製作壓力,就算出錯,只要該鏡重來就好,後製時多加注重畫面是否連貫,將色調與光影調至一樣,就能夠製作出《鳥人》的一鏡到底。

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地《神鬼獵人》或許不再使用如同《鳥人》的模式,但他這次完全使用自然光,相信將能創造全新的光影美學。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BxhXRqWw9g[/youtube]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