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的終結,我們回頭看時

在生物學的角度,學者授予我們,名為「Homo sapiens」的單一角色,在不怎麼平衡的生態立足。而從社會賦予我們的,一貫的身兼多職。我們正扮演著,別人的同學同事、別人的兒女、別人的父母。我們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帶著不同的立場及態度對待別人。

multiego

我們對同一件事執行著不同的次及自我,有時像慵懶的貓,有時像調皮的小丑,有時像愛說謊的皮諾丘。


我們不會因此忙得不可開交,面對資訊滿載的世界,也游刃有餘。我們不會細嚼慢咽  反而狼吞虎嚥,所以我們容易遺忘每一文字及圖片的邂逅。

toilet paper

海量的圖與文,捲成一塊兒,形成一卷廁紙
我們像隻貓,
滾動它、滾動它。
不知地上,紙已散落四處,我們沒有低著頭看。


然而,每一年的終結,我們習慣回首。扮演多重角色的我們,過去一年的積累,正負面向的比例,或者說「獲益及虧損」的到底多少?以這一年的時間限制去回顧、去思考、去尋找未來努力的方向,會考慮生活與多重角色所構成的社會,毫無疑問接受他們的束縛,並且試圖操控各種體制的槓桿,開始幹勁十足。

不過,我們很快對充滿未知的未來力不從心、灰心喪志,「為時已晚」這四字歷歷在目。之後各種的藉口幫我們補上回憶裡的遺憾缺口,「我們已經長大了,先看看現實,等年老的時候再想想吧。」,「都是這環境及社會制度犯的錯,我們才無能為力。」等等想法。這時我們再改變時間的限制去思考,從無限大的未來,變成每秒的當下,思索我們能做的事及擁有的事物,這些不是為自己化為推進未來的勇氣嗎?

clock

有人眷戀過去,渴求時間的倒退。
有人嚮往未來,努力讓時間快轉。
有人活在當下,平靜欣賞每一時刻的變化。


一年的終結即一年的開端,多少甜膩又多少苦澀,我們的記錄檔就存在這兒吧,可把它們變成一段故事,分享給大家。如果你不是唯心論者,相信地球不會為你而轉、時間不會為你而凍結的話,應該很能看清楚時間如何流逝,不時地會問自己。

「我現在已擁有什麼,能做些什麼。」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