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美術獎之後現代孤獨&生活困境

「在所謂的後現代社會裡,我們是被迫享樂的。」~ Slavoj Žižek

夜黑風高,紐約與台北的空曠公園,拿著空畫框的裸女,或是樹蔭遮面的老舊神像,晦暗到只剩輪廓可辨的張牙舞爪,浸到不能再深的孤獨、不安與恐懼,從畫面中瀰漫出界,直透入觀者雙眼。彷彿只要有一點光亮或聲響,就會驚動到纖細敏感的創作者內心。如果黑色是最孤單的顏色,自絕於外人,不斷向內挖掘成深淵,還剩下些什麼?

王湘靈 Hsiang-Lin Wang_質變©北美館

如同滾輪倉鼠或薛西佛斯巨石的情節,創作者將超市結帳櫃檯的輸送帶挪用為跑步機,或是充氣汽車佔領停車格,或是隨處皆可擺張床入眠,看似不斷找碴的後現代無聊語境(弱者的生活戰術),暗示著當主體企圖脫離資本主義下的任何活動時,無論再怎麼努力依舊徒勞。類似的無厘頭創作包括法國行為藝術家  Olivier de Sagazan 以及台灣的崔廣宇等人。

IMG_1661

IMG_1658

不定時會出現在展間內的米老鼠裸女(三點全露、禁止拍攝),閒適地坐在沙發上,一方面滿足男性觀眾意淫凝視,另一方面看在女性觀者眼裏卻是老梗的社會學式批判手段:物化女性、全球化資本主義以及萬惡米國流行文化強勢入侵……嗯,還有諷刺啥?

IMG_16342

生活在物質過剩的時代,欲求早已鋪天蓋地壓過了需求。意義和界限內爆的後現代社會,反思生產的再生產,消費也可以作為一種生產模式,於是這裏提供一個蘋果迷舊機換新機的作法:藉由藝術家的機械動力裝置,撞針反覆高速點擊 iPhon e或 iPad 之電源鍵,只要這個「祭品」在保固期內,便可在戳到終於無法正常使用時拿回蘋果店面退換,提供小蝦米翻轉消費機制、加倍奉還給大鯨魚生產者的阿 Q 式勝利。

[youtube]https://youtu.be/lEQtnE_LALo[/youtube]

隨意堆置於展場轉角的護欄,並非為了阻擋動線,而是考驗觀眾的日常生活經驗:看起來重如泰山的水泥塊,實際上是輕於鴻毛的紙漿成品。

廖昭豪Chao-Hao Liao_荒域©北美館

48 束頭髮可以奏出國歌(嚴格來說是國民黨黨歌),每一束為國歌的一個音階,當馬達轉動時,經過的刀鋒前的髮絲便會遭劃過、產生聲響,同時也在循環轉動的過程中逐漸磨損斷裂,於是樂曲漸漸三兩聲不成調,最終落得無聲;當髮束無一倖免時,這件作品也就完成了。

徐叡平 Rae-Yuping Hsu_當幻肢又痛了起來:情歌對唱_空氣彈簧©北美館

透過定時滴水在加熱鐵板上因汽化而冒煙的「茲茲」聲,藝術家試圖開啟視覺以外的其他感知可能。直到展期結束前,每日累積下來的層層水垢與生鏽痕跡,將會持續變化。

[youtube]https://youtu.be/Ry8MD5WmsVc[/youtube]

一場東京駐村的經驗,引發創作者思考生命的轉化與復生,生物與非生物材料之間的質感衝突。花朵最盛放之時,於枝枒綁上細線,細線末端則連接到周圍的動力馬達裝置,透過緩慢的反覆曳引,使得植物產生如同傀儡般的動作;加上現場燈光產生的陰翳,優雅詩意的景象卻隱隱釋放殘忍的哀傷,直至花瓣枯萎凋謝一地,徒留冰冷。

[youtube]https://youtu.be/f4M1grhpAPY[/youtube]
更多作品:

IMG_1606

IMG_1625

IMG_1638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