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五峰左岸涼山營地 / 曬柿餅的季節

本來那天是打定主意要去新竹的司馬庫斯露營的,同行的朋友去過一次,就念念不忘高海拔露營的忘卻塵囂感,因此我們一直計劃著要一同前往。

但上去司馬庫斯的道路是眾所皆知的艱險,天候條件一有不佳就絕對無法上去。預定出發的那天,我們很沮喪地看著陰鬱飄雨的天空,心知這回要放棄司馬庫斯了;而今年大概也和司馬庫斯無緣了吧,冬天快來了…對我們這種嬌生慣養的平地人而言,冬天的高海拔露營大概還是無法鼓起勇氣去挑戰。

不過既然已經整裝待發,即使明知週末假期營區往往一位難求,我們還是抱著希望打電話到每個我們有興趣的營區。幸好打了第三通電話,位於五峰的「左岸涼山」營區就回覆了我們:「只剩一個位置喔!」「沒問題,我們只有一頂帳篷。」

左岸涼山的海拔不算高,約 850~900 公尺,但也足以令我們產生上山露營的興奮感。平地的天氣姑且陰涼飄雨,山上更是霧氣濕重,但幸好雨勢不大,讓我們可以順利搭起帳篷。

但山裡的夜暮很快就披了下來,方才搭好帳棚,看看手錶也才下午四點多,天色就渲染成濃重的暗灰紫色,很快地營區的黃色路燈亮了起來,在雨霧中望過去,好像在霧灰森林裡的一顆顆低矮月亮,頗有詩意。於是我們決定放下手邊工作,帶著相機到附近走走。

幽暗起霧的山區傍晚更添荒涼感,但有很多景物細節卻非常迷人:墨黑的竹林通道、由遠而近自霧裡散出的神秘車燈…帶有幾分希區考克的詭譎電影氛圍。最令人驚喜的發現,是結滿細緻水珠的蜘蛛網;蜘蛛網本來就是纖細錯綜的線條結構,平常幾乎隱形,卻在山裡的雨霧中變得存在感十足,凝滿晶瑩剔透水珠的線條,如果變成女士脖子上的配件,應該會是一件前衛又別緻的作品。

「我的靈感來自山裡結滿水珠的蜘蛛網…」我如果是個珠寶設計師就要對著鏡頭一邊展示作品、一邊說出這句神秘兮兮的話。(是不是大家都會對設計師的言論產生這種偏執幻想?)

濕冷的山中夜晚最適合搭配火鍋,晚餐時間絕對是露營最迷人的時刻之一。吃完後洗個澡,暖呼呼地鑽進帳篷裡,平日的疲憊,好像都被丟在很遙遠的山下了。

隔天是個大晴天,通常在透光的帳篷裡都會醒得很早。鑽出帳篷,遠方的山景清楚躍然眼前,我們也才看到這片營地下方的坡地種滿了櫻花,這個時節櫻花還沒開,僅剩光禿禿的櫻花枝幹,但如果是花開季節來到,整片山坡想必都會變成美麗的粉紅色花海。

眼看著天色良好,我們忽然想到整個秋天一直惦念著、卻總是因為天候不佳無緣觀賞的曬柿餅場景。從五峰的山區下山後,應該可以繞到新埔去瞧瞧,雖然不太喜歡人擠人的活動,但還是忍不住想湊個季節限定的熱鬧,於是我們驅車前往。

下山途中經過一間小學校,要借用洗手間時,發現裡面有可愛的彩色跑道和宛如雜草般長在路邊的茄子,真是意外的驚喜。

預定前往的味衛佳果園果然是人山人海,但院子裡滿滿擺著柿餅的棚架還是讓人看得十分滿足而開心。這一天的陽光充足,金色的暖風吹來,濃郁的柿餅氣味不斷從四面八方湧來。除了一樓院子裡最經典的曬柿場景,我們也深深為阿姨們熟練而流暢的加工手藝而著迷,站在旁邊盯著她們工作許久。

參觀完柿餅加工後,我和朋友忍不住討論起來,一致同意這種深富地方特色的觀光內容相當不錯,但台灣的地方性觀光還是太缺乏整體的發展思維,最需要優先管理的,就是景觀規劃、交通動線…以及周邊商品的開發。

其實以新埔地區的曬柿餅主題觀光來說,算是規劃得還不錯,至少動線是清楚的,但畢竟是地方性各自為政的發展,缺乏專業的景觀設計,因此整體印象還是顯得凌亂模糊,就只剩「曬柿餅」場景供人觀賞、拍照、購買…如果可以從「景觀」開始,整體性地將臨近幾個柿餅園一起串連規劃,讓民眾來到此地是以「區域」性的概念在遊覽,而非只集中在少數知名的地點,也可以分散人流、車流,並達到整體發展的效果。而專業的景觀設計,還可以用更具美感與環境協調的做法,協助打造地方特色。

而週邊商品則是更進一步的觀光成熟度指標,好的周邊商品一定要與在地特色有連結、具有收藏紀念價值、令人渴望擁有…而非僅是大量批貨的現成商品。但這樣的觀光思維其實就是在講究觀光品質的深度,對照現在的各地規劃單位,可能還是滿足於「熱鬧、有人潮就好」的表面盛況…

我想我們都還需要一些時間進化吧。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