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似乎很擅長撰寫具體的廢話

『你千萬不要害怕,也千萬不要驚慌,因為這沒有任何幫助,你一定要知道面對困難時,你的姿態必須冷靜,倘若開始驚慌、害怕,那只會使你盲目向前,清醒後回首一看,才發現自己行動的很緩慢,因此你要冷靜,面對成功你要冷靜、面對失敗你更要冷靜,人或許很難不被影響,但你可以學習不動搖。』

這聽起來似乎回答了某種相當龐大又困難的疑問,如果仔細聆聽,其實這句佳話正是一句不折不扣的──廢話!雖然很具體,但實際卻什麼都沒說,我們甚至可以使用以上的答案來回覆所有的問題,大至國家未來,小至生活點滴,例如,有一位記者詢問總統:

『現在所有年輕族群都在領 22K,請問總統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

總統說:『這個…….我不會害怕,我不會驚慌,因為這沒有任何幫助,我知道這是困難,但我必須冷靜,倘若開始驚慌、害怕,那只會使我盲目向前,清醒後回首一看,才發現問題沒有解決,因此我會冷靜,如果成功了我會冷靜、但若失敗我會更冷靜,年輕族群或許很難不被22K影響,但我們可以一起學習不動搖。』

又或者你的另一半問你:

『晚上要吃什麼?』

答道:『千萬不要害怕,也千萬不要驚慌,因為這沒有任何幫助,我們一定要知道如何面對晚餐,姿態必須冷靜,倘若開始驚慌、害怕,那只會盲目選擇,清醒後回首一看,才發現自己比較想吃哪一種,因此要冷靜,選對了要冷靜、選錯了更要冷靜,我們很難不被美食節目影響,但可以學習不動搖。』

這根本就是答非所問!廳似回答了我們的問題,卻又什麼都沒有說,然而;當我們遇到比較敏感的問題時,卻發揮了其效用。要是我們把這項概念使用在劇本上,卻好像能寫出一部相當逗趣的劇本。

故事開始就拋出一個很大的問號,隨著劇情演進似乎解決了問題又似乎沒有解決,直到結局就看到主角面對鏡頭,以打破『第四面牆』的獨白說出以上具體的廢話,你或許會想去櫃檯大喊:『退票!』但卻又必須無奈地接受故事所呈現出某種程度的真實,假設我們驚慌又害怕,無法保持冷靜,那大概也難以向前,那又該如何學習不動搖?

創業至今,每逢陷入焦慮、恐慌時,我都會想起這具體的廢話,雖然沒有辦法解決問題,卻安定那原本已風暴的情緒。話說回來,我到底是從哪裡聽到這句廢話?於是,我開始尋找聲音的起源,翻閱了我所看過的書、播放了我觀賞過的電影,直到我在一部相當不吸引人的劇本中看到以上一那段話,而那部劇本的作者──寫著我的名字。

這時才想起,剛開始接觸電影時,曾寫過幾篇劇本,我在其中一部短篇故事中,讀到了這一句廢話,此時我將整個橋斷重新閱讀了一次。那時因為沉迷政律題材,所以主角是一位年輕的黨鞭,他坐在前往議會的車上,但卻意外擦撞到正在打掃的清道夫,黨鞭急忙下車觀看傷勢,卻被清道夫認出他的身份。

清道夫沒有因此而憤怒,也沒有要求索賠,而是臣服地向黨鞭微笑,並問道後代的未來應該何去何從?黨鞭抑住悲傷,吞了口水後,振奮地快語:『你回去告訴你兒子!你千萬不要害怕,也千萬不要驚慌,因為這沒有任何幫助,你一定要知道面對困難時,你的姿態必須冷靜,倘若開始驚慌、害怕,那只會使你盲目向前,清醒後回首一看,才發現自己行動得很緩慢,因此你要冷靜,面對成功你要冷靜、面對失敗你更要冷靜,人或許很難不被影響,但你可以學習不動搖!』

說完後黨鞭炯炯地凝視著清道夫,拍他的肩膀、握他的雙手,上了車繼續前往議會。

如果說編劇的工作在於創造一個世界,讓觀眾能夠深入其中,故事結束後,觀眾會自動的走出故事,觀賞故事時一切都是如此真實,但觀眾知道那不是事實,觀賞時很具體,但結束後會將它作廢。而創業與劇本有某種程度的相同,我們都要創造一個世界,現在,創業的歷程也來到一週年,值得高興的是夢想依然於心中綻放,同時更進一步地瞭解到:夢想很具體,但在沒有實現之前,它終究只是夢想。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 screenwriterleo@gmail.com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