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需要陣亡的沙灘 2015藝術家博覽會

文|張玉音

 

施辦多年的「藝術家博覽會」,由於是由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視覺藝術協會(簡稱視盟)主導,為會員們服務的性質意義比例為大,往年為平衡公平性與會員權益,並無設審查機制,也造成一般藝文人士對於此博覽會的印象,都會較肯定其服務性、權益性,較少拿展覽規畫、連結以及學術性等條件來檢視。今年邁入第 14 屆的博覽會也許由於交托到有藝術家身分的陳擎耀手上,以更貼近藝術家展示的使用需求,和一個更接近理想博覽會架構的規模給實踐出來。首先是歷經幾個展場的交涉,從檔期、使用性一一汰選,最後成功談成能使用花博的爭艷館,擴大數倍的展覽面積,也讓數年、數屆理事長累積對於藝博會的想像,能在此階段較被完整的實踐出來。

 

替代空間國與國交流前線

國際展覽經驗豐富的陳擎耀表示,多個國際城市的藝博其實都設有替代空間邀請國際公益性的空間來做交流,如視盟就受邀參與過韓國、北京等地的藝博會,然台灣幾個重要的博覽會卻反以商業畫廊為重,很少要請替代空間參展。這項缺憾陳決定視盟自己來補足。今年設立的「台灣及國際替代/另類空間區」除廣為踏查台灣各處的替代空間發出邀請,更邀請數個東亞地區極具代表性空間以當地藝術家為主來台策展呈現,如由日本 Tokyo Wonder Site 的前任專案總監和創始董事今村有策和家村佳代子的 TAKIBI,便帶來田村友一郎的展示,考察中國、韓國、台灣和日本等東亞地區的近代歷史;香港活化廳則以《油麻地六四文化祭.2014 -碧街事件-六四滾動街頭聚場》以編排暴動的街坊劇場,以影像紀錄這場活動讓碧街暴動重現油麻地。台灣部分除數個熟悉的替代或駐村空間參與,台南五個空間聯合的「交陪境」,除在地板上貼出空間的平面圖外,以空與互惠的方式開放展區給藝術家申請使用,體現出一種關於藝術家、空間、展示新的交集可能。

0
受邀的日本組織 TAKIBI 帶來田村友一郎的展示。(福利社提供)

 

無差別的格鬥,如何擴充平權?

一進爭艷館展區的左手邊是博覽會實施多年、最主體的平權區,這項機制主要是服務會員,視盟會員僅要提出申請和寄送作品,博覽會便會展示。陳擎耀稱這是一場「無差別的格鬥」,然而「藝術平權」這項視盟的神主牌,一直是聯盟的宗旨,即便這樣無法評選的機制常造成展示品質的難以控管,然而如何在這項機制下,製造「好看」的展覽,對於歷任理事長來說皆是一項考驗。本屆平權區視盟除主動與重量級的藝術會員聯繫展覽資訊、積極邀展,也善用利用展覽視覺閱讀的邏輯,作品擺放、瀏覽動線下了許多巧思,並與「悍圖社」成員作品鄰旁展示增加此區域作品的多元和對話性。而由於平權區有作品展示區域尺輻的限制,造成送件的作品多以平面為主,而由於今年展地的擴大,視盟更開設「創作計畫的徵件展區」,這讓許多非平面、需要空間呈現作品的藝術家也得以參展,其中不乏王德瑜、席時斌等人的作品,就一個展會的展覽閱讀上也多了差異的風景,也一度讓人聯想在不少頂級藝博,高度規格化的展區,突然於走到出現的立體作品,對於視覺來說是多大的緩解,多元性與不使視覺疲乏的可閱讀性,是此次藝博無論從機制、視覺呈現等條件上都著力甚深的部分。

02
民眾於「創作計畫的徵件展區」體驗王德瑜的作品。(福利社提供)

03
博覽會的悍圖社區。(福利社提供)

04
藝博會最長久以來的傳統「平權區」。(福利社提供)

 

策展.學術.知識性

除了藝術家的主體性盡可能發揮得透徹,此屆藝博更廣邀不同的策展人參與,包括主題策展區由三位年輕,備受注目的策展人來操刀,顯見的以不同視野操作出各策展人對於藝術品味、獨特觀點的差異性。原本妄想能類比成電影院的小影廳展區,陳擎耀坦言是在進入佈展階段才發現展場天光的干擾比想像嚴重許多,然而在無法提供給每個錄像藝術作品充足展示器材的前提下,以影院的時間、檔期排播方式,反而能使眾多的錄像和影片作品在藝博會的現場播放,視盟也邀集不同策展人,讓他們無論是從短片、錄像藝術的媒材來構成類影展的影像主題策展實踐。藝博會活動期間也不乏論壇等公開的教育活動,如「合約的 101 問 與畫廊簽約的法律分析」等實際法律性質的內容,就吸引許多職業藝術家前來聆聽。

 

辦好一場藝博會,意味著什麼?

本屆的藝博會的確比以往更像一場所謂的「藝博會」,相較於過去可能不同理事長針對政策、藝文產業結構的施力,似乎更回歸到藝術家真正的需求,也許辦好一場藝博如此重要,也突顯出產業也許連藝術家最基本的需求(交流、公開展示)都是稀薄的,儘管以不可取的匿名針對藝文產業進行批判的「靠北藝術」對藝術家博覽會下了「唐不挑博覽會」的建言,然而也許也僅有在視盟畫出的這塊展區,每位藝術家皆是平等的,我們不用採著誰往上爬,也無須擔心會被後浪汰換在沙灘上,這個齊頭公平的標準也許有其不合時宜的部分,但卻也創造出一塊限時、限地難得的烏托邦情境。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