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鋼索的人》狂熱追夢不需要理由

the-walk

在《聖母峰》(Everest),當一行人走上聖母峰,準備登峰的時候,有人問「為什麼你們一定要攀上聖母峰?」眼前一班準備登峰的人笑了一笑說 “Because it’s there”。最終,他們有的命喪在這座山峰之中。如果登上聖母峰已經算是一個瘋狂的舉動,在該時全球最高的大廈之間,沒有任何安全措施下行鋼線,恐怕就是對死神最直接的挑釁。

Robert Zemeckis 導演的《走鋼索的人》改編自 Philippe Petit 的 To Reach the Clouds。1974 年,當世貿還沒有正式完工的時候,Philippe Petit(Joseph Gordon-Levitt)策劃了一場沒有人相信的大陰謀。他與同伴各自漏夜潛入雙子塔的天台,避開保安,架起鋼線。在城市流動的時候,踏出天際,完成了一場超越想像的表演。

看完《走鋼索的人》,無論表演是成功抑或失敗,總有人問,為什麼他決意要在世貿之間行鋼線?有趣的是,戲外最多人問的問題,戲裡沒有人追問,Philippe 的女朋友 Annie(Charlotte Le Bon)沒有問,他的好朋友 Jean-Louis(Clément Sibomy)沒有問,他的師傅 Papa Rudy(Ben Kingsley)也沒有問。

打從他們聽見這個念頭,便全力支持 Philippe,與他一同研究當中的可能性。他們理解一個鋼線表演者的追求,不會滿足於在公園的兩棵樹,又或在街道的兩條燈柱之間表演。當他完成了巴黎聖母院的表演後,還是把目光朝向雙子塔。即或他們當中有些微的猶豫,但都不是認為 Philippe 不切實際,也不是打算勸退他,而是擔心他的安全。所以,Papa Rudy 沒有叫他放棄這想法,而是要求他作保護措施,只是 Philippe 斷然拒絕,甚至反問一句「如果是你,你也會戴上安全帶嗎?」Papa Rudy 的靜默,是師徒之間,也是鋼線表演者之間的默契。

於是,當 Philippe 踏上鋼線,在兩幢大廈之間來回穿梭,如履平地的時候,導演把重點從外在環境的不安之中,重新放回 Philippe 的身上。談 Philippe 與自己的對話,以及與鋼線的關係,恍如那一陣雲霧把 Philippe 與外界隔絕,專心致志的在他的表演之上。他與鋼線二合為一,於是,他放心踏出每一步,跪下,坐下,甚至躺下。

thewalk3-640x364

不過,整齣電影最觸動我的,不是 Philippe 的玩命表演,而是 Annie 的投入與離開。當她與 Philippe 相戀的時候,她全心全意的支持他,助他將這個腦海裡的想法成真;當她看見 Philippe 走火入魔之際,她善意提醒他;當他在天台上準備表演的時候,她整夜在樓下拿著望遠鏡等待。當她陪同 Philippe 走過人生一個很重要的里程碑以後,她沒有選擇留下,而是決意回去巴黎,追求自己的夢想。或者這樣的無疾而終讓人惋惜,也叫人費解,但這樣的決定卻是讓人明白,何以當初的 Annie 會如此堅定的支持 Philippe ──他們其實都是同一類的追夢者。

《走鋼索的人》是讓人驚艷的。當 Philippe 在空中來回行鋼線的時候,在《給愛麗絲》的柔和襯托下,成功營造官能的刺激感,每一步都足以叫觀眾手心冒汗。說回那一條問題,為什麼 Philippe 一定要走過雙子塔?其實沒有為什麼,只是當我們問為什麼的時候,就是永遠不明白這件事對於他來說有怎樣的意義。

換個角度再說,很多人追求夢想,但追求的路上,或者正如 Robert Frost 的 “The Road Not Taken” 所說,“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這始終不是一條大路。或者,再現實地說,即或有人不是想登上聖母峰,又或攀越雙子塔,只是想過另類的生活──開間書局,打理一個農莊,不幫襯大地產商,不想當政府工,或者早就惹來很多人的質問。

關於我們不理解的理想,有時候應該安靜下來,不要認為有夢想的一方出了問題。或者,我們應該要問,為什麼我們不能理解?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