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創業,就像選了一部好電影

電影工作者,他們耗費大量的時間來締造兼具影像與聲音地產品,透過兩小時的放映,我們會看到藝術、文化、歷史、風情,它門逐一被放大,藉由編劇的筆尖、導演的攝影機、演員的舉手投足,將故事紀錄,進入剪輯室,再推進行銷階段,最後來到電影院的放映人手中,捲動了電影。

記得,有一位在電影院放映室工作的朋友,他跟我提起電影還沒有數位化時的各種辛勞,為了使電影如期放映,他們需要熬夜處理大量的底片,將不同的映帶連接於一起。當時能放映底片的數量不多,又於數家不同的戲院上映,此時便會有一位人員負責遞送映演用底片,而這種行為俗稱:跑片。

因為對影像的著迷所以選擇在放映室工作,因此我很好奇?既然著迷於影像,為何不拿起攝影機,拍攝自己的作品,他聽到之後,用一種我從來沒有聽過的堅信口氣跟我說:

電影涵蓋的範圍相當廣,對於影像著迷的狂熱者,大多都會選擇成為一名導演。沒錯,我曾經也試著拍攝自己想說的故事。然而,這或許自身的特質,我熱愛影像,卻認為攝影機很冰冷,數次嘗試捲動,捕捉腦海的故事、理想的畫面,幾次下來,我發現自己的影像存在非常嚴重的問題:我看不懂自己要說什麼。

但是腦海裡的故事卻是如此清晰,我試著寫劇本、我試著劃分鏡,甚至我自己進入畫面當起了演員,前前後後總共八個月。最後,我終於發現也向自己承認:我沒有天分,我無法將劇本轉化成畫面、我的畫面沒有人能理解,說起演技更是一句笑話,我知道自己不太可能成為在電影裡創作,我非常沮喪。

此時,他稍為撫平了情緒,向我娓娓道來:

後來,我沒落地一個人去電影院,單獨買票、單獨走入放映廳、單獨坐下、單獨享受電影。那是由電影小子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的《神鬼交鋒》結束後,回首看見一道強光,直接照射在大銀幕,我看著那道強光思考了許久,不是因為我不知道放映室,而是預見了自己在放映室,著迷地看著影像。

他看見我質疑又驚訝的表情,便急忙地說:

雖然這樣說不具說服力,但要不是因為史蒂芬‧史匹柏也不會展開我在放映室工作的歷程。從此我開始到處收集史蒂芬‧史匹柏的作品,對他的電影進行深入地研究,不惜看英文論文,深掘他的攝影機運動及鏡頭語言,使我越來越明白自己為何無法創作電影,因為我是一名觀眾,我很清楚我沒有導演的本領。

認清自己是觀眾相當困難,因為你必須學會不再欺騙自己,你必須認知自己天生就沒有的特質,史蒂芬‧史匹柏以《神鬼交鋒》讓我看見自己擁有什麼、自己沒有什麼。承認自己沒有的天賦就像發現身上的肌肉變成贅肉《神鬼交鋒》是一面誠實鏡像,打破了我給自己的美好畫面,沒有謊言的生活非常憂鬱,但現在──我比那時還要快樂。

既然不可能創作影像與聲音,但我能鑑賞影像與聲音。我的初衷與本質並沒有因此喪失或變調,而是相對放在更正確的地方,原本的贅肉再度轉換成肌肉,我不再對影像著迷,而是對影像狂熱,進入放映室,便進入屬於我的天堂。

他的故事不像成功的電影工作者,敘述自己的電影以及電影面臨的未來,不過他的故事是許多導演想拍攝的題材。聽完他的陳述,我非常想將他的歷程寫成一部劇本,然而卻給了我另一項啟發:不論你是誰,只要坐在放映廳你就是觀眾,不論你是導演、編劇、演員、影評人,都必須知道自己還擁有觀眾的身分。

我是一位觀眾,我是一位正在衝刺事業的觀眾,當時秉持一股熱忱創業,創業需要作的事情很清楚,也很有系統。我需要像個編劇思考,佈局事業的未來,規劃一系列的策略凸顯競爭力、我需要如同導演的敏感,將佈局與策略以最佳的方式呈現,創造企業識別,因此需要鮮明的代表,讓自己成為演員,透過戲劇化的行為,執行規劃好的事項。

然而,當我沉靜下來時,我總在思考自己的事業是否完成預期的成功,但這點不重要。雖然創業的成敗非常現實,但當你願意為事業東奔西走,即便財務困難也不願放棄時,如果創業是一部電影,至少你有一位觀眾喜歡你的電影,這位觀眾便是你自己,因為你選了一部好電影,才會目不轉睛地凝視、才會無法置身事外地欣賞它。

創業──就是一部好電影。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 screenwriterleo@gmail.com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