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認同感 藝術拉緊人與城市

「如果一個公共空間能跟藝術結合,那麼民眾置身於此就會產生不同的感受。比如一張有造型有故事的椅子跟一張普通椅子,坐起來感覺就不同,進一步對社區環境產生認同感,這是公共藝術最大功用。」蔚龍藝術總經理王玉齡指出,「認同感」會改變城市,且是一種良性循環,不是政令宣導能達到的。

如王玉齡所言,公共藝術把「藝術」濳移默化置入人們生活,都市景緻因而脫胎換骨,既提升民眾審美觀又以身為住民為榮。例如台北市公館地區知名的水源市場,興建於 1953 年,因為老舊以致漸趨沒落。後來透過以色列藝術大師亞科夫‧亞剛,創作大型公共藝術《水源之心》,令這幢大樓重新矗立市民眼前,改變大眾對傳統市場印象,成為公館地區耀眼地標。

藝術市場 買菜好高尚

王玉齡分析,如果當初只是把市場的內外牆磁磚換新,建物變乾浄但不會有什麼砰然感覺。然而透過藝術家之手,民眾只是在聽證會看到未來模型,眼睛就發亮,「計畫執行時,所有店家暫停營業 2 天配合工程進行。」該案完成後的確對整個環境起作用,「攤商自動打理環境,很多歐巴桑去買菜覺得蓋高尚,好像去美術館買菜,大家都很滿意。」

20150819105602_27653
水源市場以公共藝術的方式賦予全新的樣貌。(蔚龍提供)

另一例證是,台北當代藝術館於 2009 年開始改造從捷運中山站到雙連站之間的線型公園,在長達 800 公尺的地面空間,設置公共藝術作品。過去線型公園只有捷運機房,冷硬又髒亂,取得台北捷運公司同意後,針對在地文化及社區習性,設計具有故事性的公共藝術活化公園。

如作品《天生我材必有用》將原本龜兔賽跑的故事場變成兔子跟蝸牛比賽,傳達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寓意;藝術家李明道設計的《音響機器人BIGPOW》,曾被選為最有人氣公共藝術,民眾只要將音樂播放器連接到機器人胸前的耳機接頭,就能分享音樂,機器人的臉部還會隨音樂出現不同逗趣表情。

20150819105547_35146
中山線型公園《天生我材必有用》。

活潑城市 鬼域變殿堂

現在走過線型公園,可以看到親子指著兔子蝸牛說故事、年輕人聚在機器人邊聽音樂邊跳舞,或者上班族坐在樹下吃便當。民眾每天和這些公共藝術在一起,發現高高在上的藝術不但有用有趣,還會主動灑掃環境。

公共藝術也讓原本沉静的城市變得活潑。台北市萬華區 406 廣場曾經因為是台灣最大的「西本願寺」遺址讓人卻步,尤其廣場入夜後照明不足,被當地居民稱為「鬼域」。2010 年,當代館用藝術跟廢墟對話,策畫公共藝術展美化它、注入新色彩,包括邀請五月天樂團的機器人「變形 DNA」參展,吸引很多人到那邊野餐及觀光,原本荒敗場域搖身一變成為文化美學殿堂。

20150819105523_16713
五月天的變形金鋼參加萬華406廣場公共藝術展。

公共藝術除了改變民眾看城市的視角,也拉近鄰里距離。富邦藝術基金會策展的「粉樂町」以「無牆美術館」精神,推開一扇扇陌生的窗門,不但讓藝術品進駐寸土寸金的東區大街小店,也得到住戶同意藝術家在大樓牆面揮筆繪畫,藝文氣息紛飛在東區血拼空氣中。

20150819105448_91177
粉樂町打造無牆美術館概念。

觸發感動 才有歸屬感

「藝術不是用來美化環境,而是用來引發對話—跟自己或環境對話。」王玉齡說,現代人生活忙碌,樂乎無一片刻可以好好聆聽內心聲音,若城市有藝術品觸動人們深層感懷,會讓人喜歡上這個環境,有了歸屬感會更愛護環境。
20150819105505_65524
公共藝術是一種交互藝術,與自己對話、與環境對話也與歷史對話。

難怪。走進台北捷運信義線大安森林公園站,總會看到往來旅人放慢腳步,坐在下凹式庭園內休閒椅上,望著眼前那幾隻青蛙,有的仰躺荷花池、輕鬆翹著二郎腿;有的擺出俏皮 pose,站在易開罐瓶蓋上。也許蛙兒享受日光浴、沒空理你;也許扯著喉嚨是在說—「喂,你的心事我聽到了,全放進又肥又鼓的蛙肚裡,保密得很。」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