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疼

絢絢一手托著腮,一手無意識地按著鍵盤的上下鍵,無力地盯著螢幕。蟲子們調皮地在她的程式碼裡亂竄,重度近視的她卻一隻也抓不到。一股尿意從膀胱竄上腦部,她卻在此時隱約看到了幾隻蟲子們的蹤跡,但惱人的尿意催促著她丟下眼前的那堆蟲子們,直奔廁所。被丟下的蟲子們,暫時無法引起他人注意,竟然感到十分失落。絢絢回到電腦前,拿起放在螢幕右前方插著吸管的水瓶,攝取了 200 毫升的水份。左臉頰突然傳來了一陣劇痛,「林老師!」她忍不住發出驚呼。絢絢對這樣的劇痛並不感到陌生,她很熟悉地感知到這是從左後方牙根傳出的痛處。程式碼和蟲子們在她螢幕上跳起了令人暈眩並且反胃的大群舞,劇烈的牙疼似乎還哼著曲調為他們伴奏。

結束工作後,絢絢和蟲子們說了再見,騎機車回家了。由於牙疼得厲害,絢絢索性拿了兩顆冰塊含在嘴裡當做晚餐。兩顆冰塊實在無法緩解存在感強烈的疼痛,她抱著手機在床上一邊滑著臉書一邊打滾。滾了五分鐘後,囂張的痛楚越演越烈,逼得她眼淚直流,她把頭埋進枕頭裡大聲尖叫,並且順便擦乾眼淚。她起身拿出在中藥房買的小缽,將止痛藥磨碎後配著三百毫升的溫開水吞進肚子裡,回到床上繼續打滾。滾了兩小時後,疼痛暫時向睡意投降,放任絢絢帶著眼淚進入夢鄉。

早晨,鬧鐘響,天亮,窗外車聲哄㝫㝫,要上學的小朋友哇啦哇啦地大叫著。絢絢站起身來,刷牙洗臉,梳理像鳥窩般的短髮,換上 T-shirt 和格子襯衫,套上牛仔褲,綁好帆布鞋的鞋帶,抓起丟在一旁的背包。經過房門邊的全身鏡時,她猛然一撇鏡中的自己,左臉竟然腫得像個波蘿麵包那樣大,眼淚不爭氣反射地滴滴答答地落下。絢絢戴上口罩,穿上黃色的風衣外套,背好背包,戴上安全帽,跨上機車,出發去和蟲子們打交道。

絢絢隔著口罩托著腮,開機,打開 Xcode,但卻不顧蟲子們的呼喚,開始在網路上搜尋城裡口碑最好的牙醫,看了幾篇心得文之後,腦海裡不斷傳來牙醫鑽子令人發酸的聲音,她趕緊把所有關於治療牙齒的視窗都關掉,要跟蟲子們說聲:「早安,我們今天好好來玩場捉迷藏吧!」。她發現似乎有人動過她的程式碼,一切都有那麼一點不一樣。她在模擬器上執行後,竟然發現,蟲子們全都莫名其妙地不告而別。一頭霧水的絢絢被牙疼拉回了現實,流了幾滴眼淚後,她開始調整介面的動畫,和處理語音辨識的功能,過了八小時後,騎著機車回家。

今天的晚餐依然是兩顆冰塊,絢絢拿出缽,磨藥粉,上床打滾,累了,睡著。

早晨,鬧鐘響,天亮,牙疼拿著大搥子,狂打猛揍絢絢的左臉,用非常不貼心的方式叫她起床。絢絢走到浴室,看到鏡中自己的左臉從波蘿麵包,變成一顆排球那樣大。她一邊流著淚,一邊刷牙洗臉,梳理像鳥窩般的短髮,套上帆布鞋,抓了背包,跨上機車,胡亂地找了個離家最近的牙醫,拿下安全帽,停好機車。由於時間還早,牙醫還沒開門,她隨便揣測牙醫一定住在診所的樓上,她亂按了同一棟樓每一層的電鈴,終於有人來開門。

一個穿著粉紅色蓬裙洋裝,白色褲襪,有著紫色頭髮的女孩,探出頭來,問她要找誰。絢絢指著自己的臉頰,依依嗚嗚地比手話腳,讓女孩知道自己現在就必須見牙醫一面。女孩拉開鐵門,打開診所的燈,朝著屋裡大叫「爸爸!」抓著放在門邊的書包,穿上黑色瑪麗珍鞋,騎著腳踏車走了。一個約莫三十歲的大男生走到診所櫃檯,套上牙醫白袍,幫絢絢掛號,引著她到 X 光室拍了片子。片子什麼都看不出來,年輕的醫生請絢絢躺在牙醫手術椅上,打開燈,拿出漱口杯,裝滿水,請她先漱漱口。絢絢漱完口,回頭一看,醫生一手拿針筒,一手拿一把小鋸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麻醉針插入絢絢的手臂,絢絢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失去了意識。

絢絢睜開眼,非常害怕即將面對腥血淋淋的畫面,轉頭看到旁邊的檯子上放著她排球般大的臉頰,滲著非常淡的血水。年輕的醫生拿鏡子給絢絢,她從鏡中看到自己的左臉開了一個洞,邊緣非常完整,一滴血也沒流。洞裡面有一個非常舒適的房間,藍色牆壁,還有紫色天鵝絨窗簾,白色床鋪上,擺放著軟綿綿的被子和枕頭,床上睡著一個胖嘟嘟的小女孩。小女孩大約只有五公分高,全身的骨頭裹著一層厚厚軟軟的肉,一頭紅髮散落在白色枕頭上,呼吸非常規律,看來睡得正熟。年輕的醫生用大拇指和食指捏著小女孩的頭,將她從絢絢的臉裡面拎了出來,在空中甩了兩下,小女孩身上掉出了一堆發著光的英文字母和數字,便隨著字母和數字們消失了。

絢絢臉裡的空房,卻沒有因此消失,她戴上口罩,騎著機車去工作。開機,打開 Xcode,她發現,所有程式檔的檔案結構都還在,但裡面卻是一片空白,她急忙翻出了她的五個隨身碟,裡面的檔案全都像旅鼠般,成群結隊地去不知名的地方結束了生命。她抱著一絲希望打開模擬器,執行後卻無法編譯,連最後一道防線 GitHub也跟著潰堤了。她絕望地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情緒反應。

她脫下口罩,拿起桌上的糖果,放到臉上那個小房間裡面。

toothache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