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把我雙眼皮畫太深了

photo by Pudding Tsai

photo by Pudding Tsai

關於我們的聯展。

林貝多 & 黃錫鈞聯展 Bee & Hsi Joint exhibition「關於他們的旅行、故事、以及畫

曾經在墨爾本當了將近兩年的街頭人像畫家,而黃錫鈞在我的鼓勵下也在 2014 年來澳洲賣畫,發展彼此的藝術道路。現在我們回到台灣,在小南風咖啡館展覽。

我和黃錫鈞的畫風很不一樣,如果能多花一些時間觀看就可以辨別不同。容我導覽一下,黃錫鈞使用筆觸的方式非常細而豐富;而我是使用大量的水下去渲染;而我關注的是人的面貌本身,也就是人像,而黃錫鈞感興趣的則是如故事般的場景。如果還是不能辨別這之中的差別的話,更直接的分辨方法,就是可以注意我 們這次使用的畫框。他是使用澳洲進口的再生木框,而我的框是自行上色的,為了因應每個主角不一樣的個性。

為什麼我們會一起、還有用這種方式呈現聯展呢?其中一點,是我並不想要生硬地把我們的作品分開,因為那樣會比較像雙個展,而這次展覽的主題是想呈現我們這段人生階段的故事和情感,是屬於我們的共同經驗。第二:我們有著很不一樣的個性,但又有許多相似點;相較之下,我比較可以同時處理很多複雜多面向又 瑣碎的事,而他比較是可以安靜專一的追求一個目標,但我們又一樣敏感浪漫,並且追求一樣的藝術夢想,並且幾乎都長時間共存;就像我們的展,其實很準確地呈 現了我們兩個人的個性。第三:這展也呈現了我和黃錫鈞這段一起經歷過的時光,誰知道未來還有沒有機會和理由一起辦展?因此這對我們來說也將是一個珍貴的回憶。

IMG_7044

有人問我,這些人像是不是我在街上畫,沒有來拿畫的人?哈哈怎麼可能啦,這樣想的話,難道是一種報復方式嗎。這些人都是我認識的人,是在澳洲時,參與我生命光景的一些人,有看畫下方的敘述就可以知道我是認識他們的。我並沒有特別跟他們說我會畫他們,因為這些畫都是畫給我自己的,而因為是畫給自己,所以我並沒有賣畫的壓力。我也沒有預設他們發現自己成為畫中的主角會有些什麼想法。

我還有很多朋友想畫,但礙於事情實在是太多太雜了(我很會沒事找事做),也許是因為我心不定,我一直沒辦法安安靜靜地創作。對於我來說,創作一直是非常挑戰的。對臉皮薄但個性又很倔將的我來說,要能專心創作,要有錢能自行負擔畫具耗材,要有能安靜不受打擾的空間,要有足夠能夠我行我素的本錢, 要不會欠任何人情的壓力……要追求所愛之事,常常都要付上很多的代價,而沒經歷過的人更是難去想像。

IMG_7039

「當我說「未來」這個詞,第一音方出即成過去。」by 辛波絲卡

人生它是一直高速前進的,這是為什麼我想畫這些在我生命中出現過的人。沒有人是永永遠遠陪伴在自己身旁,而人生狀態也常常在改變,包括自己。我通常也不會特意地去維繫一段關係,而因為一直在異地生活的關係,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斷層更是顯而易見。

所以我想畫那些曾經出現過在我生命中的那些人,那些人與我曾經互動的光景,或他們曾經在我眼裡的模樣,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一點執著。

前幾天因為黃錫鈞的朋友要來看展,我就順道來了展場,在一旁用電腦處理一些瑣事。一個身影在玻璃窗外出現了,遲疑了一下,我私自揣測是因為他也沒意料我會在展場。他是我畫中主角之一:一個在澳洲與我相遇,對於藝術也有滿滿熱情的台灣男子。

在澳洲的那段時間,這位仁兄和我一起做了很多事情,像是成為墨爾本市區街上幾乎人人皆知的街頭藝人。我們曾經一起在街上打拼,一起分享今天的客人怎樣,哪個街頭藝人表演怎樣,一起畫畫,一起經歷,一起成長。他的作品曾經被高提耶的 MV 導演相中,進而相談合作的可能性;也被 TED,還有一些公家機關、像是維多利亞美術館的邀請活動讓他在各種場合揮灑他的表演藝術;而我除了生意接連不斷外,也常常成為被訪問的對象。那個時候有種希望無窮的感覺,好像我們繼續做下去,想像不到的好事榮耀都會接踵而來。

那時的感覺就像我們都是自由的,我們彼此陪伴,進行著我們的夢想,我們幾乎不用再去憂慮那些不屬於我們的煩惱。

如夢似幻的五個月過去了,他在 2013 年初被迫離開澳洲,主因是美術館簽證沒有處理好,三年內無法再入境。有時候,躺在床上睜開眼睛那一瞬間,意識逐漸恢復,會覺得醒著比睡著還要疲倦。從那天起,我就知道,那些美好的願景,只 會存在想像中。他不是那個可以繼續跟我一起走的人,我與他,就這樣硬生生地被分開。有一說法是,如果你和這個人有緣分,是要從彼此身上學到一些功課。就只有這樣嗎?

一兩年過去了。

今天他環繞完展場,來到我身旁拉開椅子,在我旁邊坐下來笑著說:「妳把我雙眼皮畫太深了。」

曾經無話不談的日子,有時候就是消失的無影無蹤,有時候甚至還會懷疑那也是我的人生的一部分嗎?現在他在旁邊對我來說,那種尷尬程度與不熟的人非得單獨共處一室不相上下,但我們曾經那麼好啊。也許是,即使愛的人已經完全不是記憶中的那個樣子,傷口復原的程度卻遠遠跟不上,痛苦的殘渣與靈魂攪拌一起。

後來他把我畫的畫像上傳到臉書,說這是一位畫家朋友畫的他。他的朋友問他:「那時的你在想些什麼?」他回應「我也忘了,但那時的我看起來蠻有自信。」

無論如何,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會過去的;會剩下的只有我的畫,畫中有個那個我曾記住的你。

[展覽]

展覽訊息,歡迎各位蒞臨參觀:

林貝多&黃錫鈞聯展 Bee & Hsi Joint exhibition
關於他們的旅行、故事、以及畫

展覽活動頁面: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845179838900486/
藝術家網站:www.lookingaround.today

分享會:2015年8月7日 星期五 7:30 pm (報名請填寫分享會報名頁
展期:2015年7月14日~8月8日
地點:小南風 Minami Zephyr
台北市大安區師大路68巷9號
(捷運台電大樓站3號出口)
週二至週六 12:00~18:00
週日不定休 電話02-23633138

粉絲專頁:Flying Bee’s Love Art Travel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