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驢子上看世界

在中東的日子,第一次媽媽能夠飛來看我。來到約旦的重頭戲就是那佩特拉。

佩特拉,傳說中的「玫瑰城」是因為岩石呈現淡暈的粉紅,雕刻出來的宮殿像玫瑰一樣精緻典雅。她曾是Nabatean 王國的首都,因位居交通要地,北通大馬士革,南經阿卡巴灣到印度洋和紅海,西面是加薩,東面的沙漠背後是波斯灣,因此紅極一時;隨者海上貿易的興盛,這條路上絲路也就遲暮沒落了。我先前一直以為只有那座雄偉的陵寢,直到親自走訪後,才發現那壯麗後,還有一片失落古城。

IMG_5672

明明是冷冽的一月天,約旦的太陽照得暖熱,我們漫步在 nabatean 時期的大道上。
凹凸不平的石子板路,沿路有不同的古老建築遺跡。羅馬劇場、馬賽克教堂⋯⋯等,一座紅極一時的重鎮,是如何被人遺棄,靜置在荒野乾谷中,千年後,人們漫步其中,遙想當時的絡繹不絕,心情多半是複雜帶點沈重,我不自主的鎖著眉。

「lady!lady!your drop something!」(小姐!你東西掉了!)
一個騎驢子貝督因男孩對我喊著,我轉身望著地板,什麼也沒有,我又看向他一臉困惑。
「you forget your smile!!」(你忘記你的笑容!) 我這才笑了出來。
他繼續說「要不要坐上我的法拉利?」一邊指著他的驢子。
我打「不用謝謝你,等一下吧!」我笑笑地拒絕。
古城雖大也走得累,卻想要一步一步的走,我們卻不想錯過任何其中。

IMG_8287

大道的盡頭是一條砂石路,前面群聚騎著駱駝、馬的貝督因男子。深邃如鷹的雙眼,加上貝督因的眼線,銳利的掃視客人獵物。我們一行四個人,媽媽腳也走累了,也剛好選批驢子馬或駝,算個經驗也省力氣。我負著翻譯導遊之身份,喬個好價錢。眼角瞄到剛剛的那孩子多了一個他哥哥,他對我揮手喊著「你剛剛說等一下的!現在正好騎驢子上去!」我把價錢砍得很好,半買半送;其他崎駿馬駱駝的大叔們,看這錢不划算,不如等下一群肥羊。於是我們就一行四個人騎著四匹驢和我們的小驢伕,搖搖晃晃上山去。

山路極陡,四匹驢的速度又不盡相同,那兩個男孩一人管兩匹,實在有點應付不暇,瞻前顧後前跑後追的,氣喘呼呼。我在驢上用阿文問著小男孩「你要不上來坐著吧!」他喘著回「no problem~!you stay there, good!」那阿拉伯口音逗著我心裡笑,覺得可愛。「你幾歲啦?英文學校教的?」我回過頭喊著,他在後面牽那鬧脾氣的驢,又跑又跳得再跟上來。「八歲,在這邊和大家學的!呿~呿~」他喘著回答我又忙著和驢下指令,我沒有再讓他為難。

IMG_0450

不久我們到了山頂,山頂又是另外一個陵寢,看似尚未完成後就被遺棄。沒有寶藏巖如此精細卻更大雄偉,乾枯枯的岩石卻有她奇形怪狀的美,散佈整個地平線,配上那青藍的天;說「屏氣凝神」就是指這個時候了吧,專注將此看的風景藏入腦袋的深層記憶區裡。

IMG_7566 IMG_7564 IMG_7560

我們待了近半個時辰,回到集驢處。火爐旁有其他驢伕馬夫,手握著暖暖的阿式紅茶,大家坐在那邊又聊又笑的!我又見到那個小男孩,手裡拿著一根枯枝,在旁揮來揮去揚起沙塵,另一隻手拿著小本子,嘴裡碎碎唸著背著東西。
我好奇地向他拿來一看,封面前寫著「簡單學英文」,我翻著裡面,一面大概分三列。左邊英文字,中間翻譯成阿文,左邊讀音阿文(像是我們用ㄅㄆㄇ去拼發音)。我笑了起來,想起我小時候也是這樣偷學英文,記是記得住,但是發音在母語人士聽來就有趣了。「小時候剛開始只賣明信片,大一點會了,我句子就在路上學呀,每天很多外國人,我都講英文,單字就自己學!才會有生意呀!」繼續揮著那枯枝,讓自己分點心來藏住那害羞。
我心血來潮拿著相機要他唱首歌,他唱著「她在唇上給我一個吻!mua~她在唇上給我一個吻!mua~」他又有點害羞的笑得起來,說這也是和別人學的。我想起他稍早叫我「小姐你掉了東西」而引起我注意,想必也是偷學的招數了。不知道他一週去學校到底時數多久,有沒有乖乖做作業,但在這世界遺產,這歷史遺跡中,這就是他的教室,世界各地的觀光客是他的老師,其他的同行讓他學習生存,他學會賺錢的地方,他從這裡認識世界。

天暗了,我們一行人搖搖晃晃的下山了。我們是他今天最後一批客人,我沒有付那跳樓超低價,按原本他開的價錢付給他;難說這多出來的錢能夠實質幫助他什麼,但是,想請他,就這樣,繼續用自己的方式,向來來去去的人潮、千變萬化的世界吸收,成長,茁壯。

 

歡迎參觀我的粉絲頁:《蹲點。奇慈飛》《蹲點阿拉伯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