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為本,隨身攜帶的裝置藝術

張永親作品

人總是有話要說,有些人訴諸言語,有些人以文代語,更有些人以創作代言,而這些以創作代言的人通常被稱為藝術家或創作者,但一句發言 (發文、創作),可以牽涉到的深度與廣度遠遠超過我們所想像。至於,作為觀眾的我們該如何解讀一件作品,許多時候我們依賴作品介紹上的文字訊息,但,更簡單的方式,卻是回到藝術家創作的背景脈絡,即能看清其中真諦。

菲比大學的工作檯

菲比大學時使用的工作檯

菲比大學讀的是流行設計經營系的「飾品設計組」,組上最重的學分群組是「金屬工藝」,對應的是基礎金工、進階金工、蠟雕鑄造、寶石鑲嵌、寶石學、珠寶設計表現技法…等課程。金工教室的座位數等於組上人數 ─ 30 人。第一次進入金工教室,助教讓我們依座號順序入座,自此人人有了自己對應的工作檯,而為控管工作檯使用狀態,我們不得變換座位,一開始,我對於這項規定沒有太喜歡(因為想和要好同學坐在一起),但在多次固定使用工作檯後,覺得這規定立意頗好,一方面,使用者被要求對自己的工作區域負責,另一方面也漸漸養成自己喜愛的小眉角,這概念可比擬為──唯有把新鞋穿出腳形後,這鞋,才真正成為好鞋。

張永親作品〈雪花〉

張永親〈雪花〉

史前時代,人類使用動物牙、石珠、蚌殼創作首飾;之後開始使用各類金屬、陸地上的石頭 ( 礦石,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寶石 ),水中物質 ( 珊瑚、珍珠 ),過去因採珠不易 ( 以明清文獻為例「永樂初,尚沒水取,多葬鯊魚腹」;「嘉靖八年,兩廣巡撫林富上書說:『五年采珠之役,死者五十餘人,而得珠僅八十兩。天下謂以人易珠,今日恐以人易珠亦不可得。』」),是時珍珠的價值極高,但對於喜愛閃耀風格的路易十四來說,這不夠亮的珍珠,怎能匹配太陽王的閃亮光輝呢?因此,太陽王捨棄當時被認為最珍貴的珍珠,轉而投向散發火彩的碳晶體懷抱,自此,鑽石地位大大提升,至今人們依然高度看重金剛石 ( 鑽石 ) 價值。十九世紀中期,塑料發明之初,因物以稀為貴之故,塑料曾取代寶石,位居高價珠寶之列。這段珠寶進程在我看來很有趣,原來「人」主掌了「制定珠寶之所以為貴」的仲裁權。

張永親飛舞系列作品〈 飛舞〉

張永親飛舞系列作品〈 飛舞〉

菲比一位從事珠寶設計的朋友 ─ 張永親 ( Yungchin CHANG ),她就使用了十九世紀最珍貴的材質──塑料進行創作,她說:

所有的藝術形式都應該不斷地回應時代,對我來說,藝術是思想的呈現與生命的實踐,我用作品說出生命中每一個片段和省思。

生在二十一世紀的我們,活在資本主義運作下的我們,從供應到消費歷經,我們被其中無數環節的把關關主精心設計,知名廣告詞「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在現代生活中,人人都擁比鑽石更恆久遠的「塑料」,如今,我們對塑料所投射的既有不值錢印象,以十九世紀的角度來看是不可思議 ( 塑料一度價高於黃金 ),如採礦者般不停製造各種塑料的現代人,在 1850 年應該各個富可敵國吧。而正是因為這樣有趣的衝突,讓張永親開始以塑料作為創作媒材。

張永親〈黑暗之中仍有光〉

張永親〈黑暗之中仍有光〉

非金工科班出身,讓張永親得以跳脫飾品既有框架。起初,她是為了以「身體裝置藝術」來陳述主體 ( 人 ) 故事,才開始以身體為創作場域,後因作品發生地 ( 身體 ) 的慣性認知,作品被人理解為「飾品」,而她自此亦相對被定義為「飾品設計師」。

張永親〈黑暗之中仍有光〉

張永親〈黑暗之中仍有光〉

因為期待作品能與人的身體產生更深連結,張永親花費了許多精神在思考箇中關係,以「黑暗中仍有光」頸飾為例,在製作時必須精確考量物件承重與其支點、曲度掌控、異材質結合。永親以詩意轉喻黑羽蝶為不安情緒,停駐在頸間,甚至自脊椎順延而下的黑羽蝶,似輕且重的竄動心緒,就這般附在人心與肩頭。

張永親〈黑暗之中仍有光〉

張永親〈黑暗之中仍有光〉

張永親〈黑暗之中仍有光〉

張永親〈黑暗之中仍有光〉

透過配戴者與觀賞者開展更多元的觀看角度,一直是張永親的期待,最近,永親在「大人物攝影展」中與施麗梅老師(春仔花創作者),共同創作新作〈春光〉,歡迎大家一同見證凝視凍結的景象,以及張永親跨時代、跨材質的創作思維。

張永親〈春光〉

張永親〈春光〉

張永親〈春光〉

大人物攝影展

展覽日期:2015.06.27 ~ 2015.07.19

展覽地點:臺北文創會所 ( 菸廠路 88 號,臺北文創大樓 14 樓)

張永親個人網站:http://www.yungchinchang.com/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