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白兔並不簡單

紅眼白兔,常常是許多人童年的共同經驗,但是不曉得為什麼,他們長大後竟然會成為令人感到錯愕的存在?我在兩年的拍攝資歷當中,有許多和人對談的機會,常常會遇上不同年齡、不同性別,就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人,居然可以用「一模一樣」的台詞和我描述,當初他所養的「小白兔」是如何長得跟狗一樣大,而且同時還用「一模一樣」誇張的肢體語言,比手畫腳表現其驚訝程度。

每次遇到這種事,我都覺得自己好像活在某種不真實的空間。什麼樣的謊言可以維持數十年,甚至幾乎讓人難以產生質疑,還以訛傳訛? 當然,還是許多人擁有著與「小白兔」快樂的相處回憶,但,看不到的是,更多的「大白兔」因此魂斷在飼主被商人受騙的期待落差當中,曾經如此徬徨、孤獨遊走於街頭、深山、荒野。每每想起便感到痛心無助。

我為了提昇棄兔的認養能見度,在作品上花費了不少心思,尤其是場景的選擇,跑遍台灣東西南北,幾乎是當婚攝在拍一樣。不過,偶有不如預期的時候,例如,到拍攝現場才發現背景雜物太多,或是中途飼主遲到、場勘時間有限的突發狀況。就像這張作品,因為沒有找到適合的花卉場景拍攝,只好選擇最沒創意的草皮拍攝。

當時確實有些無法發揮創意的失落感。但是,沒想到卻意外地捕捉到這個鏡頭:他正用鼻子頂著樹梢,而紅色的眼眸幽微地藏身於葉間,宛如熟成的樹果;右耳的裂傷,竟然與上頭缺角的樹葉相互呼應;陰影垂簾在他潔白的身軀,但臉龐又映照的淡淡的光彩。

我不知道這樣的神韻,該是被解讀為一種失落,還是對未來的再次期待?不過,在當下我確實是感到非常震撼的,深刻改變我對創作的要求與標準,不再是過分強調場景、配色或構圖如何讓主角更加亮眼,而是能否讓觀者領會到「欣賞每一個獨特生命之細膩美感」?

紅眼白兔長相單調,體積又大,那又如何?看你會不會欣賞而已。

 

文章同步發表於「Friend Rabbit 友愛兔」部落格
關注最新兔子攝影作品請至「Friend Rabbit 友愛兔攝影」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Photography 攝影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