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徽州

拍於去年秋天,樹葉飄零的季節。

器材:佳能 AE-1

又是秋風四起時。 我們有著千年不變的沉醉「美麗的往事總是過往」。

當夕陽西下徽顫的一頭白髮叢中飄散開輕輕的嘆息;當落葉滿天,草木搖落的一臉茫然上遍寫著淡淡的哀愁;當辛稼軒感到不識愁滋味;當我們愛上「相見不如懷念」——我們是在回憶裡失落了。

回憶是一種叫「過去」的小蟲屍體堆積而成的,在歲月的汪洋姿肆中被侵蝕,以千蒼百孔的憤怒之姿演繹生命的無限美好.於是長成了珊瑚,成就了極品,淪為生活大殿上極其緻雅的擺設。它讓人們勞勞的堅信自己依然擁有著什麼,還不曾泯然眾人,即使是在紛擾如斯的紅塵,仍能在午夜夢迴中低訴呢噥:我,曾遊蕩在希望的田野啊!

於是不經意間,從現實到廣告,我們徘徊在自己編織的笨拙的夢中:「曾有一段…..擺在我的面前,可我沒有珍惜,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很唯美,它的期限甚至是一萬年」!但是言辭的輝煌難掩其本質固有的蒼白;只是一種因為明知“如果”的不可能而自欺兼他欺的樂得大方的信誓旦旦。

於是在這樣的季節裡,我們只能重複著前人,重複著經典,重複著咀嚼曾經那不經意間揮霍的往日。於是我的耳邊就會輕輕蕩起三毛的那聲輕輕嘆息:永遠到底有多遠?

誰知道呢?也許掙扎只是為了讓每一天成為你生命中的永遠,為了在一個黃葉飄零的季節,不再惆悵!

1-2

1-3

1-4

1-5

515

616

713

812

915

1-1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