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桃上的黑貓與鹿俠

文|高子衿

圖|台北當代藝術館

城市是現代人生活的空間,除了建築、建設規畫之外,伴隨著財富和權力的集中,它更是新的社會、經濟和文化關係形成的場所,因而,除了承載著夢想追尋與文明成果之外,同時在這些真實生活於其中的個體身上,也承載了疏離、壓力以及失落。中國策展人崔燦燦以英國小說家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的名作《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為展覽之題,透過陸先銘與郭維國兩位藝術家風格迥異的作品視角,讓彷彿兩座相異的個體之城,勾勒出台灣 30 年之間社會、政治與經濟環境的變遷,以及在城市化和現代化的進程中所遭逢之省思,正如同在《雙城記》故事中,從梅尼特醫生(Dr. Alexandre Manette)的經歷為主線索,以法國大革命的經驗為借鑒,試圖對於當時社會矛盾日益加深的英國提出警告,進而連結了巴黎與倫敦兩大城市交織的歷史命運。

陸先銘│潛龍  複合媒材 222 x 286 cm 201101

1990 年代台灣的城市建設正迅速發展,高架化的道路系統從郊外擴展到都會地區,量體巨大的路橋橫越都市的地平面,進而重塑了都會的景觀,陸先銘在當時感受到這樣的時代發展,便以「路橋系列」聚焦這些昂然豎立的現代建築紀念碑,畫面上也刻意強化建設的宏偉與視覺強烈的張力。而相對於早期作品,三幅近作《雨後》、《歸》和《潛龍》則在描繪已成熟開發的城市,並直接採用不鏽鋼板取代畫布,發展出特殊的質感與光色效果,而畫面中輕輕提點出流動於城市之中的人物,因而在冰冷無情、急速奔騰的建設場景中,仍隱藏著人文關懷的溫度。大至城市變遷,陸先銘對於市井小民亦有細膩觀察,在 1998 年的畫作《一個長大的夢》中,首次出現近似象形文字的小人物,此次在台北當代藝術館的展覽中,便嘗試以這些擬人化造型創作貫穿樓層的超大型裝置《奔》,描述受到城市壓抑、不能主導自己心境,人們被迫不停向前或不斷向上爬升的社會現實情境。

郭維國每個時期的表現手法皆有所變化,例如早期成為個人的招牌風格,即是以自我形象入畫,但這些自畫像更多的是對於自我內在的省視,以及洞視人性中無所不在的慾望;自 2012 年之後,則開創了以角色扮裝為主的全新系列畫作,藝術家戴著動物頭套和穿著毛皮服裝,從被聚焦觀看的對象轉化至經由演員角色,以第三人稱的方式述說與個人情感記憶連結的故事。以繪畫見長的郭維國,早自 2006 年台北市立美術館個展時,便已開始醞釀雕塑創作,希望能夠更多元地呈現其作品觀念與面貌,本次在當代館的一系列立體雕塑,便為自我突破之試驗,高達四公尺的《2015-自塑像》一作,人面獸耳、炯炯有神地直視前方,崔燦燦指出,指涉主體思維和個性特質的大頭像,象徵「我們從這裡開始思考,也從這裡開始結束,它是幻想的起源之地,慾望的滋生之床,也是所有幻想破滅的伏筆。」

郭維國│月光下福祿雙俠的壽喜 油彩、畫布 200 x 150 cm 201302

此次雙個展另外值得一提之處,在於展覽並不以創作時間做為展示的線索,轉而對於館舍一、二樓走道空間進行了特殊規畫,例如一樓等距設置了鏡屏,鏡子將戶外景象映照入室內,又或是鏡子之間的相互照映,讓觀者實際體驗到在陸先銘作品中,所處理人與城市之間關係的那種人影幢幢、景物交錯的視覺效果;又或是二樓被改造為融合古典美學和儀式性的純白空間。兩者皆有助於觀者從這些猶如人生路程、精神旅程等甬道,進入藝術家追尋自我與不斷想像自我的歷程之中。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