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的救贖

黑話白話

大作家王爾德說過:「愚昧是最大的罪行。」
大作家馬克吐溫說過:「讓我們陷入困境的不是無知,而是看似正確的謬誤論斷。」
大科學家艾薩克牛頓說過:「我能計算天體運行的軌跡,但無法計算人類的瘋狂。」

所以大少爺西門慶說:「咱聞那西天佛祖,也不過要黃金鋪地;陰司十殿,也要些楮鏹營求。咱只消盡這家私廣為善事,就使強奸了嫦娥,和奸了織女,拐了許飛瓊,盜了西王母的女兒,也不減我潑天富貴。」

—————-

A 是個做銷售的,一般來說這樣的生活總容易陷入完整的循環,上班,八卦,想著吃什麼午餐,下班,要嘛跟朋友聚一下,又或是帶著便當回那蝸居去佐著韓劇或是娘娘姐姐叫的古裝大陸劇消化不良,然後看著自己明明辦了會籍卻鮮少走進的健身房嘆氣,接著就開始刷起了可以存放智慧的手機,畢竟科技始終都來自於人性。

重複的日子,不重複的人,但是都一個樣,A 老實說也是看淡了這樣的生活,這種平穩不也是一種微妙的幸福嗎──這都只是在看到信用卡帳單之前的想法而已,這個時候就會開始覺得人有兩顆腎就是一種備用錢囊的概念,來來回回了幾個月,包裝著自己看起來活的愜意,那跫音回響的巨大午夜空寂,即使是肉體也無法輕易填補。

好無聊,A 是這麼開始覺得的,隔壁櫃的姐姐為了掩蓋前兩天狂歡之後的宿醉黑眼圈,可能是還徹夜未歸,巍顫顫的睫毛邊上那顆眼屎也被上了隔離霜,還是那是一顆痘子? A這麼想著,臉上掛起的微笑充滿了職業性,內心裡開始累積又一天新的屎盆。

呼吸,深呼吸,一天有八萬六千四百秒,大約有二分之一都消耗在深呼吸上,躲著樓管敲著 LINE,A 一邊翻著白眼一邊碎念著剛剛被奧客洗臉的過程,得到的回覆要看當時奧客的一百種基巴方式哪裡有笑點,不然這些東西往往又是波瀾不驚一個恩喔唉可以帶過的插曲。

七種交友軟體上面刷出來的通知,讓存在感變的更真實,而彷彿規矩似的提問回文,讓每個特別的人都不再特別,然後總會想起那麼一句箴言:「兔子太寂寞會死掉的。」

A 不寂寞,孤獨,但不寂寞。

他很擅長自愉自樂。

奇情奇景在這世上載浮載沉,多如過江之鯽的別人的人生總是遠超乎幻想所能達到的極限,沒有最誇張只有更誇張,連號稱創意的鄉土劇有時候也不見得比狗血本身更加狗血,而總有人跟金大班一樣的普渡眾生,沒當成玉觀音多少也是尊肉身佈施的菩薩。

他們怎能,他們怎能。

A 對自己說過最多的話就是這麼幾句,然後驚詫然後擔憂,然後嫉妒然後艷羨,然後好像自己的生活是個海棉,什麼人事物都進來了也出去了,垢卻還在,然後越來越多。

那天他還站著櫃呢。
卻決定下班之後,讓自己才剛打完玻尿酸的蘋果肌,染上一點不自然的嫣紅,最後一次的被掏空。

—————-
大發明家托瑪斯愛迪生說:「如果你年輕時沒有學會思考,那就永遠學不會思考。」
大作家維克多雨果說:「誰虛度年華,青春就要褪色,生命就會拋棄他們。」
而大太監李蓮英說:「下面沒有了。」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People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