ㄇㄉ!33 個大學科系學生怒吼:過年不要再問我這問題了!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jPISMOT9P_Y[/youtube]

下周又是一年一度的農曆新年,除了又要被中國娃娃那首可怕的電子賀年歌(上方影片)轟炸腦細胞外,到那些一生中見不到幾次、稱呼睡了一覺馬上就忘、臉書上總是喜歡分享一些垃圾連結洗板的親戚長輩家拜年,大概是每個家庭必備的例行公事,而這些陌生的長輩們總愛與年輕世代們搏感(ㄓㄨㄤ)情(ㄕㄡˊ),所以你的耳邊八成會開始迴盪著這些問題:

甚麼時候要結婚啊?
畢業了嗎?
要不要念研究所?
之後要幹嘛?
有沒有交男女朋友?……

0a3105a6ab916c89e6818f74991d7ec0

(圖片來源:www.Joke.idv.tw

  • 不要問,很恐怖!

然而這些問題都是其次,身為一個 7 年級尾端、論文難產、從理工科系想不開轉換跑道至社會科學領域的小小魯蛇,深深對於「大學科系」這類的問題有所感觸,因為面對這些在傳統環境成長下的台灣長輩,除了對於科系具有優勝劣敗的刻板印象外,還很愛隨便幫人家的科系貼上標籤啊!

比方說,當大學時期說自己念的是電機時,親朋好友們眼神無不閃閃發光,然後十之八九一定會接上下列這幾句:

那你以後是不是要當科技新貴?

新貴派我吃過,但這幾年下來台灣科技人才過勞情況有增無減,工作壓力大到頭髮都禿了一半,有些人的肝指數飆升到不知道看不看的到明天的太陽,所以科技新貴又是三小?

沒想到當我走上傳播這條路後,這群長輩們對於科系的刻板印象更是有增無減:

電機系工作這麼多這麼好賺,為什麼要想不開念傳播?
喔,念傳播,那我以後可以在電視台看到你嗎?
你以後會當主播嗎?
你認識劉寶傑嗎?
你可以幫我要___的簽名嗎?

問題千篇一律到腦海中立刻閃過蔡依林的《呸》歌聲,眼白自動向上翻。

20141111003827

(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

對於咱們這行業不熟悉的人,總是以為「主播」好像是念新聞傳播的唯一出路,甚至認為主播是新聞傳播科系唯一有價值的工作。儘管你再三強調傳播的出路很多、業務範圍也很廣泛,但他們還是對你可能會「登上主播台」有所期待、幻想你字正腔圓念稿的模樣。

PTT 就有鄉民詢問「怎麼把各系的人激怒的八卦?」,回文的怨念異常深重,幾乎羅列了各科系最讓人想翻白眼的地雷問題:

[非理工科系]

音樂系>> 你家很有錢齁?
法律系>> 馬英九是你學長?
社工系>> 當志工可以賺錢嗎?
歷史系>> 出來要幹嘛?
特教系>> 教白癡教久了也會變白癡吧?
文資系>> 啊你們以後是要去修古蹟喔?
地理系>> 你們是看風水的喔?
心理系>> 那你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嗎?
政治系>> 你以後出來要幹嘛,選立委嗎?
經濟系>> 就是你們把台灣搞垮了!
中文系>> 這個字怎麼寫?
宗教系>> 以後出來要當主教還是要當道士?
交管系>> 你們是在指揮交通的嗎?
觀光系>> 你會帶團嗎?
體育系>> 是不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應日系>> 可以幫我翻譯日劇跟動漫嗎?
哲學系>> 你們上課都在算命嗎?
戲劇系>> 你以後要當明星喔?

[理工科系]

電機系>>你會修電腦喔?
資工系>>你會修電腦喔?
資管系>>你會修電腦喔?
電子系>>你會修電腦喔?
材料系>> 這材料是用甚麼做的?
通訊系>> 出來賣手機嗎?
數學系>> 怎麼算這麼慢?
中醫系>> 可以幫我把個脈嗎?
航太系>> 為什麼飛機會掉下來?
大氣系>> 你要當氣象主播喔?
化工系>> 以後要做炸彈喔?
環工系>> 是在學怎麼資源回收喔?
營建系>> 蓋房子很厲害喔?
森林系>> 你們畢業是要去砍樹喔?
機械系>> 你們出來都當黑手喔?

ohoh

身為一個曾經是電機系、電腦還是得扛去光華商場修理的人,每當這些問題降臨,除了在心中說出這句 OS 外,我也只能深表遺憾。

  • 文理開戰,喋喋不休

除了科系的偏見外,隨著上一代灌輸的恩怨情仇,文組、理組對彼此的怨念之深,在 PTT 八卦板上開戰的頻率有如東漢末年分三國,烽火連天不休:(請搭配林俊傑歌聲)

PTT-1024x475

就算我們明白一個社會的運作在各種專業上均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但「科系」與「類組」這回事,似乎早就被功利主義的主流價值觀、以及台灣過度偏向科技業的畸形產業政策所定義:哪些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哪些會賺錢、哪些不會賺錢;哪些工作機會多、哪些在就業市場較為冷門……

於是我們認為自然組工作多、社會組賺太少;念歷史就是要考古、念外文就要當翻譯;念機械就是修東西、念護理只能當護理師;考上台大就會有好的人生、而讀師大就是要當老師。這些根深蒂固的意識形態影響了我們,更讓長輩不斷左右下一代在求學過程時的選擇,所謂的「適性發展」終究還是要「向錢看齊」,硬是挑選一個不符合自己的科系來滿足上一輩的期許與虛榮心。

我話說得很白,因為我就是這麼走過來,從人人稱羨的理工科系,轉到一個被旁人視為旁門左道的傳播領域。

跨了這麼大的鴻溝,通算下來有得有失,雖然可能沒有科技業那般華麗的薪水與年終、雖然地位低到往往被鄉民嗆「妓者來抄啊」,但傳播領域的工作經驗豐富程度可能是很多人一輩子都無法體驗到的,而這點對於喜歡與人親近、熱愛關注社會百態的我更是十分享受。

換句話說,如果一個科系、領域優劣只能用薪資多寡來論定,那全台灣大概有 8 成的大學系所都要因此淘汰。

當年夜飯時又被長輩搭訕詢問腦殘科系問題,或是發現 PTT 酸民們又為了自己所唸的科系開戰,不妨先別翻白眼,大方一點用自己的專業來破除這些流傳許久的科系偏見吧。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