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食物的主人?來去「南澳自然田」吃頓工人餐找答案

換工食堂─在這裡,旅人與「友善食物」相遇

image332餐桌上,你是否曾經看著碗內的米飯思忖著,這一粒粒米飯,是誰將他種下?誰收成他?上游在哪裡?而下游又經轉了幾雙手?最後落在你的碗中,進到你的口中。

換工食堂─在這裡,旅人與「友善食物」相遇
image333隱身在宜蘭南澳車站附近,一戶平房門頭掛著一只小小的木頭招牌寫著─「南澳自然田‧打工換宿」,也可以稱它「換工食堂」。
image334食堂主人阿江哥(陳昌江),正是南澳自然田的推手,很難想像這戶不甚起眼的小屋房,每年都有川流不息的背包客與來自世界的地的旅人,遠道而來搶當”工人”以換得在此睡上幾宿,旅人們的共同目的不是為了省下旅費,而是為了在此遇見「真實的食物」,並用自己一雙手種下它。
image335來到這裡,旅人成了工人,一周上工 6 天,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種田、煮飯與打掃的規律作息,住在這裡最常聽見火車鏗鏘的行進聲以及蟲鳴鳥叫,旅人們可以回歸最自然恬淡的鄉間生活,而城市的紛擾喧囂與這裡無關。
image336阿江哥笑著說,到南澳自然田打工換宿的有三種人:「失戀、失業、失去人生方向」,雖嘴上說的笑話,但不禁會想,如果有天想將自己的生活歸零,這裡確實能讓人回到原點與最初,而道理可以從這裡種出的一把菜領悟。
image337阿江哥正在進行一場無聲的「綠色革命」,他感概,孩提時代整個田園溪溝都是他的遊戲場,不消數年時間,為了經濟起飛,土地被快速開發;為了收益,農民大量施肥噴藥,一畝畝田地中央蓋起了突兀詭異的透天樓、水溝是剩汙水流、原本一望無際的田野,突然被噴吐煙霧的怪獸廠房入侵佇足,是的,農田依然還在,但多了化肥及我們看不見的汙染,而在大魚吃小魚的經濟鏈下,誰賺了?誰又吃虧了?我們吃在嘴裡,了然於心。
image338因著許多看不見的農業問題在人們的眼皮底下不斷發生,阿江哥毅然決然的離開大城市,到了南澳找一塊田,開始推動「契作代耕」運動,也就是主張消費者自己將入口的食物都「直接找農夫種」,直接與上游購買,跳過中、下游,也等於跳過許多雙隱形黑手,少了我們看不見的添加與多餘的包裝,更多的是一份安心與對環境的關懷,「量產清淨食物量產清淨土地」,因此每個人在消費的瞬間,就已經是在替未來做決定了。
image339阿江哥更主張「自然農法」,過去種田為了獲得好收成,便會施肥、灑藥驅蟲,但無形之中已經造成土壤的破壞與負擔,農產品被化學藥劑附著,此題怎解?那就回到萬物的根本吧!只要有陽光、雨水、天然氮肥,作物自然就會生長,不除草、不施肥、不灑藥,它還是能活得好好的已達成土地的永續。

從一粒米 領悟人生道理

來去鄉下!看山觀海輕騎車
image340到了南澳玩什麼?什麼都不能玩,但什麼都好玩,踩上單車在田間,沒有制式的路線,自在的四處翱翔吧!
image341踏著單車一眼望去都是成片成層的花田,翠綠的田野綴上黃色的向日葵、紫色粉色的波斯菊。image342經過民宅小巷子,能看見正在打瞌睡的小貓,再向神祕海灘騎去,站在墨黑色的沙灘上,看著陣陣海浪層層推波,海的浪潮聲、舔嘗風中的海鹹味道,此時此刻,你是自由的。
image343image344
搭伙吃一頓工人餐 跟火車打招呼
image345中午時間,換工的旅人都要煮飯料理,所用食材全都是自己親手栽種,或是來自於附近農民、漁村,吃在地、食當季,這時節收成什麼餐桌上就有什麼,新鮮現做也可以品味到食物的純粹原味。
image346每一道菜從摘採到上桌,都是真真實實的。
image347就在與工人們一同享用午餐之時,鐵路駛來火車,放慢了車速,視線穿透車窗可以看見旅客們的面容,大家一手拿碗,另一隻拿著筷子的手,自然的舉向空中,面對火車裡的旅客揮手招呼,有趣的事情發生了,火車裡的乘客們也滿溢著笑容,向大家揮手回應,這一切都發生得好自然,吃飽飯後自己的碗筷,自己洗,這裡沒有千金也沒媽寶,每個人都一樣,尊重萬物、食物與人們。
image348在這裡,每件事都是真實而自然的,也許你現在「失戀、失業、失去人生方向」,也許你是煩膩了城市的快速腳步,又或者你開始不信任餐桌上的食物,但我們總要相信,人心是自由的、身體是自由的,全都由自我意識及選擇主宰生活與未來,在南澳自然田,我們從食物領悟到人生。
image349
南澳自然田
ADD:27241宜蘭縣南澳鄉南澳村蘇花路二段427巷13號
TEL:(03) 998-2183
南澳自然田網站:http://ajnaturefarming.blogspot.tw/

Editor│Sheila Hsu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