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昌的人生哲學課,一一

「一一」以喜事開場,以喪事作終,一部電影也象徵著人生中的生老病死,透過社會最基本的家庭單位,探討人生不同階段的迷惘與領悟,也從不同年齡、角度切入對生命的不同解讀。

本片沖淡了以往具有時代性的,那股「楊德昌的台北」氣息,保留了楊德昌的寫實風格,讓這個家庭跨越了文化隔閡,成了全球化的大城市裡所有中產階級家庭的縮影。這個家庭所擁有的煩惱無異於生活在倫敦、紐約的人們,青春期的少女一樣為愛困擾,父母一樣會為錢煩惱,一樣會有中年危機,一樣會對生命迷惘。在電影中,每個角色所拋出來的課題,沒有一個人可以真正解答,只得在人生經歷中自行領悟。

yi-yi-city

高中生婷婷迴盪於友情與愛戀之間,她透過友情看見了初戀的美好,也看到自己對愛情的嚮往與渴望,卻落入了愛情的盲點。她看不穿對方的真實心意,看不見愛情所帶來,報復與佔有慾的黑暗面。正直壯年的阿弟經過社會冷暖洗禮,「媽,我現在很有錢了,好多人都來跟我借錢。」電影中,阿弟開口閉口都是錢,看不到慾望以外的精神層面,正是他最大的盲點。NJ的妻子敏敏透過母親發現了自己精神生活的匱乏;NJ則是藉由職場同事的短視與日本友人的自省,回顧起人生原有的可能。中年危機不是無藥可解,「一一」將父女兩段初戀平行剪接非常精采,這頭是女兒正在萌芽的青澀初戀,那頭是父親已逝去的初戀重逢,NJ因為過往的遺憾,對人生有了新的體悟,「本來以為我再活一次的話,也許會有什麼不一樣……結果還是差不多,沒有什麼不同。」縱然不是什麼解藥,但心態已然改變。

yiyi

全片最有趣的,莫過於作為「啟蒙者」角色的竟是最年輕的洋洋。洋洋就像是個哲學家那樣常保好奇心,他作為「啟蒙者」,正是因為他看見了自己的不足,所以也希望能讓別人看見自己的不足。「我要去告訴別人他們不知道的事,給別人看他們看不到的東西,我想這樣一定天天都很好玩。」在電影中,擔任智者角色的卻是最安靜的人,婆婆從頭到尾沒有任何台詞,卻啟發了家人們的不同體悟。

沒有華麗的運鏡或花俏的敘事手法,觀看「一一」,像是閱讀人生,總會嚐到戀愛的美麗苦澀,也會為明日將來臨的迷惘不安,對過去已逝去的感到懊悔失落。看過「一一」,彷彿是用別人的身體多活了一回,也像是用自己的身體少活了一回。

By 反覆分心。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Life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