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在農莊》(Tom à la ferme)—— 人性幽微間的擺盪與矛盾

加拿大導演札維耶・多藍(Xavier Dolan)的第四部作品《湯姆在農莊》(Tom à la ferme,2013)看似詭譎變態,充斥非於常人的驚悚心理,但實質上他操弄的都是你我內心幽微處隱隱擺盪與抵距的矛盾,只是透過戲劇加以扭曲化地投射。

在電影當中,每個人幾乎都上演著自我抗辯與衝撞的內心交戰,徘徊在兩極的矛盾灰暗間,找尋、撲空、退縮、迎望。簡單來說,人性的矛盾無法單憑理智就得以爬梳,摻雜的是時空、是歷往是今昔、是愛恨惡懼、是潛意識是深層欲望也是夢境、是一舉一動、更是你我他。矛盾始終會是生命中各種命題之永存,難解。

 

vlcsnap-2014-11-09-15h03m32s154

 

湯姆(Tom,Xavier Dolan 飾)死去的男友阿吉(吉翁)與他的哥哥法蘭斯(Francis,Pierre-Yves Cardinal 飾),都在該扮演家庭人倫下的好兒子與面對真實的自己間猶疑,只是前者選擇出走,拋卻一切破繭而飛;後者選擇留下,甘願作繭自縛。法蘭斯的矛盾,更因為他的選擇,導致在愛/恨母親間瘋狂激盪,既病態地想要保護母親不被兒子是同性戀的真相打擊,創造虛浮的美麗幻想,又無法克制產生希望她消失人世間,好得以自由翱翔的念頭。

 

Tom-At-The-Farm-II

 

或許也是法蘭斯這樣壓抑,導致他常常表現出暴力變態的言行舉止,也造就全片戲劇化甚至本該荒謬卻合理的種種橋段——他對湯姆「肢體虐待」與「情感愛撫」的反差、反覆。法蘭斯對湯姆既有敵意又被吸引,既恨又愛。敵意來自湯姆對阿吉性向這個白色謊言泡沫戳破具有極大的威脅,恨來自他未能像湯姆像阿吉一樣做個遠離保守農村的自由戀愛者,然而他卻又對湯姆被征服的乖順有了溺戀,對他有了模糊的情慾,或是只是單純想控制、想征服這個跟他一樣活生生的男同性戀。總之,湯姆是他在這個困住他的豬籠草裡,久久才捕捉到的一尾小蟲,得以作伴甚至嬉鬧,他不願放走他,卻也做不到呵護安撫。

 

TOM A LA FERME PHOTO5

 

法蘭斯與阿吉的母親阿佳(Agathe,Lise Roy 飾),同樣也顯露了抵距的矛盾。一方面,她想要釐清兒子為什麼從不回家、為什麼會過世;一方面,她又不肯面對真相,始終逡巡在邊緣,害怕一碰觸核心就會崩解。十之八九她早就心裡有數兒子的性向,但總故意欺騙自己、說服自己再度落入法蘭斯的謊言泡沫,然後又矛盾且小心翼翼地欲誘使他人來戳破,不肯自己下手。便是這樣積累下來的避而不談,當她目睹法蘭斯跟湯姆齊舞,甚至聽到法蘭斯的長篇大論,依舊選擇以若無其事來假裝一切完好如初。然而,事實中將攤在眼前,當電影步入尾聲,我們也看到了幻象與催眠搖搖欲墜終至崩垮的折磨。

 

tumblr_n6hz0yZGQz1r79dm6o7_1280

 

主角湯姆的矛盾,則更隱晦、更幽微,甚至更扭曲。起初,是他希望讓自己與阿吉的關係能夠在阿吉家人面前明白交代,但隨後又顧及維繫一個家庭和諧或是母子情誼,甚至是想保護自己愛人的家人,因而前前後後擺盪了好幾次。再來,他掙扎於慾望與理性,除了完美肉體的吸引,更有身心被虐的享受,猶如斯德哥摩爾症候群,又猶如SM,抵拒生理疼痛與死亡威脅。或許,矛盾更存在於對舊愛的真實情感,與對眼前不知是愛、是渴望、是畏懼、是同情、是寂寞的留戀。湯姆願意留在法蘭斯身邊究竟是同情還是性慾?而他的揚長而去又是因為生物生存的本能,還是害怕悖離人性幽微間的道德倫理?

 

Xavier Dolan in Tom at the Farm

 

矛盾,永遠是人性面對命題的疑難,但也因為矛盾之複雜糾結,證明我們富有的是情感、是思想。多重多角多向而非單面或僅止二元,這就是人吧?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Life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