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和人生一樣,不會總是完美演出

離開柏克萊後,我獨自踏上了美國東西岸及阿拉斯加州的背包客旅行,我前往的第一個城市是奧瑞岡州的波特蘭(Portland, Oregon)。

室友曾經對我這麼說:「妳為什麼會想去波特蘭?我是說那是一個『很妙』的城市。」

 

一張美國地圖和一個失而復得的夢想

我與這城市的緣份要從2013年說起,當時因為一個小風暴,我被迫放棄了到英國求學的夢想。而這個夢想,是從高中就開始計劃,並在大學按部就班實踐。然而人生裡,計劃總有感不上變化的時候,最後我能做的只有:

英國研究所

那年七月的時候,在奧瑞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實習交換的同學回到台灣,我們聚在一起,她分享了在美國許多有趣的文化差異、教育上的獨特觀點,還有她在奧瑞岡的寄宿家庭生活。然後,她拿出一張美國地圖送給我。

不知道那張地圖帶有什麼魔力,還是身邊的人正能量太強,我在半年內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迎來了更好的機會,也去了更好的學校。

因此,我對奧瑞岡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Host Family 初體驗

由於我抵達PDX時還是暑假旺季,青年旅館幾乎都沒有空床位,所以我在一個知名度很高的網站找了 host 。我們起初在期末考周通過inbox連絡了幾次,我感覺這位host應該是位不錯的人,安全上應該沒什麼問題。

也因此,我婉拒了當地朋友的熱情邀約,決定嚐試一次「住當地人的家」是什麼感覺,也想體會真正的美國人生活。

好不容易抵達地址上波特蘭西南區一個不起眼的住宅區,這個host 是一位約莫四十歲的金髮藍眼白人婦女,一個人住,養了一隻黑色的拉布拉多。

一開始,我覺得一切都非常正常,她非常熱情的和我打招呼,簡單的聊一下彼此的背景後,她自稱自己是來自加州灣區。但奇怪的是,我所提到的灣區事物,她似乎一無所知。

我當時只覺得她或許搬來波特蘭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沒有多想。可是往後的幾天,我們開始越來越少有交集,她約莫六點到家,而我每天回來已經八點。當我到家時,她總是關著房門在看懸疑連續劇。房間裡不時傳來詭異的配樂,說真的,內心還真不是普通的毛。

偶爾她會走到廚房拿杯水,如果剛好相遇,她依然會問我今天過得如何,只是我漸漸發現她的話語裡總是會刻意強調自己灣區人的身分。

最離譜的是有一晚,明明我們的房間只隔著一個走道,但她卻傳簡訊問我最後一天何時能離開。

我沒有忘記我找host family的初衷,也想要有更多開口說英文的機會,於是我自做聰明想了個辦法-坐在餐桌吃晚餐,如果她經過,我們至少能搭上幾句話。

只是沒想到我這樣的想法竟然被曲解。當我離開波特蘭,我發現她在該網站給了一些負面的評價,內容帶有種族歧視意味,卻巧妙的避免用到相關字眼。

「這次很特別地接待一位來自『臺灣』的女孩,果不其然地我們面臨非常多的『文化挑戰』……。」

而她所謂的文化挑戰竟然是指,我坐在餐桌吃晚餐,代表我侵佔了該區域,讓她不能使用。

看完我心中只有:「冤枉啊!我多麼希望她能坐下來和我聊聊天,而她明明當時就坐在我旁邊,並沒有特別反應什麼啊!」

 

 

這個住宿經驗讓我學到最多的,依然是心理學的應用

遺憾的是,該網站的原則是,要看對方的評價必須先給對方評價。在不知道她對我的負面評價之前,我對整趟波特蘭旅行,感覺非常良好,即便我當時覺得她有些冷漠、不喜與客人互動,我仍然給了她不錯的評價。

因此,當我看到她給我的評價如此時,臉全綠了。

這時我突然想起柏克萊學過的心理學:東方人評價事物,無論心中覺得好與壞,都會給一個中庸的評價。例如:你明明不喜歡某個人,但當別人問起這個人的如何時,你可能會說:『還OK啊!』

但相反的,西方人評價事物,會走向極端。比如:某人一早打翻了一杯咖啡,花時間清理而遲到,你問他今天如何,他很可能會告訴你:『糟透了!』

 

旅行中的情緒管理課:相信未來更好還是給對方教訓?

看到這種評價,既無奈又生氣的我,有沒有採取任何手段?

答案是:「有」。

我心中立即有了一堆Plan A, B, C…….,甚至萌生了要寫信給這家網站反應不實評價、東西方人評價習慣不同所衍生的不公平問題。

不過我很慶幸的是,在我採取行動之前,我選擇打電話給台灣的好朋友聊聊對這件事的看法。

 

「她當下沒有跟妳反應她不高興?那妳有問過她能不能使用餐桌嗎?」朋友的一句話突破了盲點。

 

『痾……沒有。』電話一端的我說

 

「那就對了,在我看來這只是一個雙方沒有好好溝通造成的誤會。」

 

朋友的話,頓時讓氣頭上的我態度軟了下來。也讓我覺得後面還有這麼長的旅行,如果要一路處理這件事肯定很累,情緒也會一直被牽著走,不如就當成繳一次很貴的學費吧!因為我不也體會到「當地人」的想法了嗎?

 

 別讓一次「不夠好」的經驗,影響了你對所有事的看法

我不是聖人,雖然現在能將這樣的經驗完整寫出來,但我當時其實也是耿耿於懷一段時間。每當我想到「波特蘭」,無可避免地就會想起這件事。

但事實上,我在波特蘭去了許多有當地特色的地方,像是農夫市集、封街舉辦的街頭演奏會。

Farmer's Family Market

Farmer’s Family Market

Kids' Car Race

Kids’ Car Race

Powell's Books

Powell’s Books

也一個人開車去看了許多不可思議的美景,像是蒙特諾馬峰瀑布(Multnoma Falls)、哥倫比亞河谷(Vista House)。

Vista House

Vista House

Columbia River Gorge Portland

Columbia River Gorge Portland

去了全世界最大的實體書店-包威爾獨立書店(Powell’s Books)、Nike 旗艦店( Nike 是奧瑞岡發跡)、先鋒廣場(Pioneer’s Square)、波特蘭空中纜車(Portland Aerial Tram),吃了巫毒娃娃甜甜圈(Voodoo Doughnut)。

Pioneer's Square Portland

Pioneer’s Square Portland

Melting Voodoo Doughnut

Melting Voodoo Doughnut

Voodoo Doughnut China Town Portland

Voodoo Doughnut China Town Portland

最重要的,在波特蘭,是我第一次去豪宅區做客,我從來沒看過那麼大、那麼美的房子。我又驚又喜,卻也戰戰兢兢,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拿出手機拍照。

 

旅行和人生一樣,不會總是完美演出

後來想想,旅行和人生一樣,不會總是完美演出。但即使是不完美的旅行與人生,我們還是能從中找到樂趣和價值。

有機會到比host家地坪8倍大的豪宅裡做客,和成功人士一同用餐、聆聽奮鬥史,這樣的我已經非常幸運了。

我相信十年之後再來看這一段,會有不同想法。

The Sitting Couple at the Pioneer's Square

The Sitting Couple at the Pioneer’s Square

室友說的沒錯。

波特蘭確實是一個很妙的城市,即使誤會,依然美麗。

The view of Portland City from Aerial Tram Station

The view of Portland City from Aerial Tram Station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攝影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