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iration profonde

pollution_1

不知道是感冒未癒,大雨,還是午餐的鍋裡出現一隻小蟑螂的關係,使得下午的精神又陷入微微昏沈。皮膚和眨起結膜炎的右眼一樣黏膩,扁塌的的鼻梁撐著眼鏡讓它不至於阻礙呼吸。我想起那個嚴重空氣污染的週末,霧霾模糊市景,朦朧了鐵塔,藏匿了聖心堂。那時剛好是櫻花盛開的季節,花色透過薄霧,將巴黎暈成一片粉紅。我們不在乎微細懸浮粒子的濃度高達幾克,只在乎公共交通會持續免費到哪天,帶我們到最遠的花園宮殿。友人說,污染的粒子在大氣的某一層中漂浮,大家都會沒事;那個週末,粒子已經漂浮到更上層了,就要管制。聽完他的話我才覺得,原來世界被一個僥倖的心態籠罩,每個生物都被要求像那些微細懸浮粒子般,在足以生存的範圍內游移。於是這些城市們不斷逼迫我調整自己的濃度,即使那些格格不入的細節有好幾次都讓我幾乎窒息,我仍會捂著胸口,趁快樂發生的時候用力呼吸。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