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YMPUS DIGITAL CAMERA
Feb.11.2014

主題故事 跨界設計新浪潮:張騰遠

「重新洗牌,打破邏輯,將所有的事情變成我說了算,我就不用顧慮現有的符號性或既定規範」

前年曾經在信義誠品看過一個展覽,雖然只是為了等朋友打發時間才走了進去,但現在想起卻很慶幸朋友遲到的30分鐘,在這不長不短的30分鐘裡,讓我明白原來不是艱深難懂的創作才稱為藝術,當時牆上有幅畫,畫中有兩個穿著白袍的鸚鵡拿著望遠鏡在看一個在爆炸冒煙的東西,當時我還不太了解這是想傳達什麼,也不知道這是誰畫的,直到最近在一些書店刊物裡又看到這隻白袍鸚鵡,挑起了我當時看到那幅畫的記憶,原來這個藝術家叫張騰遠,壓根也沒想到當時根本看不懂畫的我,在一年後的今天會有機會專訪他。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插花試驗Flower arrangement testing,120x90cm,acrylic on canvas,2013

新銳藝術家/張騰遠   複眼藝術/陳曉然

Hi’Matisse:介紹一下你的創作風格及擅長的媒材運用

張騰遠:我使用的媒材大都是平面繪畫跟動畫的裝置作配合,每一次的個展都會使用這兩種主要的媒材去作個展的規劃及呈現,因為我覺得結合這兩種材料是最能豐富的完整表達出我的創作。我的動畫都是運用投影的方式來作展出,最近這一年半我以鸚鵡人來做整個創作的脈絡和發展,主要是以一個從未來看現在,對地球完全陌生的角度及不一樣的視野來觀察我們現在的生活,以往我的創作都是以觀察為主,於是作了許多跟眼睛有關的動畫裝置,當時我模擬了望遠鏡的視野、美少女的眼睛的視野或是昆蟲的複眼去看世界,拋開我們原本的角度,透過不同的觀察條件去體會這個世界。

Hi’Matisse:通常你創作的靈感都如何獲得以及遇到瓶頸都如何破解?

張騰遠:其實我創作的靈感很簡單,主要都是從日常生活來取材,我喜歡看一些像百科圖鑑那類的書籍,另外我對奇摩新聞也很感興趣,因為它很荒謬,它首頁都不會報你應該關心的新聞,當你想知道某些新聞內容,就必須透過很多新聞的延伸閱讀才能獲得,而越點越進去越容易發現,社會上一些邊邊角角很新奇的新聞,對我來說這是一種社會百科或圖鑑,因為他們歸類出很多社會上有趣又荒謬的事物。

關於瓶頸,其實我不太有這個狀況發生,因為我避免讓創作變成抒發心情的管道,因為要是有一天你的情緒抒發完了,你就會變得無法創作,而是要將創作視為一段過程,所以我一直很理性的在面對這個過程。

Hi’Matisse:你的作品常用平面的繪畫還有動畫裝置來表現,未來是否有考慮加入其他素材來創作?

張騰遠:我有思考要作雕塑,是以陶瓷的方式,有點像金門高粱那種很有趣的瓶身雕塑的感覺,因為現階段我的創作是鸚鵡人來地球考古,我就在想那下一階段他們考古之後,是不是可以從地球帶一些什麼回去他們的星球作為紀念品,就像我們去日本會帶東洋風的紀念品,那鸚鵡人也可以帶地球風的紀念品,或是在地球看到的特殊景像,到他們的星球轉變成具有地球風的商品,例如酒或…之類。

Hi’Matisse:藝術家藉由大小展覽增加自己的能見度,吸引買家購買畫作,你認為大家對新銳藝術家的作品採購上,這市場是趨漸成熟的嗎?

陳曉然:關於銷售的部分,還是會交給畫廊來當中間的媒介,來幫新銳藝術家作一個完整的規劃和操作,那現在的藝術市場對新銳藝術家是有機會的,因為對藏家群來說,他們對於新銳藝術家的創作是感興趣的,就目前的銷售狀況看來是不錯的。

Hi’Matisse:你的創作都是以一個比較特殊的角度來進行,像之前的[眼球試驗部]到最近的[鸚鵡人的地球觀察報告],透過文字說明在來看作品,都能發現這些都是各有其含意的,是不是可以分享你每次進行創作時候的思考邏輯?

張騰遠:就[眼球試驗部]來講的話,我是以超高倍速的望遠鏡,透過視窗不斷的深入裡頭的畫面,然後過程搭配鋼琴古典樂,這個創作我想表達的是一個身體感的消除,動畫的開始是不斷的在深入一個場景,當你的視野很專注的在看,感覺自己看進去了那個場景後,看到一個明確的物件,接著畫面便開始轉動,但本身畫面倒轉這件事是望遠鏡辦不到的,換言之動畫的前半段你感覺到你的身體是透過望遠鏡在觀察一個場景,你已經習慣的透過視窗看一個不斷深入的畫面,但你看到場景倒轉,這個時候就不是你的身體能夠去控制的力量,就會產生一種身體感被消除的感受。其實我的創作沒有什麼邏輯,不過我是在建立一種身體感的邏輯,也就是說我藉由動畫先讓觀賞者陷入起一種身體自覺習慣後,在下一秒某個眨眼或模糊的畫面,隨即又讓這種習慣被抽離。

大型鯊魚標本Unknow shark specimen,91x72.5cm,acrylic on canvas,2013

—–大型鯊魚標本Unknow shark specimen,91×72.5cm,acrylic on canvas,2013

某種鼠類 Unknown mouse,91x72.5cm,acrylic on canvas,2013

—–某種鼠類 Unknown mouse,91×72.5cm,acrylic on canvas,2013

Hi’Matisse: [鸚鵡人的地球觀察報告]這個用未來的角度,設定一個後文明的鸚鵡人回過頭對地球進行考古,以及被拿來實驗地球各種事物的海豹人,這些設定和題材及內容都非常有趣,當初是怎樣有這樣的發想?

張騰遠:這個部份我來介紹一下!因為我的故事需要有一個負責觀察的角色,能靠著模仿地球人的行為來理解當時地球人在想什麼,於是我選擇一個擅於模仿的物種也就是鸚鵡,因為牠會學人講話,其實牠懂你在講什麼,但也不是全然都了解,但牠似乎又擁有比其他動物還要高一點的智商,所以牠也有可以會誤解、誤讀地球上的事物,又加上鸚鵡本身的配色非常鮮艷,那種鮮豔又帶點神經質卻又很吸引人,而故事會設定在世界末日之後,是因為我想要重新洗牌,打破邏輯,將所有的事情變成我說了算,我就不用顧慮現有的符號性或既定規範,接著故事中的另外一個角色[海豹人],牠的工作就是負責被試驗的,因為海豹這個物種,看起來就是[好吧~你想怎樣就怎樣],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但是海豹人跟鸚鵡人之間並沒有階級上的關係,沒有誰比較高等誰低等的差別,牠們都是來地球考古的同事,只是負責不一樣的工作。同時也是藉由鸚鵡人的時空背景,來替我講我想講的事物,因為我設定鸚鵡人可能會誤解地球上的所有事情,也透過這樣的誤解讓我們注意到平常可能不會注意到或是很荒謬的事情,所以我挑了很多當代及現代藝術的雕塑作品,例如Jeff Koons的氣球狗、村上隆的Mr.Dob或杜象的噴泉小便斗、如果這些作品到了數千萬年之後,外星人挖到了真的還會覺得這是價值不斐的藝術品嗎,或是這些藝術作品的符號性,也就真的變回了一個普通的物件,能將某些既定印象的符號性被打破重置,對我來說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Hi’Matisse:你從事藝術創作是否有個目標,支撐你繼續創作

張騰遠:其實沒有那麼明確的訂什麼目標,我的目標就是一直創作下去,當然要能夠繼續創作下去就必須要很專業的面對它,所以我必須很認真的看待創作領域的每一件事情,所以我們成立[複眼藝術],以一個經營品牌的概念去做藝術,藉由工作室讓自己的創作能有機會發展出更多元的面向。

 

1503658_10201529876597628_1036666521_n

 

張騰遠/

擅長以平面繪畫及動畫投影裝置擬仿各種特殊的視覺經驗,並以多元媒材及輕巧的手法觸及各種當代議題。

鸚鵡人總部臉書

  • 2013聯展

「 愛你一生一世:動漫美學雙年展2013-14」,高雄市立美術館

「我們都是蒙娜麗莎-當代篇:蒙娜麗莎MIT」,高雄市立美術館

  • 2013個展

「地球指南」,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無人飛行器-末日後的泰德美術館」,國立台灣美術館

「地球考古學」,新苑藝術

  • 獲獎

2012「台新藝術獎」,視覺藝術類提名

2009 台北美術獎 優選

2008 高雄美術獎 首獎

2008 國美館青年典藏

 

列印加入「HI’MATISSE」粉絲團按讚,就能獲得最新消息!

Hi'Matisse
|記錄下生活中細微且美好的人事物,為自己帶來愉悅的好心情。| HI'MATISSE 記錄下生活中美好的感官知覺。提醒閱讀者除了忙碌的工作生活外,注意身旁細微的事物,或許也能為你帶來一天愉悅的好心情。設計風格以不拘小節的簡約風格來表現這本刊物,運用色彩及字與圖絕妙空間感,讓閱讀者隨時都能舒服的翻閱。
|記錄下生活中細微且美好的人事物,為自己帶來愉悅的好心情。| HI'MATISSE 記錄下生活中美好的感官知覺。提醒閱讀者除了忙碌的工作生活外,注意身旁細微的事物,或許也能為你帶來一天愉悅的好心情。設計風格以不拘小節的簡約風格來表現這本刊物,運用色彩及字與圖絕妙空間感,讓閱讀者隨時都能舒服的翻閱。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