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11.2013

流淌在歐洲人血液裡的…..

在我剛到米蘭不久,還在語言學校摸索義大利文的某天,我為了買一本字典,前往大教堂旁著名的艾曼紐拱廊。

IMG_0224

當我低頭步出拱廊盡頭的書店,一段熟悉的旋律把我抓住。

是簫邦的夜曲 No.2 !!!!!  無比的優美又迷人….

 

我快步走出書店沈重的大門,在這個精緻美豔的拱廊裡,看見一大群人聚攏在大道的中間,卻不見聲音的源頭。我沿著拱廊向前,清麗的樂聲越漸清晰可辨。

終於,我看見在一塊寫著 " il concerto in Galleria" (拱廊裡的音樂會)的牌子背後,坐著一個男人,而那塊牌子,就貼在那架男人正在演奏的鋼琴前面。

So cool!我忍不住在心裡驚呼。

沒有舞台,沒有座位,相較於在音樂聽、歌劇院裡的嚴肅和高不可及,這裡是如此的隨性和輕鬆。

但音樂是一樣的。

在這樣不同的心境與氛圍中,甚至感動是更多的。

 

不需要花錢,也沒有人會限制你的來去。

所有的人都自在投入的輕輕搖晃著身體,跟著節奏與旋律,分享著音樂中產生的那些微妙愉悅。

 

我在那裡站了好久……..

不僅僅是因為音樂本身太過迷人

也因為這些眾人單純自然的欣賞並投入在音樂中的場景,是如此的讓我震撼、令我感動。

 

不是那些裝飾華麗的音樂廳、編制繁大的樂團與億萬卡司的全本歌劇

這些我們稍稍瞥見的吉光片羽,才是歐洲人真正的音樂生活的靈魂

 

———-

幾個星期後的下課後,在樓下遇到我們班的法國人同學,她正和一個男生聊天,看我們出來就開心的跟我們說今天是這個男生的生日。

「他也是法國人」她說。

「你看他拿著這個就知道他真的是法國人~ 哈哈,因為今天他生日」法國同學邊說著臉上帶著是一種輕鬆戲謔的笑意。

那個生日的男生一頭微亂的半長髮,頭上掛著耳機,一身寬鬆隨性的舊T恤短褲,加上背後磨損的背包,看起來實在是現代波希米亞式的街頭男孩。

但是奇妙的是,他手裡像是青少年抓著啤酒瓶一樣,抓了一瓶貨真價值的「香檳」,已經喝了一半。

「對!因為我生日啊!」

他大喇喇的邊說著話,仰頭就著酒瓶,又喝下一口香檳。

這是他的慶祝。

 

於是我點頭明白了,原來這就是法國人的風雅

不是在那以悅耳之名稱著的華美法文上,不是在完美時尚的黑色小禮服與貝蕾帽中

而是在狂放不羈的街頭男孩手中的香檳裡啊…

 

cover photo

不可轉載
Athena Chuang
Athena Chuang 品牌設計師 2007年,台大畢業,從台灣搬到米蘭,開始學習服裝 2010年,從米蘭搬到羅馬,開始在 FENDI 做女裝設計 2013年,決定從 FENDI 離開的我,開始在台灣做自己的品牌 對我來說,一個服裝的系列就是一部電影、一本小說 是一個個奇異神秘的故事,表演著旖麗獨特的風景。 用文化研究的眼睛看進現實,卻愛用超現實的奇彩塗料畫出那些平行存在的浮想世界。 我不是完全的反叛份子 (其實自己定位為保守派)只是想追求一點點的不一樣 好像常可以靠著小聰明偷懶,但其實也不是真的天才 做什麼都要照著自己走兩步坐下來休息一下的閒適步調 被人一直催促好像最後就會變得亂七八糟 沒有一定要賺大錢的野心,但是希望能活得自在又耀眼 人生走這一遭,只想把所有可以玩的都隨興玩一遍
Athena Chuang 品牌設計師 2007年,台大畢業,從台灣搬到米蘭,開始學習服裝 2010年,從米蘭搬到羅馬,開始在 FENDI 做女裝設計 2013年,決定從 FENDI 離開的我,開始在台灣做自己的品牌 對我來說,一個服裝的系列就是一部電影、一本小說 是一個個奇異神秘的故事,表演著旖麗獨特的風景。 用文化研究的眼睛看進現實,卻愛用超現實的奇彩塗料畫出那些平行存在的浮想世界。 我不是完全的反叛份子 (其實自己定位為保守派)只是想追求一點點的不一樣 好像常可以靠著小聰明偷懶,但其實也不是真的天才 做什麼都要照著自己走兩步坐下來休息一下的閒適步調 被人一直催促好像最後就會變得亂七八糟 沒有一定要賺大錢的野心,但是希望能活得自在又耀眼 人生走這一遭,只想把所有可以玩的都隨興玩一遍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