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REATOR:與CLOT 設計師 陳冠希訪談

有關於概念這個詞,最簡單的意義,是把創意、趨勢、獨特的產品作出結合。至少,這是CLOT在10年前由Kevin Poon和Edison Chen所開啓的任務。而也因為這樣的創作理念,使得CLOT變成了香港的潮流品牌中重要的一環。CLOT不單單只是一個服裝品牌,更是一個設計品。而對CLOT最好的定義莫過於”轉變”

明年CLOT將創辦滿10週年,也因而有了這個機會可以跟CLOT的合夥人Edison Chen好好的談談CLOT的未來發展方向。而訪談中也談到了CLOT即將發行的最新系列款式Tribesmen Collection,許多名人也參與其中,包含了MC Yan、Wing Shya以及知名電影導演Wong Kar Wai也都有參與。

Q:在過去9年以來,CLOT的商品主要都是以東西文化合併為主要概念,為何這一次要回歸到使用民族風的元素?

Edison Chen:從一開始在做CLOT的設計開始,總是以商品來表現自己的想法,以及藉著衣服的設計希望去證明自己代表的意義。我們都是受西方文化影響的亞洲人。所以一開始我們希望可以把東方文化和西方文化做出融合。因此在最一開始的時候,我們用絲綢作為原料卻在風格上加入了很多街頭潮流的元素還有設計。而這一次我們試圖去思考一個概念,並且去喜愛這一切東西的源頭,這包含了民族圖騰、Tex-Mex還有就是所有的馬雅文化圖騰。因此我們也嘗試在中華文化中找到根源,也成功的在西藏找到了答案。所以出發去西藏做了一趟探索之旅,也在那邊購買了傳統布料,希望能藉此激發靈感。我們也找到了一位設計師—Freegums,令人非常尊敬,而我們也藉由互相合作作出了自己所喜歡的設計。然而,這所有的一切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個挑戰,因為沒有任何之前有的經驗可以去做為線索,探索我們現在所做的是不是對的。對我們來說,一開始的前兩季真的是噩夢。但現在慢慢地步上軌道。我對我們所設計出來的服飾感到驕傲。每一年都越來越有進步,越來越好。

Q:那現在東西文化交融是不是還是Tribesmen Collection的主要概念?

Edison Chen:在這一個方面,我們並沒有特別的去要求一定要做到,現在對於我們來說要做的不是”喔,我要在這上面加上一些中國的元素”,應該是要自然而然地加入,單純的只是為了讓作品可以更好。在淺意識之中,這個理念還是在那邊的,但要瞭解的是,這並沒有別的去標明在秋冬新品的介紹之中。

Q:Tribesmen系列海報,是要呈現設計靈感還有方法嗎?

Edison Chen:對於許多的中國人來說,CLOT被定義為”街頭品牌”或是”Hip-Hop品牌”,任何人都可以自由的標簽我們,但對我們來說,我們已經做了很多年的努力了,所以希望是由作品本身來讓大眾們做出定義,而不是單單的由我們自己來做出定義CLOT的品牌。因為許多的設備的改善還有進步,所以產品也有了改善,其他的就是我們自己的推廣去描繪我們個改進。

而我們也嘗試要去做得更多,利用藝術的方法來推廣我們的品來。而我們也希望自己可以佇立在所有品牌的前面,去引領一股潮流。因為品牌已經成立了快要10年了,所以品牌的認真還有努力是值得認可的。許多人在問說”為和海報上不是用我自己當做主角”,對我們來說這不是最重要的,雖然這也是公司組成的元素之一。因為CLOT已經做到不需要特別去強調這次的理念,因為許多都是自然而然被認定的。

Q:可以介紹一下這次Tribesmen系列海報的模特兒們嗎?

A:一個Model是我。有一個則是MC Yan是一個傳奇的塗鴉藝術家也是一個很好的饒舌歌手。他在粵語嘻哈界可以說是神的存在。他也教了我很多根Hip-Hop相關的事情,他也很高興可以帶我走近Hip-Hop的世界裡。而其中懷有另外一位女藝術家– Josie Ho,她是澳門大亨Stanley Ho的女兒,她也是個厲害的龐克搖滾表演者,她擁有自己獨特的想法,而這跟CLOT的理念是很接近的。最後還有一個主要的Model是Ann Hong,她也是我的台灣女友。她對很多方面來說是一個新的存在。當我第一次遇到她的時候,她給了我很多不同的感覺混雜在一起,陽剛、清新…等。而這一系列的海報,是有我和我最好的攝影家朋友—Sean,一起設計拍攝的。對我們來說,我們可以把任何人融入這系列的風格之中,因為這一整個創作團隊在背後所做的努力是很充足的。

Q:在這些年下來,追逐著CLOT的設計還有理念下來,Tribesmen系列或許是最大也最值得好好思考的一系列,是否認為自己可以一直存自在這樣的理念之中?是不是自己可以一直在那樣的地位和舞台上?

A:我想我並沒有這樣想,我也可以替我的合作伙伴Kevin說,我們並沒有去思考我們是在哪個地位上,我們只會思考在我們的生活之中,我們該去做些什麼,該怎麼樣去做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情。並不會去限制自己做的是在所有計劃藍圖中的哪一個部分。我們從這些事之中學到了很多,因為我們也失敗過很多次。在我們做的許多計劃之中,服裝的設計也很多,但我們也一直重做過很多次,單單只是希望我們的成品是最好的,雖然改了很多次,但我們也從中學到了很多的經驗。因為這些經驗,我們成長了,也因此我們進步了很多。希望那些支持我們的人可以一直支持下去,因為這些支持是讓我們可以好好努力下去的一大動力。

Q:在CLOT的設計之中,你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是什麼樣的藝術背景影響了你那麼多?

A:我沒有藝術背景,就像我沒有歌唱和演戲背景一樣。對我來說,只是我對這方面有熱情。而我想我最大的背景就是我有很多的朋友願意指導我。Nigo、Hiroshi、Eddie Cruz還有很多很多的人,因為這些人帶給了我影響,他們分享了許多他們學到的經驗還有知識給我。Kazuki也教了我很多他所知道的事情。我不是一個衣服的製造商,我是一個指導者,而我所能引導的只有我的團隊。而也有很多人給了我們團隊幫助。而這就是在很多亞洲團隊中所缺乏的”合作精神”,我們所想的是應該怎麼和做該怎麼做到更好,而不是只是單單的想到該怎麼去贏。

Q:對你來說,你不單單只是CLOT的設計師還有創辦人,同時也兼具了演員、藝術家、也是個歌手,你所扮演的角色中,最喜歡的是哪個角色?是什麼樣的因素驅使你走進這條道路之中?

A:當大家再問我說我現在的行業是什麼的時候,我總是說我現在是一個創造者,這就是我現在所做的。不論是在音樂的層面,也受過許多人的幫忙,所以沒有辦法把某個功勞單獨地攬在自己身上。每一項事情都是由一個成功的團隊合作才會產生的。對我自己的音樂公司來說,我自己就像是一個治療師。我們去執行屬於自己的音樂還有創作。當我們做得越多,所累積的也越多。現在對我來說當公司的諮商師是最重要的,創意總監或是設計者是次要的角色。

而我也一直不斷的讓團隊保持激昂的士氣,讓員工可以相信我們所做的事情。我們是從一個很棒的團隊出來了,而現在也還是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於CLOT的努力,而也有許多人就這樣的一直跟隨著我們。所以我只想要好好的做我自己,不去談哪個角色讓我最開心或是最喜歡。因為我最喜歡的就是當我自己,因為我是個幸運的人。我不想去證明任何事情,我只想要好好的去過我自己的生活。

Q:在2013年即將要慶祝CLOT的10週年,是什麼樣的動力,讓你可以這樣堅持下去,去面對不同的困難還有挑戰 ?

A:老實地說,我和Kevin已經這樣做了很久,就像我說的,我們經歷了許多的成功也遇到了很多的失敗。我沒辦法幫Kevin發言,但我可以告訴你我自己”我認為我自己有責任”,而我覺得我該做的是開啟一個新的文化並且引導他們。我不想要去跟大家說我不喜歡KAWS的東西,而你們也應該要來看我的作品。而當我再說KAWS的不是的時候,你們應該要看看更好的事物。我們已經帶著CLOT走了那麼久,而我也覺得我自己有責任要這樣做。許多人都還沒有機會可以把次文化帶到主要的潮流之中,所以我覺得我有責任要去做這件事情,帶著這樣的文化到下一個層級去。因為如果你沒看到任何的成果,就不會知道有這樣的結果。如果你沒看到任何人這樣做過,那你也不會覺得這樣子是可行的。我不說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而這是其他許多的大品牌看到我們為自己的地區所做的事情。是我們開始這長久的奮戰,已經做了很多年了。而在最後我們終於在這黑暗的隧道找到了那一點點的希望。

 

Photo Via Freshness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人物專訪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