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請睜眼,騎士屠龍的奇幻繪本故事:《月昇山谷》

Editor's Note
讓我們看《月昇山谷》的故事創作者暢,如何構思、訴說這個龍與農夫,充滿奇幻、懸疑又真實的故事。

我是暢,第一次創作繪本。平時寫作可以說是毫無準則、全憑感知,文筆更是普普通通,始終想要用說故事的方式描述事物,甚至是理解疑點重重的世界。某天心生念頭想要寫一個「重複」的故事;時間持續流動向前,人的中樞卻可以不停地重新上演那幾個深刻的分秒、日子、痛楚、斷片,我懷疑那是模仿著什麼。

月昇山谷的故事以童話為原型,騎士屠龍,是純粹而人盡皆知的架構;也正因單純而動念拆解它。這本書的出發點如同大多數的創作,是以創作當下的狀態與觀點,感知遼闊而難以掌握的世界,對主角而言則不外乎挖掘時間之谷裡的記憶。

如同山谷的兩側是平地,斜切向下,物理上整個故事的走向是爬出山谷、進入城鎮,心境上則為鏡像地向下挖掘鑽探。角色的出現也是由裡而外;有了龍才有屠龍的人、有了騎士才有崇拜的人民、有了流傳的事蹟傳奇才有不斷回憶的老農夫、有了酒館裡的老人才坐著兩位聽他嘮叨的觀眾、先有了故事才去尋找手持繪本的人。

屠龍是一次性的,意即死亡是單一的事件,殺完就不能再殺了。然而說故事的人有權利不停地複述屠龍這件事,進而屢戰屢敗地 ── 探尋人盡皆知的故事底層的記憶。

留戀於痛苦並不值得羞愧,是自然的,與其渾渾噩噩地不了解自己的形狀然後任由別人定義絕對,不如在流動當中被說服、被改變觀點。不知道老農夫的記憶是什麼樣子、更不曉得讀者看到的是何種樣態,但願是某種陌生純粹的線條色彩。

更多《月昇山谷》:作品連結

不可轉載
暢
著有小說《錯舷》、《點燈人》,最近喜歡的主題是孤獨和記憶。
著有小說《錯舷》、《點燈人》,最近喜歡的主題是孤獨和記憶。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