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吹,吹什麼?吹,是日常是表演的《春風小小孩 DEMO》生活聚場

Editor's Note
「表演」是慶祝,「日常」也是種歡呼,在《春風小小孩 DEMO》裡我們就像綻放的花朵,在歡慶的那一當下,花粉隨著喜悅傳播,隨著風,飄向了各自內在。

走向拉開的黑色布簾,鮮豔散射的植物朋友處處佇立,像片拼圖,各自距離,各自相近,彼此間的縫隙成了蜿蜒路徑。我們穿梭於此,選了片覆著絨毛的軟墊坐下,準備看水源劇場的一齣戲《春風小小孩 DEMO》。

像極賞著明月,是中間太亮,還是周圍太暗,彷彿呼應浮現的思緒。陣風吹拂,帶著溫度,滑著好快速滑板車的小小孩一閃而過。自周圍到中間,再從中間回到邊緣,清清嗓宣佈:「請不要吃,請不要說話,請不要喝。」

《春風小小孩 DEMO》由兩組家庭、三組人馬合作演出,創作靈感都來自新手爸媽藝術家與孩子之間的互動。

上半場的〈DEMO〉,驫舞劇場的陳武康與其編舞家太太葉名樺,與 4 歲的女兒陳力迦尼共同編創,以不受拘束集體創作,展現獨樹一幟舞蹈劇場風格;下半場的〈春風小小孩〉,黑眼睛跨劇團的鴻鴻與他 4 歲的兒子閻樂天一起創作,由 MIT 米特薩克斯風重奏團參與演出,呈現戲劇、音樂、舞蹈的創意結合。

傾聽感受,風吹拂的種種樣態

唇形傾斜,雙眼轉變與彎月相似的模樣,亮亮的,映照著吹拂的風。上半場演出開始了,一家人,自幕後走出,小小孩之一,陳力迦尼,及新手爸媽,驫舞劇場藝術總監陳武康及其編舞家太太葉名樺。

迦尼率先探出頭,武康及名樺相伴而行,彼此繫著踏著步伐,一家人的裝扮,紅與黑相互交錯,彎月似的雙眼沒有不彎月過,看著那般基底與熱忱,就像生活蓬鬆扎實的美妙。

要說演出開始,更像的是播放跟風奔跑日常的投影開始。我們圍繞四周,以參
與式互動為核心,提醒觀眾不只在觀看,也在其中參與。又或再說,我們在其
中參與,所謂場上演出的,正是日常投影,投影著我們,投影著他們,風吹拂
的各種倒映。

就定位,就是沒有固定的位

場中央吊掛著一片投影幕,武康走向側邊電腦桌與其連結,邊操作,邊播放關於文字的描述,有影像的,有文字的;迦尼也就定位,也就是沒有固定的位,她是導演,名樺與武康是和她一起奔跑的夥伴,迦尼喜歡什麼音樂,喜歡什麼動作,喜歡什麼服裝,跟她一起奔跑的夥伴也就聞風起舞。

迦尼喜歡的什麼,是依照當下什麼的心情,這也是風迷人的地方,顯示著,一切不變的,就是一切都在變。時而走向鞦韆,時而緊抓唐老鴨娃娃,時而,奔向場外的乾爹,向他送上除了唐老鴨娃娃外,也緊抓著的粉色花束。

如果試著捕捉風,可能發現,風就從縫隙飄過;如果試著看清楚風,可能發現,雙眼就因此逐漸乾澀。

超人特攻隊、鯊魚之舞、大家野餐去,輪番上陣,跟著迦尼,跟著風時大時小的吹拂,聲音與動作也時小時大的轉化,出不出現,隨每時每刻的狀態對應呈現。吹著吹,下半場的風襲來,小小孩之一,樂天,及MIT米特薩克斯風演奏團,一同登場。

閻樂天滑著好快速滑板車,在場中央持續繞圈,儘管一旁工作人員正準備轉場銜接,他也幾乎沒停下。一如與上半場連結著情緒的我,依然想著那樣自然的「表演」。

表演及日常,日常即表演

「風走開,不要吹我!風走開,不要吹我!」重複地堅定說道,說道於剛剛也幾乎沒停下的樂天。這是他小時候的真實狀況,他不喜歡風,當風吹來,他就大喊表示不喜歡風,也成為爸爸鴻鴻的創作靈感。

說著說著,風也不吹了,小小孩怕風,他所到之處也沒了風,大家開始好熱,好怕熱,環繞周圍的薩克斯風隨即吹奏,樂手們同時也是演員。有位演員,詢問怎麼辦,伸出手,「有誰有辦法!」也詢問著小小孩,不只場中央的樂天,也包括了同在水源劇場地板上的大家。

在這過程,踴躍的舉手回應,「我我我!」風的迷人處再次顯現,流露於整場演出,迷人於本身的變化、迷人於照映的日常。小小孩們是天使,向他們詢問幫忙,那小小的手總是馬上緊貼於手心答應。

或許,表演及日常,日常即表演,就是片拼圖,各自距離,各自相近,在彼此間的縫隙成了蜿蜒路徑,我們,穿梭於此。和煦地吹向手心,演出在看似中斷的狀態持續進行,熱情回應後便踏上找回風的旅程。

原先討厭排斥的樂天,在願意允許及接受後,踏上旅程的他也正和風相互歡迎,就在放鬆的這一刻,開始感覺到涼風吹拂,整片天空就在放鬆的同時展開。

隨風搖曳,飄揚愛意

愛,洋溢於空氣,真正的愛,意指無條件的愛。小小孩,如果願意去看,也許發現所謂小孩指的是種狀態,獨特且平等的無限種狀態中其中一種,沒有誰低誰高,沒有什麼應該不應該;有的是,大小孩忘記了。

《春風小小孩 DEMO》,我們圍繞著,中間形成個圓,可能是造成的,或是因為這個圓把我們聚集了,聚集在寧靜之眼周圍的暴風之處,映照著在觀看,在參與過程中浮現任何情緒及思緒的我們。

演出尾端,風再次吹拂,「表演」正慶祝,「日常」也正歡呼,不論場上不場上,不論大小孩或小小孩,我們就像綻放的花朵,在歡慶的那一當下,花粉隨著喜悅傳播,隨著風,飄向了各自內在,種下了,一直都在的種種樣態。

整個過程就是目的,可能時而意外,時而如意,但當接受允許,風的吹拂也再次飄曳。目的,不是想去某個地方某個標示;目的,是在整個過程允許接受風的如是。

注視各自眼眸,唇形自然上揚,念念有詞:「真可愛。」就像在《春風小小孩 DEMO》參與互動中,拿到的,那花朵。

文 Text|吳睿哲
圖 Photo|林政億

不可轉載
FLiPER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我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想要翻轉、撞擊的地方,等待著內心發起小小革命的那一天。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我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想要翻轉、撞擊的地方,等待著內心發起小小革命的那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