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 5B 鉛筆勾勒的黑暗,插畫家柳廣成筆下黎明遲遲未到的失落之城:《被消失的香港》

2020 年 6 月 9 日,《被消失的香港》編輯工作已經進入最後階段,那一天,也是香港反送中運動屆滿一週年。香港漫畫家柳廣成送來他剛寫好的作者後記,也是那一天,香港最具文化自由代表性的「富德樓」遭香港警察包圍,仔細盤查每一個進出者,這是香港前所未見的事。

在後記裡,柳廣成是這樣開頭的,「創作這系列作品,橫跨整個香港反送中運動,歷時近一年。還記得我們在這一年間,曾一而再、再而三地把看待事物的標準和底線,退到了無路可退的地步。」;「我們曾在示威現場說過很多次,告訴自己,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的,特別漫長的。事隔一年,黎明不僅沒到,天空卻變得更黑了。」

《被消失的香港》已於 7 月 8 日正式在台灣出版,這是國內第一本以香港反送中運動為主題的藝術畫集,全本厚達 200 頁,收錄柳廣成 5 篇短篇漫畫與 32 幅犀利單張畫作;以柳廣成自傳式的短篇作為開頭,他描繪自己在香港出生、陸續在日本與中國生活,最後回到香港的故事。

在這篇 32 頁的漫畫裡,柳廣成渡過兒時被霸凌的苦楚,因為一口流利日文,被中國同學罵「日本鬼子」,老師也成為共同欺負他的人。在非常痛苦的時刻,是最喜歡的漫畫救贖了他。這篇漫畫裡,柳廣成也描繪自己在摯愛的香港生活,在街上吃魚蛋、搭叮叮車,到書報攤買漫畫,那是非常美好的生活記憶。

30 歲的柳廣成是香港漫畫家,近年大放異彩,被港媒譽為「漫畫界的超新星」。但在 2017 年時,柳廣成正在非常低潮的狀態裡,當時舊作《The World After 2400》被腰斬,從小深受日漫影響的他反覆思考「漫畫的可能性」,感覺自己的想像過於狹窄。同一年,他受香港藝術中心邀請,前往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參展,在充滿多元有趣且充滿實驗性的漫畫節裡,他開始改變想法。

「我發現,漫畫的可能性遠比最初想像得大。對於未來該如何走下去,我似乎找到答案。」返港後,他以「原創性」、「探索」為創作的最大考量,希望跳脫過去的框架。「而在法國之旅時,我發現他們並沒有制式化的漫畫創作工具,繪畫媒介的選擇也很自由。於是,我開始想尋找最適合自己的工具,且相信最適合的工具也最能突顯作者的個性。」

2019 年夏天,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起初,柳廣成也只是跟著上街遊行的參與者,他總是穿上黑衣默默走上街頭,戒掉香港麥當勞、吉野家、元氣壽司等這些「藍店」,選擇光顧支持運動的在地商家「黃店」的,回家後繼續在書桌前畫畫。但 2019 年 8 月 11 日當天,他在家裡看直播,眼見前線有義務急救員疑遭港警以布袋彈射穿右眼,鮮血汨汨湧出,地上一片血紅。

「當時,我突破了我內心的掙扎,再也按捺不住了。我那晚亦漸有覺悟,清楚知道自那天起,我或許會受到某些人的攻擊,我或許需要承受比更大的風險。我亦有覺悟,明白即將會被某些公司割蓆(畫清界線),工作可能會受影響。」他將那張作品命名為「沒有暴徒,只有暴政」,因為這張畫,他起了頭,開始用創作表態,試圖描繪運動裡發生的種種現場。

「如果那一天沒有下這個決定,我就不會畫出後來大量的政治作品。」以真名創作,對柳廣成來說,是人生極大的突破,但他並非不害怕,「我希望能直接運用我的傳播力,如果重新設立新的匿名專頁,雖然相對安全,但卻擔心傳播力與影響力不足的問題。」他也坦言:「回想香港的抗爭現場,其中一件讓我看到希望的事,就是不同藝人的表態。」

「他們的表態像是為香港市民打了一支強心針,告訴我們並不孤單,並不勢弱。試想想,如果何韻詩、黃秋生、黃耀明、林夕、阮民安等人當初沒有以自己的名義站出來,而是低調地用替身或假帳號的話,今天的抗爭氛圍又會是怎樣的?應該會相對絕望吧。我很欣賞他們不畏懼極權,願意勇敢表態且進一步身體力行,與香港人同行。」從那時開始,柳廣成的畫筆更沒有時間休息了。

他同時創作自己的作品,也同時畫下反送中運動裡的所見所聞以及對未來的想像。他也不掩飾自己對香港未來的悲觀,去年10月,他為香港《明報》週日專刊「星期日生活」繪製一系列的〈2028:香港〉,那系列的未來香港非常悲傷,可能連廣東話都不能說,人臉辨識控制著社會,想看的書也無法自由閱讀了。他像是拚命敲響著警鐘,提醒著世人,有些東西如果失去,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

去年,他接受非營利網路媒體《報導者》的專訪,記者問他,手上的畫筆為什麼變成反抗的畫筆?是因為藝術家有社會責任嗎?他緩緩開口:「我覺得,不是藝術家的責任,是一個市民的責任。從小到大,我們的教育不是教我們關心身邊的事,而是好好讀書、好好賺錢、好好活下去,但這樣真的對嗎?」再看此時此刻,港區國安法過關後,柳廣成再寫下,「重要的是活下去,但更更更重要的是,毋忘初衷地活下去。」

「我希望透過畫作,在為時未晚前,把我們香港人的故事,告訴那些仍活在自由平等、不必面對極權打壓的人。除了喚起世人對香港的關注,亦同時希望習慣自由平等的人有所警戒,對各自身處的社會更積極參與。」對柳廣成來說,《被消失的香港》是一本以畫筆記錄香港的時代速寫,更是一本畫給台灣等國家讀者的書。

INFO:《被消失的香港》
作者|柳廣成
出版社|蓋亞
更多資訊|購書連結

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FLiPER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我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想要翻轉、撞擊的地方,等待著內心發起小小革命的那一天。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我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想要翻轉、撞擊的地方,等待著內心發起小小革命的那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