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宮崎駿匹敵的頭號人物,日本漫畫大師大友克洋

走入後疫情時代的 2020 下半年,東京奧運延宕成真大友克洋的神準預言,這部穿越 30 年時光的神作電影《阿基拉》(Akira),如期揭示未來的紛亂,再度掀起世人注目的熱潮。

究竟「大友克洋」這號人物是何方神聖?其作品《阿基拉》又為何堪稱 CyberPunk 影視經典?乘著電影 4K 數位修復版重返大銀幕之際,讓我們一同走進他們生命中不可滅去的軌跡。

當我為了撰寫此文,重新翻讀著《阿基拉》漫畫,才發現第一次觀影的震撼感始終都在,而這份悸動正隨著頁頁篇章,持續水漲船高。大友克洋是位日本漫畫師、動畫導演,他筆下的主角人物,非與生俱來的英雄命格,也不為全人類福祉而奮不顧身,卻是在命運安排之下,不得不背上這份使命感。

他細膩的繪畫線條造就寫實畫風,刻畫在獨到世界觀背後是他本身不向現實妥協的意念,這番精神延續至 80 後的日本動漫創作,於是也有此一說法「日本漫畫的世界觀分成:大友之前,大友之後。」

最初於 Weekly Young Magazine 連載《阿基拉》漫畫的他,直到 1988 年才將此作品改編成電影,上映後不但佳評如潮,也成為第一支打進西方影視的東方代表作;不僅有著龐雜浩大的場景設定,連同人物角色的性格揣摩,以及別出心裁的視覺設計,一點一滴的累積,都成了日後無數創作者追逐的指標,像是一座燈塔,點亮前程也創下難以超越的里程。

另一項細節,落在大部份的情節發展,均發生在入夜以後,而空間的處理也以密閉、室內的環境為主,大友克洋透過這般沉鬱的格調,描摹人性動彈不得的壓抑氛圍,同時亦是諷刺動盪社會下末世的陰暗面。

雖說背景的時代感,定調成《阿基拉》的最大特色,但大友克洋的巧思可不只限於此,打從一開始就鐵了心要在這部動畫電影中,加入大量色彩實驗性的他,更以「阿基拉紅」作為主要的敘事方針,成功襯托深藍與灰色的基本色調;「為什麼選擇紅色?」相信在日人心中各自有譜,因為紅色正是幸運、消災和治癒的象徵,也是當時唯一能服下的安定劑。

我時常認為過去所為牽動今朝發展,而此刻的決定也將涉及未來的走向。不談預言或巧合,我相信那是一種「影響力」,1982 年的大友克洋將自身經歷的學運抗爭、經濟泡沫化、戰後重建和高科技發展等隱憂,種種體悟合為一體,縝密處理後放進虛擬的世界裡。

於是熱切期待著,在不久後的東京奧運開幕典禮上,是否會有一輛紅色的改裝重機,閃著綠光奔馳而來,車手會身著一件紅色夾克,手持聖火光榮進場;無論是誰,相信他都會引領「光明」而來。

圖片來源:IMDb、Unsplash

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Beryl
許願接住從天而降的卡西法
許願接住從天而降的卡西法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