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再亂我也無所謂,讓文學推薦一把適合你的傘!

我們都有一個這樣的同事,她會在週一午餐時間時打開占星預報,跟大家分享這週的運勢,讓大家趨吉避凶,每一次想起他大聲朗讀運勢的畫面,彷彿就像聽氣象預報一般,無論是「生活」或「人生」總有各種意料之外的風暴和考驗,有時遭遇狂風吹襲、有時被驟雨淋濕,甚至是蒸溽的酷暑,生活起伏如同「氣象」,當「變化」成為唯一「不變」的時候,所幸我們還有創作能寄託情感與心靈。

文學創作讓我們得以在多變的世界裡喘息、遁逃、想像或共感,也為自己的生命留下紀錄及意義。最近臺灣文學館「拾藏:臺灣文學物語」以「日常測候」為題,讓過往只能在書本上看見的故事與哲理呈現在「傘」上,作為全新的文學載體。

館方挑選了蔡培火、賴和、三毛,耳熟能詳的三位作家的相關藏品,發掘其中的文學內涵,以及他們對「臺灣」這塊島嶼的想像,設計出一系列陪伴你面對臺灣多變天氣的「文學之傘」,用文學構築內心的寧靜之境,道出外頭在亂也無妨,傘下我依舊能淡然前行的潛台詞。

文學是理念的引導:「暴風」

在日本時代的臺灣社會,政治帶來的改變如同暴風吹襲,席捲臺灣人的思維,也是在那個當下誕生了第一本以「白話字」寫成的社論,蔡培火的《CHA̍P-HĀNG KOÁN-KIÀN》(十項管見)。他知道文言文的漢文離民眾實在太遠,因此他選擇與臺灣話「言文一致」的白話字,撰寫以臺語講科學、論政治、談文化。

傘面上的臺灣圖案,出自國立臺灣文學館館藏品《CHA̍P-HĀNG KOÁN-KIÀN》的封面,以白話字篇章標題切割重組。字字句句象徵著臺灣人的語言意識,如同抗強風的雨傘骨架,有助台灣的驕傲毅然前行。

文學是精神依託:「驟雨」

生於 1894 年的賴和,人生成長階段正是臺灣思想與日本文化交混的年歲,各種傳統迎來一場驟雨般的年代。被稱為「臺灣新文學之父」的賴和,有著深厚的古典漢文學根基,在「新文學」這種充滿遠景的創作語言之外,他也時常以新詩的形式抒發情感,而〈別後寄錫烈芸兄〉三首等篇(國立臺灣文學館館藏品),便是他與同代人之間抒情交往而寫成的漢詩作品。

此傘面設計以文字筆劃,展露賴和筆跡之間最深層的感受,以珠筆圈點藏品文本中雨中別離的哀傷情緒;倘若你遇上驟雨不斷,文學的古典情意和傘面的防潑水設計,將陪你溫柔緩行。

文學是休憩之處:「酷暑」

戒嚴時代在一切思想與行為接受到限制的情形下,政治與社會環境儼然是高壓酷暑。三毛從呆板的學校教育與保守的社會中逃脫,離開臺灣流浪到撒哈拉沙漠。她與丈夫荷西購買了一台白色汽車「第一匹白馬」,陪著她與丈夫穿越廣漠風沙。

傘面上的等高線圖案代表著流動的沙丘,白馬汽車於其中恣意奔馳的意象,化為這把傘最重要的特徵,並將國立臺灣文學館藏品「第一匹白馬車牌」製作成金屬銘牌配件,展現三毛抵抗現實酷暑的自由姿態,讓抗 UV 傘布為你抵擋炙陽,伴你流浪。

無論是颳風、下雨或烈日,只要開傘,我們就在一場突然的考驗當中,臺灣文學家們面對時代、迎面向前的態度,並帶出一股「無論天氣再怎麼亂,我也無所謂」的瀟灑態度!

我也想用文學撐起自己的小世界,請點右方連結:https://reurl.cc/XXy9NM

圖片來源|國立臺灣文學館;攝影|鄭宏斌

不可轉載
FLiPER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我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想要翻轉、撞擊的地方,等待著內心發起小小革命的那一天。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我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想要翻轉、撞擊的地方,等待著內心發起小小革命的那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