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 雙黑色跟鞋隱喻的逝去生命,土耳其藝術家用裝置藝術喚起對家暴的重視

Editor's Note
在 2018 年,土耳其因為家庭暴力去世的婦女共有四百四十人,藝術家 Vahit Tuna 看見了社會中層出不窮的家庭暴力,為此製作出相關的裝置藝術,在一個大型的 L 型牆面上,黏上四百四十雙高跟鞋象徵那些去世的女性,畫面之震撼,使人難以逃避家暴議題,此藝術家更使大眾不得不正視有許多人陷於家庭暴力。

你知道在台灣每年有多少人是家暴受害者嗎?根據衛福部統計處近十年的數據,每年有近十萬人是家暴受害者,其中女性所佔比例約為 3/4 至 2/3,且在這些通報人口外,勢必仍有許多受害者未說出口,說出家暴的艱困在於那個傷害你、揮拳頭的人就是你最親近、最應當保護你的人。家暴通報人口之高,可能還有許多人尚未向外求救,家暴與你我的距離其實比想像中還近。

在 2018 年,土耳其因為家庭暴力去世的婦女共有四百四十人,國內藝術家 Vahit Tuna 看見了社會中層出不窮的家庭暴力,為此製作出相關的裝置藝術,在一個大型的 L 型牆面上,黏上四百四十雙高跟鞋象徵那些去世的女性,以此作為悼念的紀念碑。在看見此裝置藝術的照片時,強烈的震撼感襲面而來,規則密集排列的高跟鞋背後是因家庭暴力死去的女性,很難想像如果站在現場被這樣的裝置藝術包圍時,要如何平復因為不公不義感到的憤怒。

Vahit Tuna 的作品〈無題〉

「無標題」背後訴說不盡的悲傷與溫柔

此作品名為〈無標題〉(untitled),之所以名為「無標題」,Vahit Tuna 則認為,在暴力事件中受害者總是匿名的、不被看見的,彷彿只被簡化成冰冷的統計數字,但逝去的受害者的樣貌卻模糊不清。「無標題」更強調拒絕男性以傳統父權主義對任何性別的暴力,所有的暴力都不應理所當然。

會以黑色高跟鞋作為象徵,不僅僅是因為高跟鞋經常被視為女性的象徵物。Vahit Tuna 認為,黑色帶有悲傷與不確定感,選擇鞋子而不是其他物品則是因為,鞋子具有通往自由的意義,穿上鞋子,我們可以遠離痛苦的事物,也可以走向美好的事物。這進一步反映著藝術家的溫柔,為死者悼念,想像逝去的受害者能逃離暴力,不需要委曲求全,不需要服膺於父權體制的暴力,能奔向不受拘束的自由。以鞋子為核心象徵物還有另一層社會意涵,在土耳其如果家裡有人去世,死者的鞋子會被留在門口,這使得〈無標題〉更增添上土耳其的當地風俗文化。

藝術的作用:開展社會之間對話的可能性

其實紀念這些死去的女性有許多種方式,例如紀念館、展覽、倡議等等,但設置在公共空間的裝置藝術形式,為的就是將某種情緒展示在眾人面前。且裝置藝術更具有「主動性」,它並非在原地等待被造訪,還必須透過各式各樣的行銷宣傳才能被看見,裝置藝術因為有設置在公共空間的特性,更能主動招攬對議題無意識、不關心的人。

強烈存在的裝置藝術

〈無標題〉因為空間的特性更有機會與大眾產生對話,而它更毋庸置疑的首要造成了視覺上的衝擊,光是看著照片就感覺到肅靜的死亡感,很難想像在現場看的話,心中又會激盪出多少想法。希望一個議題被看見,除了言語的倡議之外,視覺藝術的傳遞效果更能讓人印象深刻,願一雙雙黑跟鞋背後代表的死者能安息,也不要再有下一個因家庭暴力而逝去的生命,最好的解決方式便是正視此議題,提供給受暴者安心訴說、求救的社會氛圍。

更多有關〈無標題〉的資訊請上:http://www.yankose.org/isimsiz-en.html

Oliver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