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97945_工作區域 1

從岳敏君的創作,看見大笑背後的無可奈何

笑臉是一種最容易展現的表情,卻也是能輕易隱藏背後的種種情緒,這是「笑容」必須做的事。在這個社會,我們時常帶著笑容,可究竟那些一抹抹微笑、露出八顆牙的教科書式笑容,真的是發自內心的嗎?

來自中國的藝術家岳敏君,就用了「笑」為題,加入個人無限的幻想和虛構,盡情的展現他眼中的「真實」世界,在這個諾大的世界中,重塑自我;這個作品就是他於 2009 年至溫哥華參加國際雕塑雙年展的作品〈A-maze-ing Laughter〉。

Photo via Vancouver Biennale
〈A-maze-ing Laughter〉:笑容的意義,只有笑的人知道。 Photo via Vancouver Biennale
Photo via Vancouver Biennale
〈A-maze-ing Laughter〉:試想,我們笑的時候真的開心嗎? Photo via Vancouver Biennale

空洞的笑,像是劃破虛假世界的一抹彎刀

笑容時常伴隨「天真」一詞,好像笑著笑著就能忘卻煩惱,就像岳敏君解釋他作品,更多是隱蔽政治批判和不安,就像身存在這個社會裡,我們總是被迫要戴上面具,表示對一切都很滿意才行;反正,笑一笑就沒事了,可是哪裡有這麼簡單?「人在笑的時候,是最空洞的」岳敏君曾這麼說,就是在諷刺我們只是用一個不變的笑容,解釋心裡堆起的龐大悲傷,其實都對「笑的很辛苦」這件事心知肚明,卻誰也不說破。

像是四川詩人歐陽江河為岳敏君的畫作所撰的詩:「一切不能回憶的悲傷,都藏在這個笑容裡。」你是否也會在看著他作品中一張張笑臉,感受到裡頭那些不能說的悲哀呢?

Photo via
《向丹頂鶴同志學習》:笑能學習。 Photo via 岳敏君

匡著社會的枷鎖,套住自由的笑容

看著一咧咧開懷,我們可能說不出哪裡有錯,卻總能在每一個笑臉上抓到眉宇之間露出的尷尬、無奈,這是岳敏君看這社會透露出的氣息,我認為更是整個世代的通病,例如:假笑。曾幫岳敏君在巴黎策展的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館長 Hervé Chandès 曾說道:「那大笑背後的訴求,是拘禁、受困。」雖我們早已不像從前的處處被限制,但卻容易在各種生活裡的場合端出「假笑」,是否就是一種被壓抑後的結果呢?

〈處決〉Photo via artnet
《處決》:社會裡的不公不義,像是一把無形的槍口對著你,但我們依舊要笑著。Photo via artnet
Photo via artnet
《The Sun》:衝著太陽的笑,那刺眼的陽光或許象徵的是「權力」、「金錢」。 Photo via artnet
沒關係,笑就好了。 Photo via artnet
《偶像系列第四號》:沒關係,笑就好了。 Photo via artnet

我們能從眼淚中看見悲苦,卻無法從笑容裡瞧見哀痛,當一個人笑的時候,你不會認為他難過,然而岳敏君的作品就是一探那暗藏在笑容裡頭的其他,或許還有更多為了遮掩痛苦,那無可奈何的笑容繼續存在著。

辛蒂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一。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一。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