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綁架的時代,是否還能遇見所謂的「溫度」

他是一位有點神秘的人,不太向人分享關於自己的事務,總是隔著面紗與人溝通,也許這也是對於外人該有的防線吧。

愈是不發與人接觸,就愈引燃我心中的好奇。我想這就是人類的天性,我們總是想撥開我們未知的領域,著了魔似地吸引著我們。

人類學家Edward T. Hall曾說過,社會關係中的人際空間距離,是120-350公分,但在這座城市裡,能在網路上保有2公里便是最親密的距離。

對於這位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想像空間就由我一人主導、指揮、無止盡地胡搞瞎搞。我開始猜想著他說這句話的神情、想法、正在做的事。

「他是一位活在當下的旅行者,和我截然不同,在同樣的時間序裡走著不同的曲調」

某天,我心血來潮,問他:「你有什麽想一直做下去的事嗎?」。有點唐突地,沒頭沒尾。

他漫不經心的回答:「目前為止,工作都還蠻習慣的。」

這樣的回答對我來說不甚滿意。在我想像中,他是一位富有夢想、熱忱的年輕人,這位主角怎麼就這樣任性地脫稿演出了呢?

我就像個徬徨的小鹿,被拋之千里外的黑暗中,而他也變得更加渺小、更加致命。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2 preset

我能想像此時的他,正收拾著行囊,一心想著明天的登山旅程。沒有心思多留意面板上的任何一句話、一段由精密科技所產生的數據。

接下來的四天,這位平常還算熱絡回應的人冷卻了。

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我相信小說中的主角去體驗真正是人類的滋味。於是我很變態般每天觀察距離數據的變化,從2公里到42公里,又同瞬移般地在第三日來到74公里。我拉開 google 地圖中的距離定位,的確是他口中所述的中央山脈北端。

我想這位極力想擺脫人類世界、願意行走在荒漠邊緣的遊牧者,大概沒想過自己被這個衛星環繞的地球,擺了一道。人類的世界,在你選擇網路的當下,便沒有了隱私,任何人皆會在這世界上留下足跡,或者說是數據。

我開始想像著,這樣一位登山客在夜裡都做了些什麼。是否會抱著浪漫情懷,躺在高山草原上享受著陣陣涼風,與夥伴們數著皓空繁星、聊著人生的下一站。也許銀河此時劃破了天際,近在他的眼前,於是拿起方才潤過舌根的那雙竹筷,也許上面還沾著些許醬汁卻迫不及待比劃著夜空裡的景致,這位畫家盡情揮灑著屬於他的那片浩瀚無垠。一滴醬汁如流星般墜下,殞落在他被風吹日曬的斑駁臉龐,依著肌膚上的高低起伏仗勢滑下,如自然界般雨水順著山川行走大地。他笑了,夥伴們也笑了,他們的笑聲填滿了整個山谷。而此時,也許就是最接近人類的一刻,真正地吸上一口氣,將靈魂交給天地萬物。

第四日,里程數回到了54公里,大夥兒背著來自大自然的禮物,一步一步踏回世間。他們是多麽想駐足在那,留在那世外桃源,不是逃避人世,而是眷戀大地。走了一段路後,他終究回了頭,面對著萬里綿延的山巒,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說上一句:「謝謝。」像是每個小說的男主角般,撇過頭來,率性地,繼續走下去。

想當然而,這位主角勢必會回到故事裡。距離數據驟降至5公里,他向我捎來一句:「回來了」。他在網路上是一位寡言的男子,所以我便猜想著也許他是惜字千金,也許是他不想被科技束縛。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b2 preset

他說他每晚下班後都會去酒吧喝上一杯,也許這是他每日犒賞自己的方式,也許他在此時此刻正幻想著自己如大導演提姆波頓坐在吧檯前用餐巾紙速寫人們。

他雖然是一個愛好自由且喜歡變化的人,但是他在酒吧會有一個固定的位子。他在某層度上不喜歡被打破規則,也許今天他走入酒吧後發現某人坐了他的位子,他會深鎖眉頭、用一種疑惑的眼神瞥上那人一眼,便在一個不適合自己的角落坐下,帶著一點點的不安分。他從不拿起酒單,永遠只點同一杯酒、同樣的位子、同樣的神情、同樣的時間、同樣的節奏,他把這種規律稱為生命的頻率。也許酒吧就是他在變化莫測的世界裡,唯一不變的港口。

平常只要稍有閒暇,他便會挑上幾部老電影,開始抽絲剝繭地品嚐它、韻味著。他認為只有在電影和山川中,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他穿著有點破舊的牛仔褲、褪了色的軍裝古著及美牌的重磅白t,留著一頭清秀的半長髮,聽著最愛的老歌,道上一句:「唯有超然自己,才能真正停留在此刻,享受著人生的美好。」

他不在意未來如何,在他眼裡,他喜歡未來帶給他的驚喜,不論悲或喜。

他不去設想未來的每一步,他只祈求此時此刻的這一步,能走得踏實。

他也許是一位青年,但也許他比任何人都懂得,如何生活。

他不是沒有一直想做下去的事,而是他一直在做著他想做的事。這是他教我的一課,讓想做的事,不再只停留在空泛地「想」而已。

他在人生中最後的暑假去了西藏自助一個月,一路攔車一路玩,就像是電影裡的情節,主角總是位放蕩不羈、追求生命的漂流者,而這樣的他也著實扮演好此篇文章的男主角。也許他認為,對世間的憂心都是自欺欺人的,趁著有限生命中去體驗一切才是真實可靠的。他不願意去做華而不實的大夢想,直到完成的那一天,回過頭來才發現,他花了人生99天的不幸來換取1天曇花一現的成功。與其這般,不如行走此刻,體驗真正的快樂。

我跟他的想法比天與地還遠,豈止是距離定位上的2公里,對我來說,某個層面他是浪漫的,他選擇相信世界終究會給予他一個答案。而我,將終其一生為了人們庸庸碌碌嗎?總是有著後顧之憂,抱著也許這個世代將終結,我們必須有所作為,拯救更多人。這樣的想法本無惡意,卻徒然增加了我心中的無力感。

我想這種差別造成我對他有了更多的猜測與想像吧。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2 preset

網路縮短了人與人的距離,卻好像讓人類之間僅剩一條虛擬不真實的線路聯繫著。記得當初傳著紙條、偷講秘密的時代嗎?紙條裡包裹著人與人之間最真實的情感。接過紙條,也許紙條上還殘存著上一個人的溫度。一張紙條聯繫著不只是收信與寫信者,更緊密地牽起了每位傳遞者。而我想,這位主角就正在尋求著,人類還遺留在這世界上的餘溫。透過旅行,他將成為傳遞者,接受山野的訊息並流傳給世間。

許多人認為,在追求夢想的過程是快樂的,而等到自我實現的那一天,心中會感受到無比尋常的幸福並始能體會人生的真諦。但其實看過日本電影『比海還深』的人都會知道,當夢想追不上現實,是非常殘忍的,不僅僅傷了自己常常也苦了身邊的人。

在人生的旅途中,有的人漫無目的或者躊躇而停滯不前、有的人汲汲營營的追求夢想而不斷的向前(也許是奔向那沒有終點的旅途)。對我而言,他並不屬於任何一種,只是單單純純的享受此刻,不疲於奔波、角逐不存在的自我抑或是追逐自己已經擁有的快樂,過著一般般的小人物生活。真正的自由。

人類,其實只要水和食物就能活著。

撰寫此文時,外面正下著磅礴大雨,我在屋內悠遊於字裡行間,好似被這世界關著,也好似因為雨而能讓我徜徉在無盡的宇宙。我向來是一位不排斥雨天的人,甚至還那麼一點喜歡下雨。喜歡傾聽雨滴落在傘及遮雨棚的聲音,喜歡看著人類面對下雨焦躁的神情並幫他們配上無趣的獨白。

對於這樣截然不同的人,八竿子打不著,直覺有點意思。

總之,為了一位素昧平生的人寫了一篇短文,不知道這樣的想像是否真切,但這也許也是一種讓我覺得自己還是人類,不是數據的證明吧。

「我們都是滄海一粟,曾經為這片土壤,留下影子。」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2 preset

 

(影像皆為個人創作,文章純屬虛構)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