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883_2

勇闖國際藝術殿堂的女孩Huyu:比起失敗我更怕停在原點

那天,隔著 7 小時的時差,我訪問了在巴黎求學多年,攝影插畫集《天馬行空》的創作者 Huyu ,我從這位年輕藝術家身上我看見了關於「熱情」、「衝勁」的所有可能,也給了在追尋夢想途中的我很大的激勵!

來自台中的 Huyu,在高中畢業後就到著名的藝術之都巴黎學習設計與藝術,現在她仍在努力著,努力拿到耕耘了許久的學位──平面設計、藝術總監、動畫設計,除此之外,她還在巴黎學小提琴、在廣告公司實習,體驗著身在異鄉的冒險旅程。她充滿感激的說,能夠讓她開心的去做這些事,是因為她有個開明的家,給了她自由,讓她能夠去嘗試任何想要做的事。

除了繪畫與設計,她也對動物跟考古很有興趣,還曾經想要當考古學家,我以為她喜歡的是古文明類的事物,結果她說她喜歡考古的原因是因為「恐龍」。

我非常非常喜歡恐龍,所以我的作品裡面常常會有「龍」的造型。

這讓我恍然大悟,在她粉絲專頁上的許多作品中的確有很多的「龍」,甚至她常常以畫龍的造型的圖當作繪畫技巧的練習。

17357347_1479686965375791_1655743344_o

Huyu 提到在巴黎求學時,她打電話給學校說明有就讀的意願,與師長、校長等面試,因為對於法國的學制一頭霧水,乾脆直接打電話,抱持著「反正這裡也沒什麼人認識我」的心情去嘗試。在國外求學了這麼久了,「巴黎」這座城市對於這位台灣藝術家有著什麼影響呢?

巴黎雖然不大,但卻有非常多美術館、小藝廊、藝術學校,對於我們來說非常幸運,因為很多藝術透過網站、書去欣賞,跟看到真正的作品感覺是很不一樣的,在很多的小藝廊,甚至有機會可以認識藝術家本人。然後學校也會帶我們去這些地方寫生。

除了巴黎這座城市本身所具有的藝術氣息,Huyu 覺得「法國人」也是激發她藝術創作的原因。

另外,法國人很開放,他們能夠接受不同種議題的創作,以創作來說是非常自由的。例如像是『性』的議題,台灣關於這個議題的創作才正開始慢慢被接受,似乎還帶著些許的尷尬,但是法國人無論年輕人或老年人都覺得這非常自然,沒什麼好遮掩的。

IMG_9883_2

 

前面提到的「小藝廊」讓我非常感興趣,我問了她關於這些「小藝廊」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以及跟大型的美術館像是羅浮宮、橘園美術館等有什麼不同之處,還有在裡面「寫生」的感覺是什麼呢?

來到巴黎越久,越不喜歡去羅浮宮了,因為那裡都擠滿了觀光客,跟著學校去寫生時很難找個安靜的地方畫畫,有時想要畫的畫作被這些觀光客擋住了,或者是我們也就像是個展品一樣被拍照、被注視。我喜歡小藝廊,小藝廊有很多,總是很驚喜的出現在眼前。

剛到巴黎的時候去美術館看到有些人在美術館裡寫生,後來跟著學校去的時候,就像是要去郊遊一樣興奮。坐在裡面一方面覺得不想被別人注視,一方面又有些身為藝術學校學生的驕傲,就是所憧憬的事情現在變成了現實一樣!

1796615_744674912210337_204577227_n

IMG_4567

17022120_778147482344298_4185974336969882692_n

非常有才華也很努力的 Huyu 身在異鄉,我問了她關於在這條藝術之路的追尋過程中所遭遇到的挫折或者是不愉快,雖然她很少提及,但是可想而知,一定會有困擾及辛苦的地方。

一開始的時候有些老師會有些對於亞洲人的刻板印象,雖然我的法文不算太差,但是老師會覺得說我的表達能力有限,態度會比較不友善。像是做作品後檢討,老師跟其他同學都會討論 15 到 20 分鐘,可是卻只跟我討論 3、5 分鐘,只因為他覺得我所能表達的有限也聽不懂。也有老師會直接對著我講日文,一直把我當成日本人。

當下很無奈,但我不想因為這樣喪失鬥志,既然他們對於亞洲人有著這麼重的刻板印象,那麼我一定要用行動去改變!現在,大家都知道我是個『台灣人』,我的法文可以順利的與人溝通,也交到了很多好朋友。他們開始意識到亞洲人不是電影中演的「只會功夫」,也可以很親切。

聽到這裡我真的覺得她的努力、拚勁、友善不只讓世界認識了她,也讓世界看到台灣這塊小島上也有這樣閃閃發光的藝術家。她說,自己是個很靠直覺的人,想到什麼就畫什麼,也造就了她多變、收放自如的創作風格,在眾多創作裡,除了《天馬行空》之外,她跟我分享了另一個讓她印象深刻的作品──一個 30 秒的動畫作品。

這個作品給人一種很安靜的感覺,作品中文名稱叫《隨》,法文名稱是「稻草人」。內容主要是一個人在行走,然後稻草人跟著他在行走,一直走,最後稻草人變成十字架,靠在那個人身上。我把稻草人跟十字架做連結,然後十字架代表著信仰,而信仰又代表著責任。

這個作品只有黑白,也很簡單,當時從法國的老師、同學那裡得到很多回饋,因為這樣讓我意識到:是不是我的創作能夠感動心思細膩、哲學的法國人,在台灣的那個我跟在法國的我已經結合在一起了,東西方的思想的融合終於已經開始起作用了!。

談到未來,Huyu 說現階段希望能夠盡力完成學業,即便有著想要多方嘗試的野心,也要先慢下來,畢竟學校裡有太多東西可以學、太多作品可以做,她不希望因為一直向前衝而失去了原本應該完成的事。談起關於「勇氣」與「恐懼」,她在這條創作之路上有著很深刻的體會。

我常常反問自己學到了什麼?會不會在時間的流逝中失去本來應該要看到的,因為我覺得時間過得太快,這個世界太大,大得讓人喘不過氣來,但同時又讓我覺得很興奮、很渴望學到更多,所以我不想要錯失任何東西,想把握每一個機會。像是在第一所學校學平面跟藝術總監,後來看到了動畫學院的展覽,發現能夠讓原本的作品動起來,帶給我很大的衝擊!所以我就想去考另一所然後去鑽研。

雖然有時候也很害怕,回到家之後也會有些失望、卻步,但是比起停在原點、沒有去做而後悔,我覺得就去吧!

 

訪談結束後,我覺得其實 Huyu 這位藝術家就像是一張畫布,來自台灣的衝勁、努力,再加上異國文化、經驗的洗禮,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幅非常精彩的作品,讓全世界都隨著她的足跡而看到這位年輕藝術家。就像在課堂上被誤認為日本人、中國人的時候,她堅定的說:「我是台灣人!」一樣,她不只是說說,在成為藝術家的路途之中她更是用「行動」、「表現」去證明了這一點。世界名導演詹姆斯‧柯麥隆曾說:「我盡全力往高標準冒險,即使失敗了,還是會比停留原地走得更遠!」對於其他在台灣有夢想、有能量的我們也要像 Huyu 一樣,不要害怕失敗,走出一條很漂亮的路!

 

 

 

更多關於:
Huyu 臉書粉絲團
Huyu Tumblr
Huyu Instagram

 

 

 

masonhuang
Vogue美國版總編輯Anna Wintour說"My advice to you is to trust and to cultivate your taste."我正往那個方向走去。
Vogue美國版總編輯Anna Wintour說"My advice to you is to trust and to cultivate your taste."我正往那個方向走去。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